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由《石门颂》引发的创作感言  

2011-12-05 09:49: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石门颂》引发的创作感言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这一段时间,一边写《石门颂》,一边研究《石门颂》。我感觉,竟然被征服了,时时体味着她的意境之美,刻刻被其线条所感染着。我喜欢《石门颂》,是因为她在东汉特定的文化背景下形成的,是隶书极度成熟时期的产物,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如今,很多人痴迷于跟风逐潮、炫奇弄巧,可我则选择了汉隶这条幽静的小路踽踽而行,而这条路上略嫌孤寂,但恰好可以静下心来深入传统、坦呈本性。看得出,《石门颂》所强调隶书特有的古典气息和文化意蕴,赋予她以新的生命活力则是我的创作理想。 

确切地说,初学书法时,只想把隶书写得端正些、漂亮些,每天对着《曹全碑》进行临习,后又学习了《张迁碑》,然后把学到的东西运用到实际创作中去,隐约的感到汉隶书法的艺术魅力是那么的令我神往。从此,临习汉隶便成了我每天必不可少的日课,可这一临就是二十几年,在这二十几年中我又陆续临习了秦隶一脉的其它碑文,我始终坚信要想真正学好书法就必须打好笔墨技巧这一关,任何一门艺术都是如此。技法是理性的,是走向艺术的根基,而艺术是作者在理性基础上的感性发挥,只有两者的有机结合才能不断升华为艺术。为此,书法创作既需要有扎实的继承传统的功夫,又需要有真实的情性意趣的表达,两者若得其一已难,何况不可或缺又兼而有之。

据史料记载,石门颂为我国著名摩崖石刻。《石门颂》局部全称《汉司隶校尉犍为杨君颂》,又称《杨孟文颂》、《杨孟文颂碑》、《杨厥碑》。东汉建和二年(148年)十一月刻,汉中太守王升撰文,为顺帝初年的司隶校尉杨孟文所写的一篇颂词。全面、详细地记述了东汉顺帝时期司隶校尉杨孟文上疏请求修褒斜道及修通褒斜道的经过。古往今来,《石门颂》的艺术成就,历来评价很高,为汉隶中奇纵恣肆一路的代表,素有“隶中草书”之称。文中“命”、“升”、‘诵”等字垂笔特长,亦为汉隶刻石中所罕见。

为什么说《石门颂》对后世影响很大,这完全是因为《石门颂》继承了古隶的率意性与篆书的简洁性用笔,其特点以圆笔为主,并把方笔与圆笔巧妙地融合,富于变化.起笔逆锋,含蓄蕴藉;中间运笔遒缓,肃穆敦厚;收笔回锋,少有雁尾而具掠雁之势。笔画圆劲流畅、古厚含蓄而富有韧性,毫无矜持做作。其结字极为放纵舒展,体势瘦劲开张,意态飘逸自然,通篇看来,字随石势,参差错落,纵横开阖,洒脱自如,意趣横生。从碑文的布局来看,《石门颂》与众不同的是,在全碑22行中,每行字数或30字或31字不等,形成纵有行,横则不一定成列的错落格局。在我看来,《石门颂》正是以她不拘一格,随意发挥的艺术气质为后人所称颂,也正是由于《石门颂》这种自由的书写方式使得大量的通假字及多音字在碑文中被广泛使用。如何绍基(1799—1879)的隶书当然也是有清以来颇为显著的一家,他以临《石门颂》著称于世,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隶书风格,在我们看到的他所临的《石门颂》,更是极具神采,只是行笔虽略有抖动,但不失酣畅淋漓之意,浑厚中寓灵动,质朴中见恣肆。

对于《石门颂》的学习,首先是用笔。用笔问题是解决隶书临摹的首要问题,吴熙载认为“此碑纯篆法”,这是很有见地的,因为篆隶之间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所以学隶书者如能先通篆书为好,中锋用笔是其最主要特征的延续,当然,这也要看情况而定,有些隶书篆法就相对要少,但要表现出金石的味道。所谓金石气,就是青铜器和石刻经过长期的风化和剥蚀,产生了苍茫并饶有古意的艺术气息,有人说,金石气是清人的观念,也是清人的创造,但我认为如果走到极端,就可能出现了造作。今天我们临《石门颂》,一是要讲究秩序井然,也就是说,横有行,纵有列,它不像其他某些摩崖因石质不好而依山就便地粗糙刊刻,而是比较精工;二是要疏朗有致。字距大,行距疏,虽雄浑质朴,但仍给人清心之感,尤其在临摹时应注意到这个特点,再则在临摹时不要只注意到单字的结构,而忽略字与字、行与行之间的联系,这样才能使整幅临作精神灿烂。当我们面对实地的摩崖,或是整张的拓片,就可以领略到它的精神。

