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谈书家如何达到“通会”之境  

2011-04-28 13:00: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书家如何达到“通会”之境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我总觉得,在许多书家的心里,书法就是一种心灵凝固的语言。当一个书家在潜心研讨古人前的艺术经验、广鉴博览书法精品之后,其最关心、最苦恼的就是寻求表达自己意象中的书法语言。然而,真正达到想创作理想的书法作品还是属于自我的作品,而非刻意临摹他人的作品,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也可称得上是一位成功的书法家。

的确,从古到今有许多书家,他们常常在各种风格的古代优秀书法作品的罅隙间寻找自己的出路,以期望能够寻找出表达自己个性的风格、技巧作品。在这方面我也有过同感,也就是说,在创作一幅表现气势雄浑的作品时,这时侯头脑中自然就会联想到汉代的《张迁碑》和,《西狭颂》等作品的用笔之处。因为平日里对于这些线条,我总是在细而品之,笔笔若内家拳路,肆外闳中,仿佛掩卷垂目,其书犹在,一股刚正不阿之气,总是不由自主的感到凛凛然阵阵袭来,沛乎胸臆的感觉。我认为,这些在雄健庄严下面的汉代书法精品,又总是在激发、启迪我的创作灵感,诱发手中的笔向着雄强浑厚的风格去追求,使得笔下所产生的书法线条,仿佛是以《张迁碑》和《西狭颂》等运用方笔的艺术风格为基点脱颖而出的全新的隶书作品。

说实话,每当创作的时候,而最难的莫过于怎样处理好临摹与创作的关系。我想,这完全是与书法学习方法的特殊性息息相关,然而我所理解的特殊性,就是将书法与绘画相比较而言的。虽说“书画同源”,但书与画的学习方法是有所不同的,绘画可以通过临摹学习,也可以不通过临摹进行学习,因为绘画的对象是自然物象,因而可以直接观察物象进行描绘,这就是古人所谓“道法自然”、“外师造化”。书法则不同,学习书法必须经过临摹,也就是说临摹是学习书法不可或缺的主要手段。书法的对象是文字,文字是人类创造出来的文化符号,文字的书写经过漫长的积累,形成了一套方法,也就是“法度”。有“法度”的文字书写就是“书法”,达到相当高度的书法作品又被称为“法书”,到了当代,几乎一切可资取法的书迹资料都成了临摹对象。尽管取法对象不同,但通过临摹方式加强书法基本功训练、获得创变灵感的学书方式一直未变。
    我总是在讲,书法创作看似容易,其实很难。说它“容易”,是因为只需拿起毛笔蘸点墨汁,在宣纸上书写即可,加上落款,再盖上印章,就算完成一件书法作品的创作了,但实际上书法创作远非如此简单。书法创作的最高目标是要做到“达其情性,形其哀乐”(孙过庭语),它涉及情、兴、意、象多方面的关系转换与协调问题,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达到这种高深境界的,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梳理清楚的。是的,如果想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书法家”,那么在学习过程中最好能“博”一点。因为“博取”之后,能够发现不同书体、不同书家风格之间的联系和共通之处。学习古代碑帖与法书时,了解掌握他们的风格特征不是学习的终极目标,而是过程。只有达到“通会之际”(孙过庭语),才能“人书俱老”,而要达到“通会”之境,首先就得“博取”,只有“博”,才能“通”。当然这种“博取”还只是一种学习手段和学习途径。“博采”之后还要“约取”,就象蜜蜂采花酿蜜,光会采花还不行,还得会酿蜜。这个“酿蜜”的过程,实际上就是“通会”的过程,亦即“由博返约”的过程。我想,这大约就是书法学习重视“博取约收”的真正原因所在。可见“博取约收”与“一专多能”是类似的问题。“博取”了必然“多能”,“约取”了可能导致“一专”。所以孙过庭《书谱》是古代书论中论述书法学习和创作取向最精妙的一篇书论文章,其中也谈到了这个问题。

我理解,孙过庭《书谱》中确实谈到了书法学习中的“博”与“约”的问题,他说:“书之为秒,近取诸身,必能旁通点画之情,博究始终之理,熔铸虫篆,陶钧草体。体五材之并用,仪形不极;象八音之迭起,感会无方。”他这里所说的“博究”,不是驳杂,不是泛取,而是技法与心法上的会通性与丰富性,要想实现创作技巧的丰富性与丰瞻性,只能广泛深入地取法学习,除了技法上的“博究”之外,还需要有学养上的“博学”,因此,“博”是书家走向成功的必由之路。但是,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学习与掌握知识和技能也有方法与路向问题。俗话说“贪多嚼不烂’,如果胡子眉毛一把抓,很可能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因此,“约收”问题也很重要。作为一名书法家,能做到五体皆能当然很好,但要做到五体皆精,实际上是很困难的,只能在一两种书体上做到精能,这里就有一个取舍问题,还有一个侧重点问题。当然,对于真正有志于书道事业的人来说,还是取法广博一些为好,能系统地学习和训练就更好。

那么,如何看待一幅优秀的书法作品,我认为应当是在写一种情趣,一种情性,一种情韵,一句话,是在用情挥写。也就是说。在对前人的学习上,没有照搬古人,也没有固守某家某帖。可谓“出入法书三千部,吐纳精气二百年”,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当然,好的作品是从大量的古碑帖中吸取精气,去伪求真,对古人书法和书风的揣摩研习,使得笔下渐而褪去了原有的浮浅和流俗,则书风面貌才会边得更为扎实和丰富。一面不断地溯源寻流,追承古人法帖精华,一面又紧随时代,努力吮吸时代审美思潮的养分。所以一个优秀的书家,要在锤炼技法的同时更多的是用一种情性在书写,是古人所谓的“情性所致,妙不自寻”。就是要看其用笔灵动、结体奇崛,通篇章法散淡自然,一气呵成,在创作上充分显露难得的才情和潜力。

基于以上的思考,我想在继承与创新中,创作者一方面带着受到了传统思想的束缚,努力追求与前人相似的风格,笔笔有来历,笔笔不虚;然而真正的书法家绝对不会沉迷于此,另一方面不断将古法分析、综合、选择、捕捉,寻找自己的书法语汇,寻找笔势、气韵中的自我,这是痛苦而漫长的过程。然学习书法二十多年,让我体会最深的是书法诸元素之间的关系有其内在的规律和秩序,即自律性,它赋予了书法一种自在自为的生命,当第一笔下去的时候,它的生命便开始了,自律性赋予它呼吸和生长。但元素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唯一的,此时,创作者的主体性参与了进来,他在自律的范围内开始作出选择,把他的人生经验、学识修养、情感融入其中,在此书法与人被紧密地联系了起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一个包含了深刻内涵的大问题。说到底,书法的过程即是书法人在自律的范畴作出与自身相匹配的选择的过程,这需要耗费书法人一生的精力。

谈书家如何达到“通会”之境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77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