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浅议书法家在创作时内心世界的复杂性  

2011-03-07 08: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浅议书法家在创作时内心世界的复杂性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我一直在观察,也一直在体味着,总想把观察到的和体味到的东西写出来,那就是书法家在创作时内心世界最真实的一面。然而,每一个书家对书法艺术的理解和感受不同,所以在创作时其线条的表现力也就不同。我一直感觉,书法即是心理的一种描绘,也是用线条来表达和抒发心绪情感的变化,在特有的点画规率活动中,来创造意境,与观赏者沟通心曲。也就是说,书家只有通过自己的书法语言生动地表现出自己的精神境界,才能使传统的文化教育、人生历练、到书法家的作品,其间必须经历着一种转换,就书法创作而言,需要书家具有得心应手、疱丁解牛般的笔法,需要由文字的具象而引发的想象,进而产生对神、情、意、气的体味和感悟,更需要书家由内在的真实心境所产生的激情,以及敏锐的思想所触发对人生、对世间万籁的一片真情。这一创作过程,是离不开“沉潜”和“静养”的,所谓“无间心手”、“忘怀楷则”,说的是一种心态,也是一种境界。诚如苏东坡所言“非人磨墨墨磨人”。意思是书法需要“慢”和“养”,如果心态浮躁,笔下必然浮躁,所以保持平和的心态,心无旁骛地沉潜于书艺,在岁月的磨砺中滋养笔情墨趣,渐行渐悟,自然会进入新的笔墨境界。    

当欣赏一幅好的书法作品时,有必要适当的了解书家其创作的时代背景,它是与作者书写时的心情有着密切的联系,所以艺术风格常随作者的年龄和心情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同一个书家可以由于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心情而写出不尽相同的甚至截然不同的作品来,观颜真卿中期写的《多宝塔碑》,是在和平环境的得意之中写就的,字势端重浑厚,清晰悦目,成为楷书中的代表作;到后来,他晚期写的《祭侄文稿》则是在朝廷岌岌可危,侄儿不幸身亡之中写就的,悲愤之情夺腔而出,于是,出现了笔画浓淡、疏密、大小不一,甚至涂涂改改的粗旷、潇洒的风格,成为行书中的代表作。因此,一定要把作品放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中去评论和欣赏,才有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当然,书法离不开“古法”和“个性”。 “古法”离不开对传统的深入挖掘和汲取,“个性”可理解为当下的“原创性”。“原创性”绝不是照搬原始或稀有的资源,必须是以独特的审美视角来审视和提炼这些资源,加以融会贯通,为我所用,才能创作出真正有品位的原创性作品。我认为,书法的可贵之处,在于用笔、布白中能感受到作者的性情与精神,要求作者在书法时全身心地投入与真情感地付出,一切做作与虚伪情感都无法做到物我浑忘、心手双畅。无论是线条、笔墨,还是结体,都只是作者借以抒情达意的一个载体,书法的抒情对象,是作者对人生的一种感悟,是作者的心态、心绪与情感精神的流露,而潇洒正是这样的一种心态,这一切都归于创作者平和淡泊的心态和宠辱不惊的心境。只有经过长时间的品味人生之后,才能使铅华脱尽,少些浮躁与轻狂,才能增加几分沉稳踏实。可见,一个书家的创作思想,是每个人必须面对的问题,我们今天看古代书论,与传统书家进行对比的时候,最大的差异是心理上的。因为书法创作是作者思想情感和内心世界的写照,是作者灵性、意识和气质的宣泄与外露。理想的创作,要有过硬的传统笔墨造型功力,要有丰富的艺术含量,要有浓郁的时代精神,要有鲜明的个人风格,要体现较高的文化修养。要达到这个要求,必须集天资聪慧与刻苦学习于一身,经过长期的修炼,做到学古不泥古、法中取道、博取诸家之长,从中吸取养分,不断充实自我。所以说,书家在创作时其内心世界必须保持心中无杂念,若有琐事挂碍,必无佳作可成。

