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悟得汉隶腕下趣  

2011-03-25 13:41: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隶书创作上的实践

悟得经典腕下趣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研究隶书的人都知道,隶书有秦隶、汉隶、唐隶、清隶之分,而真正具有创新发展,又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还是汉隶和清隶,或可以把汉隶称之为第一次创新发展,清隶为第二次创新发展。

总括来说,隶书要创新发展,首先要把握理解古典的精髓,其次在继承古典精神上下功夫,真正弄懂汉代书法以隶书为特色,虽然此时也已有了行书、草书、楷书的萌芽,但主流书体是隶书。隶书从狭义上讲是指两汉书法成熟时期发展至今的今隶,广义上还包括质朴率意的秦汉简牍。应当说,汉代是中国书法发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所以如何研究隶书,就必须研究汉代书法,因为汉隶对推动中国书法的向前发展有着极其重要的实用价值和社会意义。

从史料记载,汉隶书法主要研究资料有碑碣和简牍,在碑碣中,一是雄强浑厚型,如《张迁碑》、《西狭颂》;二是工整秀丽型,如《曹全碑》、《礼器碑》、《史晨碑》、《乙瑛碑》等;三是开张飘逸型,如《石门颂》。此外,还有简牍隶书,呈现出质朴、率真、简约、动感的特性。通过这些大量的碑碣简牍,我们可以看出汉代隶书在用笔、结构和章法上既有共性又有个性。在用笔上,首先起笔、收笔一般用逆锋和回锋,至于波磔,则出锋外露,但收笔处仍可看到“护尾”的笔意。隶书笔划,既力在字中,又力在字外,既表现出蕴籍深厚的美,又表现出外露锋芒的美。其次,运笔过程中行中有留,留中有行,行留结合,或轻或重,或缓或急,或牵或绕,,但表现形式可以是内藏而不外露,也可以明显外露,但这种外露是由力造成的“屋漏痕”效果,而不是矫揉造作,这种“涩”笔在纸上书写时可以听到“笔落春蚕食叶声”。第三是“一波三折”的曲线美。汉隶的“波”丰富多样,有平波、斜波、长波、短波、粗波、细波,甚至一些似波非波的笔画,各有千秋,耐人寻味。在结体上,一是重视违与和的矛盾处理,数划并列者,表现出参差不齐的形态美,而不致于呆板一律,体现了“违而不犯,和而不同”的美学原则。“违而不犯”,是既要求整体中每个局部都有其生动活泼的个性,但又要求服从于整体的风格;“和而不同”,是既要求整体对每个局部起管束、制约作用,要求有一个总的统一的风格,又不排除每个局部各自具有的生动活泼的个性。二是“主”与“次”的矛盾处理。汉隶的主笔有决定作用的笔画,例如“燕不双飞”,或上收下放,或下收上放,汉隶的主笔一般呈横向态势,例如《曹全碑》的“波”划、“撇”划、“挪”划等,尤其是汉简牍的挪划,都作大幅度的、夸张性的延伸,既有弧度,又有装饰味道,而次笔则严格约束,以服从主笔,使短服从于长,直服从于曲,静服从于动,给人一种飞扬飘逸的美感。三是“欹”与“正”的矛盾处理。汉隶的点,如“宀”头的一点,很多是收点侧向左边;“口”字,竖划写成左倾或弧线,这种似欹反正、以侧求美,平中有不平,不平中有平的处理,是符合辩证法的。四是“虚”与“实”的处理。汉隶常用笔画的参差、不平衡,潜虚半腹,突破封闭式的空间,产生虚实相生、有无相用的效果。至于《鲜于璜碑》,虽然空白较为狭窄,但匀称而有规则,为结体的灵光通气,以实为主的茂密,以虚为辅但不失整齐之美。总而言之,汉隶遵循了既要计白当黑,又要知白守黑这一虚实结合的辩证法。

我在隶书创作上的实践,总感觉,隶书书体具有局限性,因为它属于正书一类。为此,要写出笔意和笔势的连贯,有一定的难度。不过,要是把隶书行书化,就失去了高古之气,草不像草,隶不像隶,不伦不类,有些俗气,说明这条路不能走。所以我说,隶书的表现力,一种是像清代人的写法,写得比较规矩的,追求的是圆和光,不能有一点笔里的变化,基本上按照楷书的中锋写法,每一笔都要转笔,都要润。总之,隶书书法要写出古意来,没有古意不行,古意不但表现在形态上,更重要是表现在内涵。不管是三代铭文也好,秦汉之间的石刻也好,特别是汉代的隶书,包括那些在竹木简和帛书,都充满着古意。因此,古的东西一直是我追求的,是我需要得到的,如果缺了古,我觉得书法品味大大降低了许多。但古意不是一种保守,不能把古意跟保守放在一起写等号,也就是说,书法有了古意,才能典雅。典雅是种内涵,不完全是视觉的东西,我们需要典雅,需要品味,不是在两三秒钟之间就评定这东西好坏,而是要通过再三的品味。典雅的东西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所谓耐看,好像一杯龙井茶,头一开吃不出味,第二开、第三开是最好的,让人回味无穷,可剧烈运动以后的喝茶,一杯喝下去,一灌灌到底,这不叫品茶,叫解渴。

