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国展也是一种对书法人心态的考验  

2011-08-21 14:5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展也是一种对书法人心态的考验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我时常在想,每到国展的时候,各地书协都在紧张而热闹的征稿和筹备当中,而举办各种规模的“国展冲刺班和参展作品点评会”,等等,就像一根长长的风筝线,在始终牵动着书法人的心。的确,在我眼里的国展,总是有那么多人写书法,爱书法,为她欢乐更为她忧,为她消得憔悴,甚至为她抛家舍业。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想来想去,我觉得,最根本的一条是我们祖先对书法的审美基因,在今人血液中流淌。毫无疑问,对书法的热爱、追求,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在我看来,既是一种学习书法的动力,也是一种压力,仿佛越来越觉得不参展,就似乎在书坛上永无出头之日,投稿吧又担心遭遇落选的尴尬,因此,国展真是一种对书法人心态的考验。

我以为,参与国展对培养自己的心理素质是有好处的,面对入展与落选,可以从中悟出很多学习书法和做人的道理,因为当书法转换为一种集会式的文化活动时,任何作者都要考虑的就一定不仅仅是笔下的作品自己看了怎么样,更要考虑专家评委和观众看了会怎么样。既然说到国展体会,我对作品就有其自身的形式讲究和风格要求,一是要基本符合人们的欣赏习惯的基础之上有自己独到的表现;二是要有较好的文化底蕴和功底,这样的作品一出炉,处心积虑,反复斟酌设计,不敢出哪怕是半点差错。因为,在国展角逐当中,即使你书法基础功底扎实,但作品形式不出彩,也很难引人注目,也极有可能在评审的瞬间被淘汰出局。虽说当下是一个极力追求个性的时代,人们竭尽全力寻求自己的展示方式,然而不幸的是,追风和赶潮的习性,反而使得人们首先在外在上大大失去了个性,这主要是人们的内心世界渴望得到充实和解脱,却又在一种难以言说的无可奈何中被占有欲蛮横地充塞着,自由心性被无情地排斥或是抛弃在私密的角落,甚至由此逐渐消失。我一直在想,参展作品一定要立足传统,鼓励创新,前提就是参展作品的传统功力要扎实,说白了,也就是临摹古人经典碑帖的基础功夫要好,在此基础上,能稍具创新意识,基本上就是一件比较成功的作品。但事实上,就目前国展的入展获奖作品来看,基本上都是在临摹古人碑帖方面做得相对较好,而在创新方面实属勉为其难,差强人意,这在古人看来,就是“有功无性”; 还有的作品,事实上基础功夫做得还很不够,按评委们的话说,就是“对传统的打入还远远不够”。这种作品,即使创新意识较强,但往往因为传统功力薄弱,无法达到理想中的艺术效果,也就是古人常讲的“有性无功”。可如何达到既有功又有性,这就是一个具有很高难度的问题,其实在短期内之无法做到的,一般而言需要数十年的磨砺和积累。几千年来,还没有发现有一个什么更好的办法能代替这一途径,因此,坚持传统是书法发展坚定不移的道路,没有什么可商量的。从这个意义上我们才能谈创新、鼓励创新,也就是说,我们在继承传统上,无论下多大功夫,下多大力量,强调到多么重要的程度,都是为了实现创新的一种投入,是提高创新能力的过程。只有使书法本体要求的全部要素得到熟练掌握,既包括线条,也包括结构、章法,也就是俗话说的“功夫到家”。但这里还须说明一点,功夫不是一个单一的时间概念,练得时间长不等于功夫深,那种“我写了几十年了,功夫很深”的说法是不科学的。真正的功夫应该是“有效的积累”,是时间、方法、道路、悟性的综合效应。是否继承好传统,说明了作者对传统规律和传统文化内涵的把握程度深不深,从而决定了作品的文化内涵和文化品位。一般来说,一件书法艺术本体要求到位的作品,就能保持一定的文化品位,绝不会低俗。现在看来,由于历代经典名作风格不同、时代不同,直接影响今人的学习、运用和创作,因而或多或少地而且是必然地表现在今人的作品中。这种取法的多样性,决定了今人作品学习古典的多样性。

