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砚边札记  

2010-12-14 15:3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砚边札记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昨晚,鲁南小城迎来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小雪,一时间北风呼叫,雪花飘舞,温度一下子降到零下5度,让人感觉冷了许多。就是这么冷的天气,也没能挡住我去往朋友家里的脚步,我知道,在这样的天气里,和朋友一起喝茶聊天,那该多么别有一番情趣。

古人云,四大皆空,坐片时何分尔我;两头是路,吃一盅各分东西。 人,总有迷津难窥,困惑难解之时,人生的很多风风雨雨,啜茗一香茶,就让心随流水去。所以我说,茶过三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的这位朋友平时话很少,为人谦和,与世无争,是艺术圈里的厚道人。朋友小酌,很多场合都能见面,谈天论地好不过瘾。他的那份温和,那份质朴,那份不激不厉的君子之风,无论席间还是闲聊,他都倾听大家言论,每每到了兴致,有时三言两语亦能中的,不仅能说出个道道来,而且大家都很服气,既不以书法家名门自居,也不以说者狂悖而迁就,听来没有云山雾罩的朦胧,也没有惊天动地的壮语,而是甘淳敦厚的酣爽。令我钦佩的是他的这种风格与艺术的契合:憨厚、质朴、笃信。其书法作品,让我佩服的是“尚意”的、“厚重”的、“拙美”的。当我看到墙上挂着主人用隶书写的一幅“乐此不疲”,因而,让我想起《论语》里的一段话:“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如果他真的对书法能够“乐此不疲”,那必是既有所知,又有所好,更有所乐吧。

的确,每次与朋友一起喝茶聊天,都是以书法相观摩,评其得失,而每一次雅集,都会让我觉得,书法是闲事也是乐事,只能必有所好,然后才有所乐。也就是说,只有把书法当作一种业余爱好,不能视为一种职业,才可得到乐趣,既陶冶性情,又调剂精神,还助于身体健康。宋代大文学家欧阳修在《试笔》中说:“晚知此趣(写字的乐趣),恨字体不工,不能到古人佳处,若以为乐,则自是有余。”我深有同感,这是因为古人论书,特重技法,而在我看来,真正做到与古为徒,如手势的运用、发笔的顺逆、曲线的回环往复、字势的揖让承接、运笔节奏的轻重缓急,这些都隐藏在古典作品中的规律,是我们平时最应该了解和掌握的部分,也是成就一幅有较高品位作品的基本前提。

习书二十余年,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写”字,只有沉醉在古典里,踏踏实实去经历该经历的过程,让心能明理,笔能合理,才是一个书家最需要做的功课。书法创作于我而言,是一个说不清也做不全的书写过程,我越来越感觉,所谓“创作”,其实是技法、功夫在偶然的机会得以充分发挥的一种书写实践。有时,一些我并不寄予厚望的作品倒能入展甚至获奖,而另一些经过反复尝试、多次推敲的东西却常常名落孙山。于是,我想到了蔡邕的名言:“欲书先散怀抱,任情瓷性,然后书之。”如此,便能如意,“若迫于笔”,执著于创作,即使环境幽雅,纸张笔墨粗良,也未必能出佳作。看来书法创作越是执著于达到某一预期目标,却往往越是达不到这个目标;相反,虽有个大致的目标,但进入创作状态时,并不怎么执著于这个目标,而是尽量将思想放开,让情绪松驰,以平常心态写来,却往往能达到较完美的创作效果。的确,我在创作之前喜欢先临帖,使心绪稳定下来,尽量减少“创作”意识,淡化一下创作的程式化。在临帖时,因为是向古人学习,并不是为出作品以示人,所以心态平静。创作前无临帖,在技术上,可以很快由手生变手熟,提高对笔墨纸性能的驾驭能力;在心理上,可以作为走向创作的一种过渡,创作的欲望也随之渐增,当书写者的心神安泰又具有创作激情时,便可投入“创作”,所谓“水到渠成”,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王铎曾云:“书不宗晋,必入野道。”又云:“譬之登山,所跻愈进,愈峻以旷;已经崇峰,顿俯其下。”说实话,受这种思想的影响,我大量的时间都花在对汉碑书法的研习上,久而久之,笔下自然生出些许汉隶中的古雅之气。与之同时,总想表现出属于自己的面貌,时而重法,时而重意,帖之流动,碑之朴厚,均能在腕下化出,并能把长期积累的古碑字形变通运用,随意遣使,一切顺其自然。至于创作,我觉得应该先深入传统,然后再张扬个性,大凡搞书法的人,一般都是感性多于理性,而理性的人多循规蹈矩,感性的人多富于创意。我的观念是:通过读帖、临帖去追求变化,去发现变化,去理解变化。发现变化的钥匙是形似,千百遍地用心临帖,慢慢就会体会到古人造型、用笔、用墨、布白的法,这就是形似。然而,这种法的载体是字,是谋篇布局,只有达到真正的形似,变化便在其中了,法便在其中了。无论是初学者,还是对书法有所了解的人,甚至是书法大家,临帖都要在形似上面下功夫。我写隶书,是以汉代碑刻为根基,博采众长,广泛涉猎,不以某碑面目或某一家技巧特征所束缚,而是在体会并把握石刻书迹整体精神气韵的基础之上,通过自己对隶书艺术法则的理解运用和融会发挥,从而探寻自己的技巧习惯与风格面貌。

我学汉碑,不囿于一碑一石,重在对隶书基本原则规律的把握。在具体的技巧上,一方面注意遵守点画沉着稳健的原则,追求石刻隶书坚劲厚实的趣味,同时又十分注意行笔连贯流畅,充分表现出书写的灵动自然效果。使写出来的点划,并不是死守蚕头燕尾的固定程式,对于隶书最突出的特征和收笔处的波磔挑脚动作也不作特别的强调,往往只是借助笔锋的起伏顺势带出来。在书写过程中,主要的精力则是放在对笔锋平稳准确的控制上,所以点画显得不僵不板,在统一的形态中又流露出自然的粗细轻重和虚实燥润变化。对于字形体势的处理,继承汉隶的最主要特点,是以均衡端稳为基本原则,字形方整,分布匀称,同时又常常利用撇捺笔画向左右的伸展来调节姿态,破除齐整。为了避免结字过于单调呆板,将一些篆书结构的部首或字形连用到隶书创作中来,写出的字形古拙奇崛,接近于睡虎地秦简那样的古隶神态,使作品在汉隶庄重严谨的基础上,更有一种质朴生动的意趣效果。对于隶书的学习与把握,我更善于勒缰驰骋于两汉之间,驱毂于秦砖汉瓦之内,徜徉于缪篆简椟之隅。这么多年以来,所有的汉碑无一不是我临摹的对象,执着地整合古代隶书的原始基因,分辨汉隶本真的艺术元素,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这一点非常重要,其意义与必要性,对于从事书法艺术的人来说是不言自明的。

不论怎样,书法艺术是我毕生学习的功课,必须以一颗虔诚之心,执着之心来完成的作业。所以我一致认为,对于书法艺术,只是漫漫人生长路中的一个阶段,仰之弥高,望之弥远的艺术境界,对于我仍是遥遥无期的,梦寐以求的。

 

砚边札记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