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书道深远 就是为了找回自己 坚持自己  

2011-11-14 10:26: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道深远 就是为了找回自己 坚持自己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我常常以为,艺术本来就是一种生活方式,可我又常常把书法作为一种自然生命状态和养生立命的手段,不得不说,书法已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觉的一个人不管从事什么职业,首先要做一个明白人,熟谙其中的道理,或者叫规律,学书者亦如此。虽说古人对书法的认知,今人尚未超越,可我认为,对传统书法经典既要心存敬畏又要为我所用,只有在传统中摸爬滚打,与前贤耳厮鬓磨,才会受益无穷。

的确,书法给人带来很多美的享受。如果说我的生命有点意义的话,那就是书法给我留下的那一点点痕迹;如果说书法是我对自己生命意义的一点思考、一点想法,那也算是我感悟人生的一种方式;如果说有人在我的书法中能找到些许共鸣和创作启示的话,那便是我的成功和欣慰。回顾自己的学书道路,也有二十来年的光景,不论寒来暑往,每天坚持临习、笔耕不辍,总有股“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毅力,其中的经历有苦有甜,有喜有忧。“书法要有所成,必先精通一家,然后融合百家之长,为己所用。”我深谙此理。这么多年来,我在隶书上下了很多苦功夫,强迫自己要耐得住寂寞,在故纸堆里左翻右找、东捡西查,把古人最经典的汉隶笔法烂熟于心。在创作每一幅作品时,先定形式、打草稿,反复推敲字法,尽量使作品中的每一行、每一块都做到协调、统一。在书写当中重在表现“笔意”和“书写性”,无论是大字还是小字,笔画粗细变化尽管不大,也尽力去表现凝重苍茫、朴茂浑厚之美,兼容铸刻之“金石气”、书写之“儒雅气”,使作品中既保留古典韵致,又得充满现代旋律。我学习书法,我除了多多关注当代书法现象和多多关注当代卓有成就的书法家外,重点还是放在深入学习研究传统书法上,也就是说,不光是在写字上下功夫,还要多读书,在传统文化中吸取营养。我们常说,中国传统书法艺术就象是一座大宝库,它给我们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可持续发展提高的资源,而我发现,在当代书坛里那些信笔涂抹者;朝学书法,夕则鼓噪炒作者;小有成绩就飘飘然以名家自居者,嘴上也喊喊学习传统,实则是漠视传统。足见历史上那些取得大成就的书法家,差不多都是在学习优秀传统上下了大工夫的。比如宋朝的米芾,早期被讥为“集古字”,那起码说他是临了好多家的法书,只不过尚缺少融会功夫。后来米芾取众家之长,创立米氏书风,雄恃千古。明朝两个大书法家,一个董其昌,一个王铎,可以说一生都在不断地学习传统,不断地创作实践。董其昌终其一生,都在强调“入古”,他认为当时好多人诸种恶习,都是临古不足所致。他在《容台别集》中的许多条题跋,记载了他广泛观摩古人真迹,并加以临摹的经过。他说:“今人朝学执笔,夕已勒石,余深鄙之。余学书三十年,不敢谓入古三昧。”又说:“此余已丑所临也,今又十年矣,笔法似昔,未有增长,不知何年得入古人之室”。当然,董氏也不是一味“入古”,不是泥古不化,他把师古人与抒发自家性灵结合起来,“入古”又能“见我”,“妙在能合,神在能离”。他一生不断地临魏晋唐宋诸大家,融会贯通,形成自己独特风格,成为书法史上一流的大书法家。王铎也是这样,他自己说:“一日临帖,一日应请索”。还说:“学书不参通古碑,书法终不古,为俗笔多也”。王铎对所收藏的历代名家碑帖进行了精心临摹,融会涵泳,终成为震铄古今的书法巨匠。有一点可以说明,就是董、王两家,在他们的传世作品中,岂不知,临帖作品占了多大的比重。可见,对于一名书法家来说,线条的劲挺或许比较容易实现,但做到熨帖就会显得异常艰难了,其实这个道理非常浅显,就如同莽夫之猛,猛在其表,儒士之猛,猛在其志上一样。但凡有书法创作经验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受,就是综合运用笔法、笔速、结构等基本元素,营造出纵横争折、云烟满纸的意境并非难事,而真正难的是于痛快处见沉着,于狼藉之中见秩序。我认为,敬畏不是恐惧,却是一种勇气,是站在前人肩膀上的勇气,一切既为我所学,更为我所用的勇气,有了这种勇气,才能融通变法、融汇古今。

在我看来,临古代书法,少不了要学会读帖,就是展古人法书于几案,或张之于壁间,朝夕谛观,关键是要做到心领神会,先与古人接上气,然后再下笔临写,可谓读万种贴,精研一家,一通百通,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这些年来,我始终是先读后临,临完张之墙壁,再慢慢品读,读与实临不可偏废,不读不能从精神气韵方面领略古人的风神韵致,灿然神采,而不实临则不能细致入微的把握古代大家在点画笔法,字形构造,行气流走和章法经营的,个性独到的精妙之处。诚而言之,书法毕竟有技法的层面,临古人在于学古人的精神指向,也在于学他们的高超技艺,技不拿人,说啥也没用。从这一点看,只能是老老实实的读帖,老老实实临帖,别无他法,而这一艺术价值的获取,不仅需要勤奋实践,还要融入主动思考才行。实践出真知,只有勤奋实践加上路径正确,才能全面把握技术,在此基础上,实现由量的积累到质的转变,这就是书法学习的必由之路。