就我个人体会而言,很多人在书法上所用的功力也不少,每天都写,为什么不进展呢?根本原因就是没有像纯传统派那样在经典作品上下够功夫。其实,怎样才能把字写好?在我看来,没有第二个方法,经过对古人、当代人及个人的实践总结,我觉得就一个字能解决问题,那就是一个字“临”字。有的人也临帖,但任何帖一遍都没有临完过,蜻蜓点水,敷衍了事,都不能算临。实际上从一开始学习,你要毫不含糊、扎扎实实地临好一家,要学会这个看家本领,你要深入地、完整地拿过来,没有这个基础,就根本没有办法再向前走一步。这个“临”字,应该说是学书法的基础。对于古法的追求是至关重要的,只有熟练掌握法则,才能为今后的创作打下坚实的基础,正如孙过庭《书谱》所说:“规矩闇于心胸,自然容与徘徊”。此外,要领略汉人和汉碑的格调气韵,清人于令淓在《方石书话》中说:“汉隶古拙之气,去篆籀未远,犹存前代骨力,故书法之亡在气骨,不在形体。”他提出要远追古法,特别是古人书法的气骨,对于篆隶书的临摹尤其如此。可见,研究《石门颂》,一定要从初期的技法层面去训练,最终转化到精神气质层面的追求。当然,意临是创作的前夜,所谓意临,不是临其大意,而是参以己意,并得其精神。它需要我们对范本的深度理解和消化,并融入自己的意趣,从似到不似,也就是一个从他神到我神的过程。如清郑簠隶书,初学宋比玉,去古渐远,后钟情汉碑,知其朴而自古、拙而自奇,沉酣其中三十余年,但他没有拘泥于汉碑的一点一画,而创造出“沉着而兼飞舞”的个人隶书面貌,后世受其影响者甚众,成为一种新的隶书创作模式。金农隶书初受郑簠影响很大,一派郑氏风范,后来以华山片石为师,所临《西岳华山庙碑》极具个人意趣,并由此生发出他的隶书风格,可谓成功的典范。所以说古人常常借古帖滋养自己,而不是做字帖的奴隶,这一点需要我们有清醒的认识。总之,坚持传统不是一句空话,也不能将之说的太玄,说透了,就是将传统的东西拿过来,让古人的那些经典作品印到你的心里面,印到你的头脑里面去,然后通过你的临写,让古人的那些提按顿挫化入到你的手腕上去,通过古人的作品来改变你用笔的习惯,正你的手和腕,从而让中国传统书法与你融会到一起。这一条路不坚持的话,我想我们所谓继承传统,统统是一句空话。事实上,创作本应是具有强烈主观意味的个体活动,它直接受到主体心象和生命意识的影响,体会一种创作同倾听一首乐曲,感受一道风景一样,刹那的意会和涌动往往更能激起内心最深处的真性情,情性的滋养和品格的历练使得在创作中找寻到属于自己的情感宣泄。

说到底,从《石门颂》的临摹,走向隶书的创作,是一个由他神到我神的过程,是一个入古出新的过程,是一个蝉蜕龙变的过程,需要倾注更多的心力,需要对其进行消化吸收,只有自己独到的理解和诠释,才能逐渐形成自己的艺术语言。当然,今人写《石门颂》,为追求石门的苍劲、斑驳的金石味,多用颤笔故意抖动,犹如蚯蚓爬行,实属病态。最根本的一点,就是写《石门颂》要裹笔中锋用笔,在行笔的过程中加强笔的提按,这样写出来的笔画老辣、苍劲如屋漏痕、老树枯藤,才能充分表现出斑驳陆离的金石意蕴,然而,初学石门者不可不知。不管怎样,风格也是一个不断显露和完善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要有一种理性,有张有弛,收放自如,在平淡生活中,去寻求一份从容。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始终坚持从传统经典书风中寻求补益和启发,走自己的路,绝不跟潮追风。同时还要保持着超然淡泊的心态,对于暂时的得要失泰然处之。

由《石门颂》引发的创作感言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由《石门颂》引发的创作感言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230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