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笔法漫谈  

2011-07-14 09:53: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谈笔法的内涵所在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的确,今年的展览比较多,所以一直都在创作,对于完成的这些作品,虽不敢说尽善尽美,却都是凝结了一片心血和花费了一番工夫的。所以我感觉,今年的这个夏天非常忙碌,好象所有的事情都纷至沓来,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就是不能静下心来写点东西,让我经常“深呼吸”才行。尽管身心为纷繁事务所累,但只要是坐在电脑旁,就会沉浸于那些文字的快意中,浑然忘记周围的一切,有时心情也会自然而然地随着那些文字而激动。

在每一段时间创作过后,总能让我有一些新的感悟。书法之所以看似简单却颇不易把捉论例,就在于书法不仅呈现为某种艺术审美形态,而其深蕴着文化哲学精神。只有深刻地实践体验,再迭加上升华的哲学思维,才能反观到书之道的微言大义,才能真正领悟书法之道与人格之道紧密相关。正是在这点上,我想任何人学书,都要从一笔一画开始,由点画再到结字、章法,走上创作之路。可见,运笔、执笔和行笔等笔法要求以及布局谋篇对不同书者来说,基本上没有大的差别。

对于完成的这些作品,我首先注意的是整体章法,视觉效应中的弊端或不足所在,我认为,这些不足存在于某个字形当中,再具体到某一笔的不足,这些不足产生的原因就是笔法技巧不过关。孙过庭说:“一笔成一字之规,一字乃通篇之准者。”因而书法宜从强化笔法入手,这是学书第一要旨。黄庭坚《论书》中也说:“凡学书,欲先学用笔。”胡小石《书艺略论》中说:“学书之步骤有三:一曰用笔,二曰结体,三曰布白。” 实质上笔法、字法和章法又是三位一体,不可分割的。张怀瓘《玉堂禁经》中说:“夫书第一用笔,第二识势,第三裹束。三者兼备。然后为书,苟守一途,即为未得。”当然,对于古人的这些论说,要有正确的界定。赵孟頫说:“结字因时而化,用笔千古不易。”实质上他所指并非单纯的运笔法,因为每个人运笔方法都不是一样的,千变万化,不变的是书者必须精通笔法,才会有各种风格变化。用笔、笔力、笔势和笔意等都属于笔法范畴。如果将用笔理解为运笔法,则无疑是缩小笔法内涵,仅仅是一种基本技巧,而非笔法的全部要旨。我感觉,笔法技巧只是层面的东西,获得神韵,掌握笔意和笔势则非一日之功,所以一直以来强调书法不仅仅是技巧,更多是修养、学问和才情等方面的问题,正是要旨所在。

晋代书法家王羲之《笔势论》中说:“夫书字贵平正安稳。先须用笔,有偃,有仰,有欹,有侧,有斜,或大或小,或长或短。”郑杓《衍极》中说:“夫善执笔则八体具,不善执笔则八体废。”笪重光《书筏》中说“精美在于挥毫,巧妙在于布白。” 所以在我看来,对于笔法的要求,应针对每个人自身具体情况而定,不可一概而论。不必拘泥于某种方式,依据习惯而定,依据创作书体而定,以作品的大小而定,不必太刻意留心他人,也不必一味迷信一些名家的言辞书论,最终是以创作出作品的优劣为标准。难怪苏轼说,“把笔无定法,但使虚而宽。”而虞世南认为“笔长不过六寸,提管不过三寸,真一、行二,草三,指实掌虚。”强调操纵的自由度,基本上是书体从静态到动态,则执笔就越高。所以,书法美的创造离不开笔法技巧,因此对笔法技巧的掌握程度,是书法创作成败的关键。也就是说,书法通过线条来表现,线条的圆劲、粗浑、纤细和动静等丰富的表现力,都归功于毛笔的运用,既有整体构成,又形成反差。比如颜柳欧赵皆为楷书,同样的书体,却能给人不一样的感觉,原因即在于笔法表现形式的不一致,笔法技巧的高下,使线条本身质感和分割空间造成的节律使人产生多种视觉效应,粗犷豪放、含蓄蕴籍、恬淡沉静、险峻峭拔、空灵洒脱,具备一定的节奏和旋律。其实,笔法是技术性的问题,书法是艺术最终要通过技巧来表现,技巧和艺术是一对矛盾,由此,笔法可进一步按性情和法度来划分,所谓法度者,即可以按照临摹方式来学,重在技巧,而所谓性情,注重的是精神趣味,是笔意和笔势,这已不是单纯临摹可以解决的。最佳者是法度中见性情,如二王、米芾和王铎等人的创作,表现的就非常明显。再如,赵孟頫有法而无情感表现,故和前四者相差甚远,而象徐渭、金农、黄宾虹、谢无量和徐生翁等人皆以性情领先,故学者难矣,着重性情者则笔法不能以精到来衡量,既然笔法是表现美的,美的形态不仅仅局限于精到、工稳和完整,也可以追求破、散、乱。因而,笔法存在绝对性和相对性,对学习书法的方法问题,自己一直以来也是很矛盾。我知道,书法学习能否成功有很多因素,就书法技法层面而言,肯定需要规范训练,早做比迟做肯定会更好,多做比少做肯定会更有益。为了超越一般,需要超强训练,以磨炼人的意志,强化肌肉运动的功能,但训练也要有利于激发人的能动性、理解力,培养对书法的情感。但是,过度的技术化训练,可能会对人的主体性造成破坏,对艺术探索兴趣造成破坏,很多人的书法兴致就是戕害在这种“童子功”训练中,而我可能就是这种训练模式的“幸存者”,所以我的经历并不具有典型价值。我体会,这样的训练较早地给我注射了书法基因,让自己觉得技法上就是要扎扎实实,容不得偷懒,更不要异想天开。但在创作中,也需要时刻保持自己的主体性思考。为什么说有一定创作能力之后,主体性就成为书法境界提高的决定性因素了,这就需要书者既要想得到,又要做得到,这是书法学习的两个重要方面。不论怎样,学书法资源就是古人的东西,要提高水平、境界就需要多看古人,看自己喜欢的古人,看最能影响自己的古人,这是书法上今人与古人的关系与对话。

