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在过去的岁月中静味书法的古韵  

2011-01-08 08:45: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过去的岁月中静味书法的古韵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也许是性格所致,我喜欢好静,喜欢拥有一片纯净的地方,更喜欢古人的那种神态,表现出一副心静如水的样子,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觉得离不开传统的那一面而已。

然而,二十几年的书法岁月,我习惯了独守着一个重复的平淡,回归本真,宁馨如大自然的自己,总想融入于古典的语境,覆盖着这么多年来生命的每一个清晨与夜晚。我知道,该如何安于自己的位置,只有经历了二十多年笔墨锤炼与学养积累,方可赢得“太阳将永远照在我肩上的”的自信,播种汗水浸润的经典理念,收获硕果丰盛的艺坛希望。的确,在过去的岁月里,让我领略到了什么是属于自己的那一片艺术春光,这春光诠释着往昔的期待与向往。有人说,认真极处是执着。这话有分量,只有执着地追求作品的高雅与经典、纯正与新意,到头来一定会形成属于自己的求艺风格。就象项穆在《书法雅言辨体》中说:“夫人灵于万物,心主于百骸。故心之所发,蕴之为道德、显之为经纶,树之为勋猷、立之为节操、宜之为文章、运之为字迹”。我认为,这段话语道出了书法正是其“心之所发”的审美体现,是自然与生命的精神陈述。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写下了关于书法家如何遵循“取法乎上”的原则等观点,主要是想说明艺术创作取法乎上的至理。也就是说,无论在什么年代,书法家都要着眼于中国书法发展的主线,要从传统登堂、经典入室,直追经典,尽量使自己的线条体现出气质和意韵上达到不同常人的亲和力。特别是对于那些原作的深层剖析与创作心态的调节,更要学会保持着冷静与清醒,因为古代人书法那种摆脱了经世致用的桎梏,都充分展示了书法价值和主体意识的觉醒,使我们在临习古典作品时,往往首先要探究古人创作心理的积淀,再去研究其笔法、结构与布局的特点,以全面地体察和发现古代经典作品的审美规律。做到以古人碑版为用,集古人线条之变,取精用弘,从中体晤大道,这一点切莫取舍。

其实,艺术的涵义在于其创作的个性化,所以说,深刻的艺术表现形式基于艺术家深刻的精神性。因此,我在经过长期对汉碑的临写中,就是不断潜浸其本、中得心源的,并十分注意诸多汉碑作品市俗化的筛选、醇古与雅化,披沙拣金、去粗取精,弃伪存真。只有在经历了形似摹写阶段后,再着重于对经典作品“意韵”的开掘与升华,追求古雅与脱俗,方可显示其特有的气蕴与内质,使书法作品造线之简练精致、风骨铮铮,形成自己特有的艺术语言与视觉图式,真正构成书法艺术“清、简、凝、质”的审美基调。

我觉得,在对汉碑精神的深度采撷以及对秦隶等的广泛吸纳中,主要是把握好用笔清劲、墨法清丽、气韵清和、点画清简,就是以其独特的情采清趣为旨归,藉以显示其内在的有机生命与自然和谐,从而到达一种心游万仞,神思通会、物我交融的清净妙境。特别是在运用笔势上,要尽量以碑作行,无牵丝映带,简约称奇,使自己在创作心理中,“造白”的空间意识表现为竭力的开拓和铺陈,形成极为简穆的气势之美,进而对空间进行更为耐人寻味的分割,体晤玄味奥旨。然而,先秦两汉隶书法是一个有待开发的宝藏,如果多看多临,使线条达到即飘逸又古朴的程度,内美自生;字形变化只要多记,弄懂原理、学会使用也不会太难。因为汉隶书法面目繁多,变化出贴也较后代其他书体为易,所以,我从不使用厚笔涨墨,而以筋骨为本,以变化为用,意从经典,不主故常,追求个性而谨避习气,我始终恪守这一原则。

那么,如何坚持在古典名作中追寻那种既深沉豪放又率意冲逸的自由精神,我认为,其结体的巧制张力、线性的朴茂沉雄、墨色的丰富变化构成特有的“形式建构”十分重要,它流淌着书家激昂奔越的情感意蕴。无论怎样,书法要有个性,讲道理谁都清楚,但怎样寻求个性,确认其风格的意义,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具体说来,学习汉隶,给我总体的感觉是变化丰富,却又高度和谐统一,其书法风格劲健刚毅又不乏流美婉约之气,翩翩然一君子也,而且汉隶的笔法在方峻主流之中,时时流露出高古的流畅。临习汉碑多年,我最深刻的感受,就是它高古的美,所以我也一直遵循了古人今人通行的办法,读帖、临帖,揣摩赏玩。何为察之者尚精,拟之者贵似,说的就是要求手能把观察到的东西准确无误地表现出来,能够做到这一点 应该说是上手了。曾有一段时间,在我的线条中,很快发现了其中的“作意”,仿佛模糊了书法根基于“写”的基本原则,后来觉得越是想追求什么,就越是觉得远离本心,很矛盾。找到症结之后,并从学术研究中受到启发,感觉自己想要的和想给人看的不一样,自己认为好的和想让别人说好的不一样,自然生出来的风格和为了达到某种戏剧性效果而作出来风格不一样,如果想做到真实,就只有由乎性情,顺其自然。由乎性情,指努力发现自己与哪些东西亲和,别看他人,别勉强自己;顺其自然,指不预为制定框框,想象什么效果,只问学习所得。这些年来,《张迁碑》和《石门颂》一直是我书案、床头必备的一本字帖,朝夕揣摩,竟养成了一种习惯,每天都感受着她君子般的韵致,信可乐也。              

就此而言,古人“吾日三省吾身”,在向内宇宙深层追问之中不断完善自我;而今人则思接千载,伫立八荒,逐波弄潮,蝉蜕龙变,在不断突破之中表现自我存在的价值。所以,我从不主张追逐时流、亦不囿于古法、以虚静养气、识理明道的方式,就是想实现对书艺之“道”的观照。关键是要用“清简为尚”的美学思考,“风骨为上”的风格定位,来注释着自己的作品在笔墨技巧娴熟高超外的阳刚美的生命力量,不断提升情怀的自我纯化,这一点显的尤为重要。

通过以上慢慢静味书法的古韵,感觉那种细腻,那种深邃,才真的是对自己心灵情感的释放,若不真正走进传统书法的内心深处,就很难有这样的感悟。虽说在过去的岁月中静味书法的古韵,总能受到极大的感染,可跟着古人的脚步,用心灵去聆古人的声音,这份心灵是宁静的。有时候,我可以不说一句话,不想任何事,让心灵宁静,宁静得像天上的明月,但心是超然的,因为我在追求的是一种真正的淡定和大自在。其实,那么淡定,那么宁静,那么超然,也是在感悟自己,与古人对话,也是在与自己交流,不是吗?

我认为,古今人都讲过书法创作对人的感情有宣泄作用。在我们秉笔濡墨面对一张白纸的时候,也都有凝神静思、进入角色的感觉,在写字过程中也都有由全神贯注而获得的身心愉悦,但说生活中的一切喜怒哀乐都能在书法创作中表现,我没有体验过,写闺中诗的书法或写边塞诗的书法能分别在艺术形式上表现出缠绵或悲壮的感情,我也做不到。但我体会到了,书法到最后,比的就是修为。修为,蛮哲学的,蛮“精神”的,形而上的,艺术最终追求的就是这些抽象的、“虚无缥缈”的东西,所以,我们不得不从这些似乎看得见、却难把握的元素入手。

 

 

  评论这张
 
阅读(46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