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书法的浪漫世界  

2011-05-11 10:01: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法的浪漫世界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应当说,在我的书法道路上,我还是愿意专注地在个性风格方面的蓄力,尽一切去汲取汉隶书法原生态的天然的营养,更喜欢于秦隶、汉简之间游弋。其目的,就是要取烂漫松脱之用笔,化其亲和自在的结体,加以粗细、大小、重轻、浓淡、聚散的变化手段,努力朝着整体感觉并不张扬、内在表现则丰富的方向发展。于是,总想在自己的笔墨里展示一种清澈,一种整肃、一种安然和一种淡定。

这些年来,让我实实在在的在耕耘着属于自己的一亩方田。我明白有收获,也有过失败,而每一次创作过后,总是喜欢将自己零碎的想法写成书学随笔,并称之为砚边散墨,这或许是因为我痴迷书法已久的缘故吧。而每当涂鸦累了,或是睡起来没事,迷瞪着双眼也不知要干啥时,总会情不自禁的抓起毛笔,胡乱地蘸着砚边的散墨随想起来,不知不觉中,还能得到些意外的收获。俗话说:文章千古事,可我有时真的怀疑自己想不了那么久远,且见识有限,思想也不深刻,难说春天才刚刚发芽的东西挨不到深秋就一片衰败了。说实话,我只是想在用砚边散墨打发心中的块垒,纯属业余之事,感觉自己为自己活着就足够了,任长风东西,任白云南北,一切随性所至,难得的是一种快活。

正是因为我喜欢隶书,所以对于隶书的继承与创造,我一直在直师汉隶的同时,还十分关注清人的成败得失。可谓"以古为镜可以知兴衰",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这些年,我也正是以清人与汉隶为"古镜"的,蓄素守中,积健为雄。在我的书法世界里,努力以方圆结合的圆润美畅之笔,营造一个古雅经典、近乎完美的艺术空间,营造属于自我的完整、饱满的艺术语言与视觉图式。二十几年的笔耕弄翰,让我从实临到意会,朝夕与古人为伴,和经典对话,颤栗地坚守着追逐一生的夙愿,执着地想得到一分别样的美丽。

其实,我不喜欢不把书法当作重复古典的躯壳或符号,而是倾注一种对艺术的终极关怀,贯注一种生命力的表现,我认为,这是把握书法本质的再创造。目前,我学书的主要方向是扎根传统碑学,以汉隶为主线,旁取汉碑诸家,每天以多临少创的原则,学书无定法,我不死守一家,凡是经典的我都拿过来临习一番,即尝试风格的多元、技法的多元、意趣的多元,从中感悟笔法与风格的转换,科学处理好“形”与“势”之间的关系,不断打破常规,尽量让自己的心灵与之碰撞,给我带来新的信息。所以在我工作之余,最让自己倾心的事情就是看看书、写写字,将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用在研究揣摩书法的线条美之上。对于学书的理解,我以为“贵在心悟”,而不在于机械的练习,一个书法家学书的过程其实就是体验在“悟性”,这是一种由书法与感知、想象、情感等多种心理形式构成的和谐融洽的心理活动。

说到“形”与“势”之间的辩证关系,不得不让我想起蔡邕在《九势》中的一段话:“夫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阴阳生焉,阴阳既生,形势出矣。”他认为,书法的形与势产生于阴阳二气的运行,而形是物的呈现,是物之存在的表征;势是力的蓄积,是物之运动的趋向。蔡邕将书法的本源上升到了宇宙生成的高度,同时也明确了书法内涵的哲学地位。在“形”与“势”的复杂关系里,力由势出,也是二者的结晶。换句话说,视觉效果中的力度,是笔势的展现,其创作主体的蓄势待发,叫做厚积薄发。“势来不可止,势去不可遏,惟笔软则奇怪生焉。”当然这里的“势”是取之以自然,通过人而合于自然,呈现出“含不尽之意与言外”的审美效果。说到书法的力度,固然有力学原理的因素,但它不是单纯力的物理属性,最根本的是来源于势,来源于形与势的相互关系。视觉效果中的张力,是主观意识对自然之“势”的认知,这种“张力”既是效果又是界定标准,与“美”完全结合,从而进入到“妙”的境界。所以我说,学习书法要取合于自己性情又被书史认同的范本,不要轻易被书坛流行风所左右,当然自己喜欢是第一位的,也就是说,要多多关注书法以外的东西,这一点非常之重要。

然而,在临池学书之余,我更喜欢广结书缘,寻师访友,积极吸取他人之长为我所用,以海纳百川的胸襟不断丰富和完善自我。同时,于书法理论以及古典文学、美学等诸多领域广泛涉猎,从中寻找与自己心灵的契合点,使自己的书法创作始终保持着旺盛的激情。我有几条这样的思路:一是以古为中,以古补骨。真正的风骨更多地保留在古代的经典作品里面,最好最精彩最让人迷恋的是在经典处,而不是在流行书风处;二是以纵为主,以横为辅。根本的出路是在学习古人,参照今人;三是以丰富的想象力准确地还原秦汉书写的本来面目;四,是从精神和气象上把握理解古典的精髓。只有继承古典精神,创作新的书写境界,精神才是最重要的。最后我想说,以汉为源,以我为境,归根结底是在继承前人法度的基础上写当代,写出自己的浪漫情怀,写当代的文化精神,最终表达当代才是目的。

书法的浪漫世界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57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