在我看来,书法运用笔、墨、线条表现,是非常抽象的艺术形态,通过线条中粗细、轻快、干湿、黑白的流动和韵律构造“美”的感觉。这种“美”其实很抽象,但如果能把握住以下两点,你的书法就算“入门”了:一是“笔力”,这是核心,古代王羲之、颜真卿、苏轼、黄庭坚等书法名家的作品,都充满劲道,“笔力千钧”;二是“气韵”,一幅好的书法作品应该是“一笔书”。比如,王羲之的《兰亭序》雄秀之气,从头到尾一“气”呵成;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全篇字间流露出一股悲痛气息。“力”“气”兼备的作品堪称佳作,懂得运用和欣赏这两点,也就打开了“书法之美”的大门。对此,书法的境界是书写者通过线条笔迹所折射出来的心灵影像,即古人讲的“书,心画也”、“书,如也”的意思。在这种心灵影像之中的人格境界与审美境界是密不可分的,书家笔下的一点一画,流泻的是心灵的迹象。显然,书家的先天资质、字外功夫、人格怀抱以及道德修养都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审美境界。所以说,我们要用澄明的心灵去体悟前人的经典和自然天地中所深含的宇宙精神,学会挣脱世俗的羁绊,忘却那些纠缠于心的尘间世事和浮名利禄,淡化名利,合于自然。

可见,真正的书法创作是从传统中走出来的,将自己的所学融会贯通,把自己的东西加进去,这一点是比较有难度的。古人有言,用一百分的劲打进去(打入传统),但必须用一百分以上的劲才能打出来。功力到了,手到了,还有眼界问题。眼高手低,临的不够。眼低手‘高’,终究难入艺术之道,关键是综合素质的提高。创作过程是一个极为愉快的过程,往往就让人进入物我两忘的情态。这是一种静态,这不是语言上的那种陶冶,而是心灵的一种被净化和静化。

我个人认为,当代人写隶书有几条路,一条路是写汉碑。现在好像宗法《张迁碑》的比较多,尽可能地利用字的结构变化,有很多人写得都不错的。像宗法汉碑的这一路,如果法度运用不好,也容易变得不伦不类,剑拔弩张,还不如原来平淡的东西。像《礼器碑》大部分人都认为属于比较平正的一类,但其中有许多字的细小变化,精采得不得了,所以细节的变化往往是初学的人不大注意的。初学的人临摹时不可能已经去考虑细节之处。但到了一定程度,你跟人家水平的分别恐怕就在这些细小的地方了。你能观察到、注意到的,人家没有观察到,这就是水平的差异。还有一条路是学汉简和帛书的,写汉简容易油滑,写得草书不像草书,隶书不像隶书。汉代的字是一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把后来的写法一定硬去加在它的头上,是不大合理的。笔致的变化,笔法的变化,线条的变化,我认为有许多文章可做。枯润、浓淡的变化,运用到隶书中间,它就跟汉碑上的字不一样,跟汉简上的字也不一样,只要有古气,就达到了目的。笔墨在汉人碑刻上不可能体现,即使在简上,它是硬的材料,没有纸、墨的效果。可有些书家把隶书写俗了,大致的原因,一个是急于创新,想从所学的碑帖中跳出来,心太急了。学习要积累,积累不是一朝一夕,有许多东西不经过一定的学习、一定的时间是很难消化的,有时早晨写了晚上就想变,不太可能。第二个,是对书法本质的把握,对到底要表现什么东西,心里没数,书法中对古人气息的把握难度是十分高的,所以我一直注意掌握分寸,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上。书法不创新就没有出路,但怎么创新,要把握尺寸,是三分古人七分自己,还是七分古人三分自己,不能用固定的比例,但会有一个比例,这个比例能够把你和古人融会得最好,这就是成功的。既能挥洒自如,又能体现古人的内涵,这样的东西是耐看的,确实隶书要出新是很难的,我觉得只要肯磨练,不要急于求成,就会取得成果。

我发现,在写隶书的人中间,为什么我们说起汉碑头头是道但写起来却都不是那个理想的面貌?关键是深入不下去。我现在明白了,那些程式化的东西,仪规,一定不能忽视,要先成为信念,然后深入下去,进入本质,达到自己的内心,透过蚕头雁尾的表征去看核心。我悟到了,一定要进入整体的文化过程中,才能向本体迈进一些。眼光要放宽一些,不要只盯在碑上,还要关注其他门类的文化特征,帮助理解汉隶的实质,努力地去接近正大、简约这些内在的东西。我想,一是以古为中,以古补骨。真正的风骨更多地保留在古代的经典作品里面,最好最精彩最让人迷恋的是在经典处,而不是在流行书风处;二是以纵为主,以横为辅,而根本的出路是在学习古人,参照今人;三是以丰富的想象力准确地还原秦汉书写的本来面目,从精神和气象上把握理解古典的精髓,继承古典精神,创作新的书写境界,所以说,精神才是最重要的。

说实话,我本人非常喜欢汉代的书法艺术,那个时期的书法,让我感觉非常淳朴、自然、天真,也就是说人类本质的东西更多一些,与自然的溶合更多一些。其书风古朴自然,童心不泯,无拘无束,毫无后人那种张扬跋扈之气,是一种清净无为的境界。的确,隶书是中国书法艺术中最难掌握的一个高度,真正把它写好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它书写的时间性和空间性,让人有太多的理性思考。归根结底,要以汉为源,以我为境,在继承前人法度的基础上写当代,写自己,写出当代的文化精神,表达当代才是目的。

悟得经典腕下趣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悟得经典腕下趣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51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