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写给叶青峰《书法报》编辑的一封信  

2010-11-26 20:47: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编辑您好!

说心里话,写给《书法报》的文章,我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居然发表了,着时让我高兴了好一阵子,非常感谢叶编辑一直以来给与的帮助和厚爱。对于《书法报》,我始终认为是我们书法爱好者的良师益友,同时,作为读者,更希望《书法报》,能办出自己的特色,保持高格调、高品味,继续走高端路线,真心实意为广大读者服务。

虽说我们只是在电话里相识,从无一面之缘,却心灵相通,无话不谈,可谓忘年之交,这就是缘分,您说是吗?在我看来,我们不只是通过电话往来,更多的是在许多地方,我都看到过您的书法和文章,使我对您的书艺有许多了解。正是通过您的关怀,才使我的文章,在《书法报》与全国书法界同仁见面,感到非常欣慰,真是令我钦佩不已。

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为能够结识叶先生而感到十分高兴。其实,文学于我,是一种通透灵魂的途经,在我的文字里,仿佛能发现源自内心、通透灵魂的浅吟低唱。我知道,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些本该吟出来唱出来的感受,只不过限于才思、才情等因素的不同,所以使我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我还是努力将文字运用到恰如其分。我知道,文学是一种审美意识形态,既有意识形态的性质,又有审美的特征,如果说我的书学随笔,是源自于心灵深处和灵魂深处的歌唱,那么,我所经受的那份感受,也算是用心良苦吧。所以,我总是在尽一切去深刻地表现当时的心情和灵魂的深度。我想人的一生,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轰轰烈烈一辈子,平平庸庸也是一辈子,这全得看本人的心态与修养,也就是说,人的生命状态,犹如柔韧的琴弦,在于你把它捆紧还是放松,是否能够用超然物外的心曲去漫弹。

的确,我写文章喜欢让人有所思、有所悟,让人感到我的文字犹如一泓清泉,滋润着您的心田,让书法人浮躁的心灵渐至清静。我学书法,纯属一种乐趣,在快乐当中去追求,所以我写的东西,完全是为了丰富自己的书法创作,让自己当一个书法创作的明白人。我觉得,书法界有一种现象,写字的人不能理论,理论的人不会写字,而在我看来,要使自己的书法艺术达到相当的境界,还是要把书法实践和书法理论结合起来。首先,作为一个学习书法的人,不读书是肯定不行的,学书法的人,特别是要对中国传统的文史哲经典有所了解;其次必须对一些书论要有所了解和认识,“读书可以明理”的嘛,一个搞书法的人,你光写字不读书,你对书法的理解和认识就会受到极大的限制,必然走不远,更不会获得真正的艺术真谛,可见,提倡书法人读书,多读好书,是很有必要。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想说,我虽然过的不是那种严格意义上的文化人的生活,但日常当中也是尽量多读一些书,不断地学习新的知识来充实自己的头脑。古人说:“略翻书数则,便不愧三餐”,这句话很值得仔细玩味,这是一个书法人必须具备的文化修养。因此说,闲暇的时候,就想多看看书,多临临帖,尽量写得满意一些。当然,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也没有十全十美的文章,些许的瑕疵和遗漏不可避免,成熟的作家往往能够把文章中不满意的成分减到最少,我觉得应该是这样。学习书法,你继承得越深入,你创作的水准才会越高,因为书法它不像绘画那样可以直接从现实生活当中获取形象、语言,书法呢只能通过临摹前人的碑帖,来获取技法,领略书法的表现语言,在这个基础之上,才能够不断地把自己的认识、感受和思想情感融入于其中,从而逐渐达到创立自己的艺术风格的目的。

写给叶青峰《书法报》编辑的一封信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以上说的这些探索过程,是很艰难曲折的。王安石《游褒禅山记》说:“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说明学术研究,不跋涉“险远”,怎么能够看到“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呢?跋涉“险远”,确实很艰难,很“寂寞”。不过,我喜爱读书,明窗净几,泡一杯茶,点一支烟,静心读书,可谓人生一大快事。我认为,学术研究的快乐是多种多样的,丰富多彩的,最大的快乐莫过于发现、创造,现在还记忆犹新,当一篇文章完稿以后,还没标题,一天两天,总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标题,只好先放一放。十多天过去后,突然如梦中蓦然醒了,头脑里蹦出一个想法或一个标题,立马就会感觉到:梦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样的快乐,无以言表,我不知道其他同道,是否经常也有过这样的“高峰体验”。我这里说的都是些高兴的事情,其实内心也有不少“郁闷”的事情,比如说,时隔久远,史料奇缺,强作推论,不得已而为之,很“郁闷”。然而,这些都属于个人观点,仅只是一孔之见,不是最终结论,欢迎叶编辑多批评指教。

                      祝您身体健康、书艺大进、全家幸福!

                                                 2010年11月26日植野顿首

 

写给叶青峰《书法报》编辑的一封信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