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书法“感悟”之我见  

2011-03-15 08:07: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书笔记

书法“感悟”之我见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的确,现在的我,对书法的执着依旧,只是比以往多了份从容、淡定。我知道,这是得益于自己的严谨和自身的态度。在我看来,时下书法确乎成了一门独立的艺术,让人感觉独得超越已往,完全成了书者自我的表情达意,通玄致幽,更确切地说是书者在创造自己的另一种生命。其实古人早就说过,书法总以情性及境界为上,临摹不过是学高手的招式,而创作就只能是自己的了,因此,只有沉下去,老实临帖,走正道,古人绝不会亏待我们。

然而,什么是好作品,有价值的作品?简单来讲,它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能让我们感受到传统中最核心的东西,至于核心的东西是什么,我们可以从古代第一流的作品中去归纳。当王羲之、张旭、怀素、颜真卿等一流的作品放在面前的时候,你就是发现有一种共同的重要的东西,它会告诉你什么是书法,这就是传统的核心。书者要学会从观赏作品中不停地深入感受,当然,不是用语言而是用心去归纳,并且始终怀有这种愿望,不停地寻找最高的体验,你就会慢慢感悟到。第二,这件作品还必须让我们感受到传统中没有的东西,如果仅仅是传统中有的,我们会说它好,但不会说它有创造性。这当然只是原则性的说法,但是这个原则很重要,什么是传统中没有的东西,怎么判断,这都是问题。但我们首先要明确这个原则,一个传统的核心,一个传统中没有的东西,同时具备这两点,才是最有价值的作品。那么,怎么来鉴别传统中有还是没有,首先要熟悉一流的作品,通过它才能知道什么是传统中有的东西。比如关于笔法,如果我们掌握一种对古代笔法进行分析的理论,知道其历史演变的框架,碰到一件作品,它有多少继承有多少创新,就比较容易鉴别了。还有关于章法和字体结构的研究成果,有了这些基本理论的时候,我们再来看作品就比较容易做出判断。

说到基本理论,我一直在努力学习和掌握。特别是最近几年,我写下的一些文字,其中基本包括了我学习书法二十多年以来的大部分文字,有对书法基本性质的认识,也有对书法创作的观念。不过,我知道我写的东西也不太可能包括书法的所有问题,因为书法历史太悠久内涵太丰富,又在几千年的历史中不断变化,对书法各个方面进行事无巨细的全面讲述不太可能,也只能说是一些学习书法的感受。我想,有些虽然是关于当代书法创作的一些问题,但这是与我对书法的整体思考联系在一起的。的确,当今书坛的情况很复杂,参与的人数也很多,大家对书法有着不同的期待,有人为身心愉悦,有人还想转入专业学习,有的人在创作上还有抱负。如果对这些加以梳理,我们就会发现有不同的状态,相应的就能制定不同的目标,不同的做法。说实话,现在好的作品也不少,但真正有意义的作品却很少,为什么这样讲,我认为,古代的作品实际上是无数古代作品经过历史淘汰留下来的极少量的佳作,那些平庸的日常的书写,已经消逝了,我们见不到,即使偶尔能在考古中如残纸简牍中看到当时的日常书写,但我们心目中的印象永远是张旭、颜真卿、怀素这么几件作品,比如唐代三百年就留下那么几十件作品,还不是全部让后人五体投地的佩服。作为一个书家,特别是有造诣、善于创作的书家,传统经典书法是最好的老师,要想使自己的作品在艺术生涯中富有生命力,面对欣赏者具有吸引力,就必须以传统经典书法为师,经常亲近传统经典书法,到传统中去吸收营养,以丰富自己的创作构思和对线条的把握能力,这是常理,也是定理。因此,任何一个自出机杼的大家无不成长于传统的土壤,假如没有传统这块土壤的存在和滋养,任何艺术都得从头开始。艺术固然要创新,但创新绝非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水无源必将断流,木无根则必将枯亡。

