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在一种平常淡然的心态中驰神运思  

2011-06-22 08:50: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一种平常淡然的心态中驰神运思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也许在我的意识深层里,更多的还是传统的思想,因为小时候受父亲的教育和影响太多的缘故吧,所以骨子里大都是些传统的东西,这就注定了热爱传统文化是无益的。其实在我眼里,传统里的东西既可以用继承的方法来研究,也可用发展的眼光去创新,在继承传统的幸福中获取历史感。所以说,许多书家也正是在这种历史感中,使他们敏锐地意识到在时间中的地位,意识到他们所处的时代。

随着时间的推移,优秀传统积淀而成了中国书法的审美定式和独特的艺术表现语言,看来没有传统,便没有书法艺术。实践证明,书法艺术深厚的传统同时使之具有顽固的排它性,有着自身完善的“防疫系统”,抗拒着非书法对书法纯粹性的破坏。但是艺术要发展,要使传统具有鲜活的生命,就必须新陈代谢,在这个过程中,书法自身的排它性,也就是其“防疫系统”,便成为创新发展的障碍。然而,对于经典的解读,从来都是见仁见智的,于《论语》亦如是。愚以为对“游于艺”三字的理解,关键在一个“游”字上。郑氏注曰:“游谓闲暇无事于之游,然则游者,不迫遽之意。”(《论语正义》)可以阐明这里的“游”。这里有两个意思:一,艺为小道末技,只可供文人陶情悦性,难与修齐治平等大道相提并论,所以不能倾其全力,只可“闲暇无事于之游”;二,游者,悠然心境也,紧张、忙乱、窘迫则非“游”的境界。书家应当在一种平常淡然的心态中,驰神运思,才能进入艺术的自由王国遨游。有学者据此以为,艺术当为游戏笔墨,不必太把它当回事。可我认为,“游于艺”并不是玩世不恭,也不是可有可无,它是为艺、做事乃至人生的一种态度。书法是抒发感情、陶冶性灵,在更深层次反映生命的艺术,它既是工作之余用于自娱和修养身心的手段,亦是个人心灵的写照。作为书法创作来讲,轻松自然的心境往往能创作出富有感染力的作品,如果“下笔当作千秋想”会不会造成沉重的心理负担而影响创作水平的发挥呢?我理解,首先是对作品的审慎态度,其次是对文字的一种敬畏态度。

我喜欢这样的生活,除了上班,闲暇之余就去展览馆看看展览,回到书房读读书、临临帖、写写字。说实话,我已经习惯了,不过却感到挺满足的。我常想,一个书家,在学习传统经典书法深入挖掘、探索的过程中,只要以自己独有的才情和敏锐的洞察力,精准地把握着传统和时代的脉搏,并以自己不俗的表现,践行着传统书法的当代转换就足够了。所以,一直以来我在对以汉碑隶书法为核心的经典作品的传承中,尽一切回归经典,在传统经典中汲取营养、在深挖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我想,这一点对于一个真正的书家来说,无疑是至关重要的。也就是说,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时刻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无论如何,技法的锤炼对于一个书家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技”和“道”之间应该是“有之不必然,无之比不然”的关系,性情的表达不可能凭空而发,必须借助形而下的技术手段,否则一切都是空中楼阁。对于笔法的深刻理解和精准把握,要尽量做到笔下,起、行、转、收都表现的一丝不苟,正如明人费经虞说的那个“长老相传,历代宝之”的“微妙精深之秘诀”:“一起便一落,一露便一藏,一到便一转,一过便一舍”,显得点画精致,纤毫不爽,天月明净,都无纤翳。看似一种技巧的操作,实则显示出书家书写时从容不迫的风度。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一个书家所要达到的高度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取决与他对传统认识理解和把握所达到的高度,而对传统的认识、理解在一定程度上也表现在入古的深度,从这个意义来说,对古人笔法的无限逼近和还原就显得尤为重要,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接近古人,与古人对话。我学隶书,最关注的便是如何入汉隶,在我看来,没有一番形神毕肖的精准临摹和一定数量的技法训练,是无法接近汉隶的。因为汉隶书法不是孤立的,学习汉碑需要以一种历史的眼光来研究,需要我们学会思索并整理出一条清晰的渐变之路,以汉碑为中心点,向上延伸至钟鼎铭文、简牍帛书、民间写经,向下拓展至  《曹全碑》《张迁碑》可以清晰的看见汉碑一派的俯仰变化。在此一脉上,或选择自己喜欢的书家进行专攻,或广泛的临摹并揣摩技法的演变,或触类旁通打造自我的书法王国。做到对汉隶多元的美兼收并蓄,不仅让我有了开放的心胸,其笔触也多了不拘一格的气象。
 我一直认为,书法的势比技重要,尤其隶书的势,势的表现直接影响着作品的格调。如斯说,不是否定技的作用,技在创作中也同样重要,只是与势相比,势不仅需要勤奋,而且需要天分。所谓势,就是作者情感运动的显现及运动关系产生的视觉效果。任何点画都是形势兼备的形,是空间关系,空间造型,势,是时间节奏,连绵关系。空间关系实际上带有绘画的效果,绘画的虚实,大小的错落。而时间节奏,实际上带有音乐性。蔡邕在《九势》中说:“夫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阴阳生焉,阴阳既生,形势出矣。”蔡邕认为,书法的形与势产生于阴阳二气的运行。形是物的呈现,是物之存在的表征;势是力的蓄积,是物之运动的趋向。他将书法的本源上升到了宇宙生成的高度,同时也明确了书法内涵的哲学地位。在“形”与“势”的复杂关系里,力由势出,也是二者的结晶。换句话说,视觉效果中的力度,是笔势的展现,而创作主体的蓄势待发,厚积薄发,可谓势来不可止,势去不可遏,惟笔软则奇怪生焉,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可见,书法的力度,固然有力学原理的因素,但它不是单纯力的物理属性,最根本的是来源于势,来源于形与势的相互关系。视觉效果中的张力,是主观意识对自然之“势”的认知,这种“张力”既是效果又是界定标准,与“美”完全结合,从而进入到“妙”的境界。其实一副好的书法作品,对比关系内容丰富,表现生动,以势贯通通篇,予人以气势飞动之感。比如行与行之间,有涨与枯、放与收、实与虚的对比;字与字之间,有大与小、正与欹、疾与涩的对比;在用笔方面,有方与圆、藏与露的对比等等。

 的确,书法乃是慢功夫,并非三五年之功而能成其气候,更何况千年的书法史又有几人在青年时已能成己之风格?青壮年时能学宗一家是踏实的选择和功力的蓄积,待其中晚年学识修养深厚,“游于艺”或有可能,而成一家风格便也水到渠成。然书法艺术博大精深,然我感到越走越痛苦,越走越自觉渺小。在我写过去的作品中,看来看去,没有一件叫我完全满意的,但是都有我的思想在里面。这些作品写得时间不同、情境不同、内容不同。唯一相同的是,写得是我的沉郁,我的哀愁,我的性灵,我的境界。

在一种平常淡然的心态中驰神运思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860)|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