按我个人体会,要学习掌握好古典的东西,首先就得多学习、多临帖,多学习传统文化,提高对经典碑帖的理解能力,理解深了也就能把握深了,临摹效率就高了;第二要提高现代审美能力。经典碑帖中有大量与现代审美相吻合的东西,比如旋律、节奏、空间、造型等等,如果我们现代审美能力不高,很可能就读不出来,发现不了,不能共鸣。目前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以现代审美意识去开掘传统,开掘出现代审美的洪流,使我们的创作从传统长河而来,又能站在时代潮头之上。既运用了传统,又表现了时代,谁开掘的多、运用的多,谁的成就就大,这也是由书法本体规律所决定的。在古代从一定意义上讲,把字写好就等于书法,比如汉碑等等,必须把字写好,还要清楚,便于识读,同时它也是书法。今天就不一样了,字写好了也只能是好字,不一定是书法,因为毛笔字使用功能基本上没有了,大家用毛笔时,主要是进行艺术创作,可见写字与书法的关系古今不同了。要把写字与书法艺术的标准区别开来,写字是以传达书写内容为主,以审美为辅,书法以审美为主,以传达书写内容为辅,这个标准上的区别划分,是有道理的。从书法本体的角度来讲,除健康优美的华章妙句外,应当具备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在笔墨的运用上,能写出高质量的点画线条,无滞无碍,不躁不浮,有情有韵,从而表现出万物之气流动的节律,体现出功力与技巧之美;其次,在点线的有序组合与形体结构上,要有美的形貌和姿致,动静得宜,顾盼有情,能给人以鲜活的生命感;第三,在总体布局上,字与字、行与行之间能够辩证地处理曲直运动、虚实开阖与空间分割,使之灵气往来贯通,以增强视觉的审美扩张力,要达到艺术精品,还必须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追求灌注生气于形式中的意蕴,以达到审美的最高境界。书法的这一审美的有灵化境界,充满了感情活动的色彩,既是书家智性的表现,又是直接诉诸心灵的抒发。

多年来的现状和经验告诉我们,新时期以来的书法作品,大抵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亦步亦趋食古不化,表面上看,非常传统,写颜像颜,写欧像欧,但实质上没有真正领会古人书法的精妙,而且这一类作者以能临像某一家或某几家为能事,终生如此,不敢跨越雷池半步,毕其一生也难有自家面目,终得“书奴”之讥。一种是对传统碑帖未能深入,浅尝辄止,似是而非,学书未几,急于出新,以三尺之索,汲七尺之水,毕竟不能入愿。所作大胆、张扬,尽管有很强的创新意识,但终因基础不实,空中建楼,难免堕入“野狐禅”之流,品位格调不高。前一种情况是作者缺乏好的理解认识能力和旺盛的创造力,或安于现状不思进取,或有心进取而无力求变。后一种情况则是急功近利的表现,或无视古法随意标举,或对古法无法深入,只好自我作古。无论如何,这两种情况都是不可取的,需要及时加以纠正,今后才有长远发展的希望。

关于创作的问题,其实就是在临摹基础上的延伸,也就是要运用临摹中学到的笔法、墨法、字法以及章法进行创作。临摹与创作是书法学习中的两个阶段,也可以把创作看作临摹的升华,从临摹到创作,这中间有个过渡期,所谓摹拟创作就是介于临摹与创作之间的过渡期,宋代的大书法家米芾自称是集古字,集古字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摹拟创作。然而,对于书法创作,我自己一直秉承着天然的敬重感,不只是在精湛的技法、动人的构思,更在于其深刻的思想以及内在的自我旨趣的天然流露,要学会以一个所谓人文的角度去关照世界、体味生活,处处是感知的力量、生命的张力。俗话说,抗心乎千秋之间,高蹈于八荒之表,这其中就含有书法创作对刹那永恒的思考。

国展也是一种对书法人心态的考验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76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