毋庸置疑的是,对于笔法之说,一直有很多缠绕不清的问题,如偏锋和侧锋的不同,强调笔笔中锋,笔法和结字孰轻孰重问题。笔法只有从正确的临摹方式中获取,所以学书还是先学帖为好,要多看一些真迹,有一定的基础才能透过“刀锋看笔锋”,才能进行有效的发挥。对于学书者来说,在运笔过程中最要紧的是防止病笔出现,养成习气就不容易改正,具体来说有两点,一是“信笔为体”,这是书家大忌。董其昌《画禅室随笔》中说:“作书须提得笔起,不可信笔,则一转一束处皆有主宰。”由此可知,不注重笔法,则使笔力尽失,毫无韵致,散漫无形,当然没有美感可言。二是在具体创作过程中,不能太刻意,提倡“无意于佳乃佳”,势来不可遏,势去不可挡,一瞬间容不得半点犹豫,如果束缚手脚,势必造成创作上的极端僵化。

 特别是在隶书创作中,让我感到当代人习隶难以入古,难得高古气象,这是当代隶书创作的重大问题。书不入古,难得其品,书不出古,难具其象,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我认为,对入古与出古要有深刻的认识和文化思考,书法之入古与出古问题,关涉书法文化传统的问题。书法作为一种传统艺术和传统文化,必须具备自身的文化传统,不论怎样创新,必须从传统中来,汲取传统之文化养料,如此方能使书作有高古之文化气象,入得古,方能接续传统书法之文化脉络;而于此基础上再进行当代文化的观照与探索,探讨当代文化语境之下的书法表现形态,则是出古。只有将传统书法置于当代文化语境之下,将书法创作主体融入现实的问题情境之中进行文化的考量与自我的审美体验,方能使自身的书法具备一些现实的人文内涵,才能经受得住历史与时代的检验,从而流传于世。自古至今,就有许多书家莫不如此。与其说这些书家是一个时代的书法符号,不如说他们是一个时代的社会观照者和文化演绎者,只不过,他们的表达工具是书法这种抽象的艺术文本而已。而在我眼里,今人的很多隶书创作,大多偏于一隅,要么质胜而文弱,粗鄙有余而文雅不足,要么文胜而质弱,显得拖软疲沓,有墨无骨。在中国古代文艺美学中,自古就讲文采与骨力的结合,文采是由墨来体现的,骨力则是由笔来体现的,书法之笔与墨,是一个相辅相成的统一体,二者不可偏废。就书法而言,若有笔力线条而无韵致,则有骨无墨,若有韵致而无笔力线条,则有墨无骨。笔和墨,骨和韵,都是评判中国书画的两个重要元素。我喜欢隶书在文和质、骨和力、笔和墨上都把握得很好,不走极端。一个书法家除了笔墨技巧等基本功之外,最为重要的是艺术眼界和文化视野。艺术眼界和文化视野的开阔往往是决定一个书家书品高低的关键因素。从纵向上说,要学会遍临汉代各个时期的隶书碑刻,再参以篆籀笔意,得汉隶之精髓;从横向上说,要对当今书坛隶书创作趋势和动态有一个总体的客观的把握,能敏锐地捕捉到当代书法创作之动向和不足,并能够及时地调整自己的创作方向,予以学术地审视,从客观上拓宽了其艺术眼界和文化视野,使得其在创作时能够得心应手,线条挥运游刃有余。

当然书法创作需要心态,需要情绪的表达,亦需要丰富的想象,但更需要传统的积淀和灵感。只有深深的扎根于厚重的传统经典,感受时代的审美精神,结合自己的个性气质和追求,才能用笔墨演绎出自己灵魂深处的追求。对于一个书法家而言,如果不是从很早期就很用心,并一直用功地写中年写到老迈(天才除外),那似乎是颇难成为“一家”的,这样,他的平生创作,也就很不易被人们认作“书法创作”的。也就是说,真正的书法创作,是渐积于一生的习书历程中的,直到其中晚际,若成焉,则无字不是创作;若不成,则了无创作可言矣。检讨书史,这种现象很突出。所以,对于“书法创作”,或曰“个人风格”的创立,我个人更倾向于“认真而努力地随它去”。因为有创意的字,的确不是用现代理论指导着设计出来的,是要靠长期的书写,既练字又练手、既让千秋书法化我这独特的百年身手,也让我不断成长的身手,渐而新陈代谢以书法创作精神,这可是个相辅相成、相生相发的玩艺儿,一厢情愿是不成的。

总而言之,谈笔法技巧的高下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也是一个基础问题,越是基础性问题,越是容易混淆。关键在于,即使是万丈高楼,也是从基础开始,否则就是空中楼阁。说来说去,书法学习离不开笔法技巧,笔法只有从正确的临摹方式中获取,需要的不是同过去彻底绝裂,应该妥善地在过去这块既定的地基上不断的创新,否则就不会发展。对笔法的运用如果没有真实正确的领会,就很容易误入歧途,不是离经叛道,就是保守狭隘。

再谈笔法的内涵所在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52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