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苍 茫 的 意 境  

2011-09-14 13:25: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马铭书法作品集》有感

 近日,再一次翻开《马铭书法作品集》,那一幅幅精美灵秀、古朴遒劲的作品吸引着我的视线,面对着这精彩的作品,我不由地为辛勤耕耘在书法艺术天地的马铭先生而产生一种敬意。说实话,对于马铭先生的艺术表现,我实在是太了解不过了,在书法上,他又是一位倾心于斯,见地睿智、精深日益的有成者。可称得上一位很有希望的书家。因为他不仅有较高的起点,而且从其追求中,还可以看到他那敏锐的悟性,更为可贵的是他那无意在流行书风中与人争高下,也不以俗好的褒扬而自足,始终不移地在自己书法道路上广泛吸取传统营养的同时,刻苦磨砺技能,在深入地琢磨中,努力发展自己的灵性,为书法形象追求具有真正审美价值的风神和境界,实为难能可贵。
      读《马铭书法作品集》和回想近二十年与他的交往中,让我自然想起清刘熙载《书概》中的一段话:“与天为徒,与古为徒,皆学书者所有事也。天,当观于其章;古,当观于其变”。为此,马铭的学书过程就是这一思想的实践过程。我记得马铭先生在他的学书札记中这样写到:谁能深入传统的核心,谁即已在创新之中,即深入传统核心之途亦是出新之途,观古今书家,可证此言。说明他对传统和创新之间的关系及传承与原创之间的关系有着极为深刻的认识,也是他与古为徒思想的集中反映。看得出来,学书近三十年,他坚持取法乎上、溯本探流的原则,一直所认定的书法就是表现性灵、情志的艺术。他说:“古人创造的形式,为表现古人的性灵、情志服务,为后来者立下了辉煌的榜样,后来者当然要下大功夫向古人学习”。的确,这一点马铭先生做到了。
     纵观《马铭书法作品集》,给我总的感觉,每一幅作品十分讲究在书法方法技巧中的应用,也就是说,笔法是占第一位的。可见没有笔法,就无从谈字法、章法、墨法。所以在他的每一根线条中,不难看出对笔法的研究显得尤其重要。我们知道,历代书家、书论家对笔法有着非常深入的研究,并且给我们留下了极其丰富而且精彩绝伦的论述,尤其是其中的“万毫齐力”、“力透纸背”、“屋漏痕”、“锥画沙”、“折钗股”等,至今仍是指导我们学习书法的重要指南。可以说,在书法技法的研究中,对笔法的研究应该是长久的课题。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马铭作书,可谓毛笔在纸上运行时有意留下痕迹,这痕迹就是汉字的点画,我想,用同样的一支毛笔,由不同的人来写相同的一个字,结果是一人一面,其原因是因为每个人的运笔发力方法不同。而马铭写字时的状态,笔毫由于手臂的发力会发生各种各样的变异,因此,才有“唯笔软而奇怪生焉”的说法,他笔毫在不使用时,形状是锥状的,一旦濡墨落笔,锋毫即变,一写一变,所以写字时笔毫始终是处在变化状态的。可我认为,马铭在书写中发力控锋、调锋,在控锋、调锋中书写,这种书写过程中的锋毫之变,我们称之为“锋变”。可在我眼里的马铭,无论何种字体书体中的点画,其实就是书写时“锋变”的结果,怪不得他是那么的讲究笔法的运用,实际上就是要集中在怎样控制“锋变”的这一关键点上。其实,任何一个笔画,都是由入、行、收三个技巧环节来完成的。入,主要是完成笔画前端的造型;行,是完成笔画中部的造型;收,是完成笔画尾部的造型,而发力和锋变的各种技巧,也就集中体现在这三个细小环节之中,在这三个环节中,每一个环节都会直接影响一个笔画的造型。因此观马铭先生书法,可以说是用笔最基本的技巧环节,而对笔法的研究更是着眼于这三个具体的技巧环节。可见马铭在用笔上,几乎都是一种个性化特征的具体体现。应当说,他的很多线条就是运笔采用平均式的发力方法,极少重按轻提,锋变的幅度很小,点画线条粗细均匀,所以使得马铭的线条有着他自己独特而鲜明的“线性”特征。不用看整幅作品,只看一个字,就可以通过其“线性”特征断定为马铭手笔,因此可证,“线性”是构成个性笔法风格特征的集中体现。
     然而,更让我着实感到《马铭书法作品集》里大部分作品,仿佛有着八大和弘一法师的那种心境,于此可见,他善于悟解自然,师法自然。他不仅是用激情饱满的笔墨书写,而且是从长期以来涵蕴的审美心灵流出来的,不仅有了比较成熟的个性风格,洒脱率真、质朴劲爽,无强饰粉黛之意,有天朴自得之美。在欣赏者眼里,看似不经意之作,实是苦心经营之后匠心独运,绝无技巧的炫耀,确非技艺精能者不能至。首先,他有熟能生巧的用笔技能,观其点画纵横,笔势使转,坚而柔韧,急而和婉,几乎都是满怀激情一气呵成;其次,给人感觉如见其挥运之时,若闻纸上沙沙之声,而迅速是他行笔一大特点。我看到,他挥写真如急风骤雨,势不可挡,而仔细品其点划结体,却又萧散平和,意态自然,重笔不板滞,轻笔不浮薄,结密处不闷塞,疏阔处不松散。对于马铭来说,他能够将不同的审美效果很好地结合,反映其审美感觉与艺术表现能力的日趋成熟,这从他的结字中可以看到,全在经意与不经意之中,随笔势而成,既不见帖书的紧媚,也不见碑书的浑穆,意之所适,自然成形,无刻意为之的“精谨”,也非故意做出的“丑怪”。可谓奇不失正,正能含奇,审美效果恰在有意与无意之间达于和谐。
     我认为,马铭的这批作品即看不出帖书的形迹,也看不出碑书的面目。如果仔细品赏,就会感觉到点画之生动,结构之自然,都不乏帖书的韵致、碑书的质实;其风神意趣,确从传统得来,又从传统化出。马铭常常是抱着一种虔诚的态度,对待中国的书法艺术,几乎很少卷入当今的书法浪潮,他往往以静观的态度,去欣赏真正弄潮儿们的飒爽风姿,又鄙睨那些盲从者的偻形窘态。同时也以此为鉴,在不断的审视着自己的昨天和今天,而且又默默且明智的寻求着自己的明天。从他近年来的作品中可以明显看出,他对未来的思考充溢着现代人对传统的理解与提炼,蕴含着趋向多元的丰富,展示着不断超越自我的活力,表现着在否定中不断探索的自信与勇气,示人的是一种雅逸的风采和此处无声胜有声的境界。说他“默默”,是因为他把书法看得似一泓秋水。面对书法界的是非功利,分外地淡然。故而他默默,他淡定。说他“融融”,是因为他寄乎笔墨之情。闲适之际调墨以闻其香,神澜之时把笔以寻其乐。好友远来,异书新阅,遣情赋诗,辅氛酌酒。故而他融融,他忘机.

 

传承与原创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传承与原创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传承与原创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70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