显然,任何创造活动都起源于不满。不满已有的,才去创造应有的,不满总是从心中开始萌动,但最后又总要表现在形式上,因此作者形式支点的高下便决定了不满的意义,决定了未来创造的价值。当然这种不满也要有个相应的精神生活支点,这便要求人们极为深刻地去体察自己的生活,体察这个时代的生活。只有从心灵中生长出来的一切已经足以在人类精神生活中获得自己的独立地位,他才有勇气,才有足够的精神力量向杰作发出挑战。我喜欢有的书家在创作时,其心情是处于绝对放松的状态,纯任自然,毫不介意,笔随腕舞,腕随心转,在有意无意之中达到“从心所欲”的境界。就是无意于法而笔笔有法,在最为高尚、最为理想的心态下作最佳的发挥,书法艺术的情趣也就由此而出。我理解,书家大致可分为内向型和外向型两大类。内向型者楷书名家多,心态平和,神气内敛,不激不厉,如王羲之《题卫夫人笔阵图后》说:“夫欲书先乾研墨,凝神静思,预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动,令筋脉相连,意在笔前,然后作字。”强调的是思维集中,考虑周详,其书则能润泽。此类书家于大环境中人声嘈杂、众目睽睽之下,往往会心躁意烦,兴味索然,难有佳作。外向型者则草书名家居多,喜在饮酒酣醉,心情激动,得意忘形之时作书。此时,抽毫点墨,纵横挥洒,如狂风骤雨、如漫天飞雪,笔走龙蛇,墨翻惊浪,“志在新奇无定则”,天机神发,信手拈来,狂放之态尽露笔墨之中。正如唐孟郊《送草书献上人归庐山》诗曰:“手中飞黑电,象外泻玄泉,万物随指顾,三光为回旋。”此类书家属激情型或发挥型,当人越多热气越高时,则越能意气风发,洋洋自得,佳作生于激情之中,真可谓性有别,情有异。创作时,有人喜于室中焚香使思绪归以宁静,有人乐于让手中的笔在轻音乐的旋律和节奏中起伏挥舞。在我看来,书家内心世界所表现的种种复杂性,最根本的是要提高创作能力,要提高自身各方面的修养,俗话说有诸中才能形诸外,有修养才能在作品中表现出意境,气韵和神采。其实,书法作品是社会生活在书家头脑里的反映,也表现书家的感觉和印象,是要经过书家高度构思产生的,是艺术构思的物质体现。本身临帖就是学习、掌握书法技法的必经之路,其最终目的是为了将来能创作出表达个性和情感的书法作品。然而,临帖只是手段,创作才是目的,反过来,创作又可检验自己临帖功夫的深浅。所以清代大家王觉斯就终生坚守“一日临仿,一日应请索”的学书方法,相互交替,相互促进。故而,从临摹到创作看似一步之遥,实是历程艰难,往往让人在二者之间左右徘徊,进退维谷,深感苦恼,这是需要用一生去认真思考的。

的确,书法艺术同其他艺术一样,有其自身的特殊技巧和客观规律,需要以严肃认真的态度,长期竭虑专精、砥砺洗磨,才能人其堂奥。书虽小道,欲修成正果亦非易事,然其动力绝非来自功利,而是对艺术的特殊爱好和执着的追求,在追求和磨练的过程中获得心灵的愉悦和满足,从中得到人格的升华,获得信心和力量。凡学书者必能体会到,书法创作时最重要的是心中无杂念,若有琐事挂碍,必无佳作可成。可谓书法者,物之精也,意致而已,一切尽在“悟”字之中。

总而言之,书法创作千变万化,有极大的即兴性。所以书家在创作时要凭直觉立即反应、思考、推理、作出最佳效果的变换。最终书法创作时的思维是高度集中的,在情绪上又应放松,自然,要凭直觉产生机智和灵感,所以又有“意在笔先”之说。

浅议书法家在创作时内心世界的复杂性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56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