长期以来,我既不盲目模仿汉碑的滞涩斑驳,也不为强求个性而故做摆布,只是心平气和地一笔笔一字字地写下来,让自己的线条尽量流露出一种从容不迫、端庄典雅的书卷气息。有朋友说,我的书法给人以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可我觉得,熟悉在于我对书法的“本”和“核”的坚守,陌生更在于我给传统书法注入了新的内涵:一方面,我从民间的不管是汉隶还是秦隶中汲取了一些养分,并以文人的情思予它去俗化雅,这些民间的元素,不论是稚拙的也好,还是装饰性的也好,它因远离正统文化,而使它带上了迥异于正统书法的一些野逸神秘的因素,也正因为它远离正统文化,使得它的发展呈现出明显的滞后,从而比正统书法带有更多前代文字的烙印,也为我们提供了追本溯源的另一条线索。其实,在传统书法中,领略古代石刻的艺术魅力与沧桑气氛,这种感受体会不仅可以使我的研究更加准确有据,对我在隶书创作中的把握和表现汉隶的传统精神,也起到了有效的支撑和补充作用,其意义与必要性,对于从事书法创作的人来说是不言自明的。说实话,隶书最难的是质朴,一是要抓住秦汉隶书沉雄、博大、质朴的本质精神,这也是立足于本人内在的需要;二是大气象,是气象和格局上的大,我写隶书,喜欢举重若轻,从容自在,轻松,没有刻意,这是构成大气象的元素;三是简,要有意识尽量省略技法上的细节,是简约而不是简单,使其精神特征更加突出。总之,隶书是一种技巧规范和形式要求都比较严格的书体,高水平的隶书作品,要求作者首先应该具备对隶书技巧法则能够娴熟掌握并自如运用的能力,然后还需要广参博取,融会贯通,既符合传统规范又摆脱模仿痕迹,体现出自己的综合取舍水平,要想做到这一点实属很难。

然而,学习和研究书法的人都知道,以书法而论,王羲之书法已臻典雅之极致,但后世千人写,万人书,万幅一面,陈陈相因。高雅的东西一旦变成低层面的,浅薄的审美趣味的大量重复,就会不可避免的的落入俗套,即使像赵孟这样的一代大家也会沾上这样的俗气。民间书手的书法如北魏造像,敦煌写经,有许多朴厚率真,野逸天然之作,并不能因为它们是民间书法,无名氏之作,就贬之为俗。它们比那些写走了味的,写成低层次审美趣味的所谓“右军书法”要雅的多。由此可见,雅与俗与美与丑是一样的,到一定时候可以互相转化。可见,书法家和一切艺术家一样,首先应当是思想家,他应当读宇宙的运动和生命的发展形式有深刻的了解和思考,应当对人类的思想文化的发展过程有全面的研究与审视。在书法家来看,艺术中所反映的自然,是宇宙生生不息运动变化着的自然,是充分显示了生命的和谐结构的自然。在书法家的笔下,“以形写神”,形只是精神的外在形式,表现精神才是最终目的,他们在艺术创作中运用气势、生命、力量、运动等表现手段,调动虚实、动静、刚柔、聚散、开合、等对立因素,并使之达到和谐统一。

我学汉碑,不囿于一碑一石,重在对隶书基本原则规律的把握,而在具体的技巧上,一方面要注意遵守点画沉着稳健的原则,追求石刻隶书坚劲厚实的趣味,另一方面又要十分注意行笔连贯流畅,充分表现出书写的灵动自然效果,使写出来的点划,并不是死守蚕头燕尾的固定程式,对于隶书最突出的特征和收笔处的波磔挑脚动作也不作特别的强调,往往只是借助笔锋的起伏顺势带出来。当然,在书写过程中,主要精力则是放在对笔锋平稳准确的控制上,所以点画显得不僵不板,在统一的形态中又流露出自然的粗细轻重和虚实燥润变化。这对于字形体势的处理上,即继承了汉隶的最主要特点,还以均衡端稳为基本原则,字形方整,分布匀称,同时又常常利用撇捺笔画向左右的伸展来调节姿态,破除齐整。为了避免结字过于单调呆板,我还尽量将一些篆书结构的部首或字形连用到隶书创作中来,使写出的字自然会产生一种形古拙奇崛的感觉,接近于睡虎地秦简那样的古隶神态,所以这样写出来的作品,在汉隶庄重严谨的基础上,更有一种质朴生动的意趣效果。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因为我能从理论到技巧、从古人到时人,从帖学到碑学,从笔法、点画、结体到章法、墨法上进行深入浅出的解构与分析。平心而论,对以前有很多东西,感觉很模糊,也有很多疑问,一直无法解答,现在有豁然开朗、拨云见日之感。因为每天都要面对古人留下的碑帖,享受文字的丰富表情,每天都要思考和讨论着共同的话题,生活就是这样的一致,又有所不同。因此,欣赏经典书法作品,不应仅将视野放在字形、结构、行气、墨色等外在形象的元素上,而应当将更多的关注点放在线条的质感和线条空间的锤炼上。我深信,“笔墨当随时代”,一件好的作品不光要渊源有自,还要能体现作者的想法,契合时代的特质。要在扎根传统的基础上彰显个性。我深信,“书者,舒也”,每一件作品都是作者情感的流露,能打动观者,引起共鸣。我也深信,“功到自然成”,着力在历代碑帖中取舍、融合,努力提高审美修养,不断思考、调整自己的书风,坚持不懈,定会有所成就。这三点是我一直坚持的,也是以后必须坚持的。我知道,我所有的努力,还是为了找回自己,坚持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89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