以我看,书家的笔性和造型,是立基于传统碑帖等简古、雄放、生拙等方面。在多年的寝馈与浸淫中,我亦无疑在汉隶等碑帖那里广收博采,别有会心。但万源汇注之后,你很难说哪一滴是秦隶,哪一瓢是汉隶;波澜起伏之际,传统之流又总是在有意无意之间,经由一条旷远、深邃的汉隶艺术的河床而导入笔底。我们常说,书法创作要有“感悟”,特别是在书法的学习和创作上更是如此,我想“感”和“悟”是有两层意义的。“感”就是对物象独特的感受、是“外师造化”,“悟”是中得心源,是物象从自然形态向艺术形态转化的过程,这是与先贤之论相一致的。是我国古代一切有创造性的书家所积极倡导的。其实,学古人的东西,是书法创作基本功中最关键的一课,其目的是加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到最后主宰世界,是认识不断深化的过程。书法历来被人们称之为“若非通人志士,学无及之”(王羲之《书论》)的玄妙之技。唐代大书家虞世南在《契妙》中曾经这样说:“字虽有质,迹本无为,禀阴阳而动静,体万物以成形,达性通变,其常不主”。这对书法艺术的特点作了精辟的分析。书法虽有线的形质,但它的笔迹却完全顺应自然的变化,书法家是禀承了自然界的阴阳变化,体察天地万物而化成笔下的书艺形象的,它既表达书家的情性,又与自然界的变化相契合。而书法却是“囊括万殊,裁成一相”(张怀《书议》)。这一“相”不是自然界某一形象的具体再现,而是融化万物、寄托作者惰思的艺术之“相”。当人们看到笔走龙蛇、百态横生、奕奕动人的书法作品时,就会情不自禁、神思遐想,并会在抽象的艺术化了的点、画、线条中,看到飞舞不定的势,感觉到音乐般轻重疾徐的节奏,从而“创造”出千姿百态、神态各异的书艺形象。这种艺术形象不是“天地自然之象”,而是欣赏者的“人心营构之象”。这种“人心营构之象”是一种情境,即意象,它是抽象的、朦胧的、因人而异的,但又是确实存在的。所以说,中国的传统艺术尚精气、神韵、性灵和意境,因为中国艺术哲学重视对自然本体,道观照和感悟,且将这种关照、感悟所得的情绪体验,寄寓于作品之中,虽然这种体验丽于一锭形式,但决不是可以耳闻目睹,言诠理喻的形式本身,而是各异透过表象分明感觉的气象意态和风致情趣。

说实话,我常常遇到这种情况:下笔之先思维处于一种迷茫、模糊、不确定的状态,这时的心理调整尤为重要。我觉得有三种方法值得尝试:其一,回顾所阅古今经典作品,激发创作灵感。其二,改变创作环境,刺激视觉感官,以求“得来全不费功夫”。其三,冷静下来,清理思路,使形象具体化,或雄浑粗犷,如崇山峻岭;或灵巧清秀,如行云流水;或刚柔交错,如交响组合。当心理调整到主客观高度一致时,则心手双畅,下笔如神。为此,我喜欢那些“古拙高雅,写意传神”的书法作品,在一点一线、一笔一划之间有一种托物言志、即物达情之美。这样的书法作品,不仅是书法家本身物我相容、书物托意的心灵写照,而且能启人心智,引发联想,从而让读者与书法家之间产生心灵的共振和艺术的共鸣。

对于隶书创作,我始终追求先秀丽、典雅而后雄强、高古的风格,探索一条秀丽中见大气,雄强中见精微的路子,尽量使自己的隶书线条表现的朴茂浑穆、笔力劲健,有高古之风,有儒雅之度。其用笔时做到涩时畅,顿挫从容,用墨枯润互施,有神力苍茫之感;其结字亦拙亦巧,体态轻盈,聚散有序,错落有致;其章法上以现代构成冲破传统章法模式,强化视觉冲击力度,消除审美疲劳。其实,我现在的创作,更多的是处于技法层面和形式层面上的思考,当一种技法娴熟以后,并开始对自己的创作感到无奈,确切的说,也是一种创作上的困惑,看来下一步如何寻找新的突破,是我应该深入思考的问题,也是其他书者应该思考的问题。难道不是吗?

 

 

 

  

 

 

 

  

  

 

  

 

  

 

  评论这张
 
阅读(64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