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书法创作观  

2011-06-04 11:39: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书法创作观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在我心里一直有这样的感觉,书法实在是一种令人遗憾的艺术。每当完成一件作品的时候,昨天写的,今天细品就不满意了,现在回过头来看看自己以前的东西,觉得大部分都看不下去。肯定现在写的东西,以后再看,仍有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的确,学习汉隶书法一直是我的主攻方向,这不仅因为汉碑是中国传统书法的正脉,主要还是个人的审美取向和兴趣爱好使然。

我认为,汉隶书法的主要标志是“中和”,这与儒家的最高伦理标准是一致的。我写如《曹全碑》就有这种感觉,它的中正平和、醇正渊雅,风流蕴藉,古意盎然,实在浓缩了几千年来中国文化的精华,对此,我喜欢汉隶书法的中正平和、典雅蕴藉。每每读汉代碑刻,如同与古人对话,可以想见汉人之风度、仪态,那种超然绝俗的美,自有一种风骨。为什么说汉隶书法其点画技巧复杂多变,这主要是丰富多彩,用笔如行云流水,自然合度,达到了艺术境界的极致。

说实话,在汉碑当中,我最偏爱《张迁碑》的厚重沈凝与古拙,喜《石门颂》的飘逸放纵与抒性,也爱《礼器碑》的精警刻厉与风范。为学好隶书,我总试图在气息上远接古人,在审美上又能被今人接爱。就是想在自己的作品里,追求着一种既自然朴拙,富于古意(向碑版墓志吸取养料),又风流倜傥具有新意(向文人书法取法,在抒情中表达己意)。当然,我知道这两者很难趋向一致,但两者的融会变通形成的审美风范,必将是今人所乐于接受的。众所周知,隶书由篆书而来。许慎在《说文解字·叙》中说:“斯作仓颉篇,中东府令赵高作爰历篇,太史令胡毋敬作博学篇,皆取史籀,大篆,或颇省改,所谓小篆者是也”。据唐张怀瓘《书断》称颂李斯小篆“画如铁石,字若飞动,作楷隶之祖,为不易之法”。隶书到汉以后又有了全新的发展,以汉碑《衡方碑额》为代表,隶书体现出了用笔圆浑,且有波发之意;结体方整中强调了疏密、聚散;而以《张迁碑》等为代表的隶书,则体现了方整劲挺、斩截爽利的特点;而以秀美飘逸、灵动见长的《曹全碑》,则在用笔上显出刚柔相济、藏于多露,圆于多方,含蓄韵籍的特点。只有了解了隶书的这种传承关系和所体现出的不同特点,就不难在用笔墨精准、洗练而不单薄浅俗;线条丰富多变而有内劲;整体形象生动和谐而富有创新之意。

总的来说,学习书法还是要当转益多师、兼容并蓄,淹贯众有、广取博收,而不应该抱残守缺、死守一家,自设藩篱、自我封闭。我信奉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凡是自己喜欢的字帖,包括古人今人,都可以拿来为己所用。有一段时间,我写隶书是以张迁碑为主,取其拙厚峻宕,参用礼器,加以劲媚遒润,经过长期的修炼,陶铸出一种朴拙劲利、方正雅逸的独特风格,于拙厚中透出一股爽健,峻整中透出一股灵动,再加上章法结体上的参差错落,揖让避就,给人以率真自然又匠心独运的感觉。对于意临而言,不需再现原作,可调动一切手法,从不同的角度去阐述与演绎。要从古人碑帖中解脱出来,成一家之面目,就必须善入善出。可见,出帖的关键就是意临。意临是处理似与不似的中间环节,它除了把握似与不似的“度”以外,更多的是要用自己的想法、心灵感应、情感思绪、性格特征等去找准切入点,捕捉到自己的位置,并加以完善。

在我的创作中,很容易看得出,写得最多的还是汉隶书法,如此朝夕观摩,耳濡目染,胸中自然形成汉隶书法的映像。尤其对汉隶书法的用笔技法心慕手追,形成了一种书写惯性,于创作之时便觉得心应手,不期然而然,莫之致而至。所以说,在创作中的应用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学书二十余年来,我曾先后临写过《张迁碑》、《石门颂》等汉碑,对清代伊秉绶、金农隶书也有过认真的学习。的确,汉碑品目繁多,风格各异,张迁古拙,石门飘散,礼器俊逸,曹全秀美,清人隶书则是继汉之后的又一高峰,一大批隶书家风格迥异的墨迹可供我去借鉴、研习。无疑,这给我后来学书带来了诸多的方便。然而,书法创作一定要把握感情的尺度,作品不流于恣意的宣泄和气势外露的挥洒,而是将强烈的情感包容于轻松自由的书写之中,探求用形象和笔墨意趣的组合来表现感受和理念,从而使作品达到“立象以尽意”的目的,表现出高雅的格调品位。有如一泓秋水般清澈,婉约而隽永。在我眼里,看一个书家是否博涉众艺以感性的,顿悟式的艺术思维方式来统领其艺术实践,关键是要看是否认真研读书法理论,来极大地丰富自己的文化底蕴,充实自己的精神世界。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对“谈创作”一向讳莫如深,因为我的书写未必是一种“创作”,或许只是一种“言说”的方式而已。

但不论如何把握,学习书法的最终目标必须是指向创作的。而书法的创作又离不开对传统书法的临摹与研习。临摹、研习的目的是养成以书法的方式来“表达”的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说,书法创作在本质上讲即是一种“表达”,这种“表达”是用笔墨线条等手段创造出一件完整的作品,这件作品完全或部分地实现着书写者的创作企图,负载着一定的审美信息及情感意味,传达给读者和历史。由此可见,一个书法家,有怎样的精神境界,便有怎样的艺术境界。一个只讲技法、功力的写字匠是难以写出富有韵味的一流作品的。可以这么说,没有文化支撑的书法,在技巧表现上也是十分有限的。所以,作为一个书法家,首先应该多读书,做一个饱学之士。所以有人说,字写到最后就是写学问,学问是字外功夫,它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更何况书乃精神食粮,读书于一个人的品行修养至关重要,甚至是不可或缺的。但是上述说法,并不等于可以否认书法的技术性或者忽略书法技法的重要性,书法毕竟是一门艺术,它有自身的规律。谈读书、讲学养的前提,恰恰是应该建立在对于书法技法达到纯熟掌握的基础之上。否则,调笔走墨尚未熟稔,何谈作书?简言之,书学一道,必须书法技法先要过关,但若想进一步提高或者说要想达到较高的境界则必须读书,这道理是显而易见的。

我的书法创作观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73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