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理性的思索和联想  

2011-09-21 15:1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理性的思索和联想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一直以来让我思考的问题,就是临汉碑,学习传统书法,不能不借鉴清代大家之杰作(如邓石如、伊秉绶、陈鸿寿、赵之谦、何绍基等)。因为清人对古文字、古书法趣味、气韵之领悟与陶醉,是以前所无,可能今后也难以再有。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书法是文人的艺术,或者说是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一种权力话语,除了艺术作品所必须具备的技巧性之外,其修养性、文化性也是必不可少地依附于这个话语的四周,起到支撑和肯定的作用。

因此自古以来,书法家的身份均与文人、学者紧密关联。说到学问修养对书法的陶冶和滋养,许多人往往想要探究读书多少与书法好坏之间的对应关系,其实问题的关键不在具体技巧,而在胆魄与见识。读书就要思考,可以开阔眼界,启发智慧,一个人通过读书和思考,便可以提高鉴别和选择的能力,对传统有自己的认识,对各种风格有自己的理解及取舍,这样在书法艺术上才能有自己的主张,敢于坚持自己的追求,而不是跟风向,逐潮流。正因为如此,古今许多文人学者不仅为人处世特立独行,书法也往往个性突出,虽不以技巧精妙炫人,却能以深邃而丰富的内涵耐人寻味。

我认为,在我国悠长的文化史上,当富有理性和艺术想象力的历代书法家,以他们的成功实践,赋予了书法以不同于其近亲绘画的本体和语言后,书法就以深厚的文化内涵为依托、以单纯而丰富的表现手法为特点,这在众多的中国艺术门类中卓然挺出。因此,美学家宗白华先生认为:“写西方美术史,往往拿西方各时代建筑风格的变迁做骨干来贯串,中国建筑风格的变迁不大,不能用来区别时代绘画雕塑风格的变迁。而书法却自殷代以来,风格的变迁很显著,可以代替建筑在西方美术史上的地位,凭借它来窥探各个时代艺术风格的特征。”如此对书法评价极高,可见书法早已是一门极其成熟的艺术。当然,书法在古代没有现代概念上的专业人员,而历代的书家,大都是勤于事功或精于著述的文人士大夫,所以书法只是他们“业余”的、贯串其日常生活的文化行为,因此,在书法的艺术性格里同时包含着实用的功能,而这两者的界线又非常模糊,由此就造成了现代人对书法的重新审视,引起了不同的定位和争论。但是,从文化背景和生活方式古今大异的情况来说,书法在现代必须激发出更加强烈的艺术性格和表现力度,然而,如果轻易地否定传统书法中的实用功能的作用,就不能真正理解书法的丰富内涵。从历史的角度看,无可否认,书法的发生发展全赖不同时期不同书体的进化和演变,而且,书法之所以能跨越时间和空间而兴旺发达,也是以它自身所具有的实用性为动力的。另外,又由于古人对文字天生的尊重,以及历代科举的要求,即使是实用意义上的写字,也无不赋予以具有艺术内蕴的法度要求。因此,这个看似实用性质的法度,事实上具有书法本体的意义。由此可见,谁想进入书法的殿堂,都不能绕开这个存在;谁想“一超直入如来地”,轻松地遨游于这个艺术王国,也只能是一个梦想。

我是这样理解的,书法庸俗化的根源,即是有的“书家”学古不深,在低层次上“熟练”自己的习气而到处涂鸦的结果;而浮躁现象的出现,虽是有的书家具有大力张扬书法艺术个性和追求自己风格的美好愿望,却是片面地否定书法共性的重要性,妄想凭藉聪明、或者引进一些与书法本体格格不入的表现手法去“一超直入如来地”的结果。这种过激的、幼稚的思想,是难以在悠长的艺术之旅上持久发展的,一旦等他们有朝一日成熟起来后,或许才会对书法共性的重要性有一个正确的认识。由此可见,书家对个性与风格的追求和熔铸,固然是自己的“终极关怀”,然而,必须在共性基础上的升华,才是唯一的道路。因此,我们不妨这样理解:传统书法的本体即包括了艺术功能和实用功能两个方面,实用功能是本体的低级阶段,艺术功能才是本体的高级阶段。所以说,一副好的书法作品,就是总能让人感受到有一种意趣存在,这是常人书法中鲜见的。也许这种意趣并不好懂,因为意趣这东西本来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它是用来感受的,而不是拿来表述的。那么书家该怎么去感受它呢?我觉得仅靠眼睛看是不够的,至少是不全面的,还应对书家的思想、学问、修养以及生活情趣等都有所了解,那时再回头来看他的书作的话,或许就会变得好懂得多。

   我想,书法一旦进入道的境界,不是如伪气功那样的自以为是的心理暗示,而是通过对笔法从量变到质变的磨砺后的必然升华——莫可名状的心手双畅的愉悦之感的充分享受。从技法层面上讲,笔法的功能首先是以线条为媒质架构汉字的“天然”结构。而这些线条不是简单的轮廓线,而是通过提按转折的平面立体动作和笔锋的调控行为,赋予其丰富的形态变化。其次,书家必须以整体的观念和连贯的动作,使这些各具形态的线条建立起有机的联系,生发出具有生命效应的笔势运动,从而使这些被称为点画的线条具有骨肉筋血的生命质素来,由此造成整幅作品的飞扬神采。在此过程中,由于书家对传统的理解、对审美理想的追求以及自身生命节律的自然输入,此时的笔势运动就产生了可以生发汉文新造型和行气章法新构成的能动作用。于是,书家就能深切地感受到创造新生命的巨大喜悦。因此,书法通过笔法而进乎道,主要就是体现在这个运作过程中。我认为这样的作品,就是审美主体的书家与审美客体的汉文之间“神遇而迹化”的结晶。它不仅打上了书家强烈的精神印记,同时也展示了不同作品的不同风采,即要使所书汉文形象具有生命感,而且不仅整体之生命感,每个零件均须有生命感,也就是每笔均须体现出生命的律动。所以说书法之最高境界,当体现出个性化的生命元气有节律之鼓荡与奋发的注解。

总而言之,随着近几十年来书法艺术复兴,使得书风大势与从前已有明显的不同,最突出的一个现象是当今的书家格外重视书写技巧和视觉效果,展览会上展出的或作品集中印出来的书法无不形式讲究,花样百出,对视觉效果的追求和营造不遗余力;而传统观念里的书法虽然也讲求技巧,但似乎更注重作者的修养、学识、作为以及风度等因素构成的综合形象与影响。对此从这个角度看,我更看重的恐怕是从理性的思索和联想,从书法以外去体会和品味,难道不是吗?

 

理性的思索和联想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69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