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在心灵飞翔的天空 去实现自己梦想的追寻  

2011-10-27 09:53: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心灵飞翔的天空 去实现自己梦想的追寻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对我而言,书法就像空气和水,早已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内容,又如佳偶相伴,朝也思,暮也想,因其而痛苦,也因其而快乐。因为一直勤于书法,也许这就是天命给予的宿命和本性吧。

我一直认为,在中国人的哲学世界里,书法艺术是一种生命的安顿,仿佛有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效。俗话说:石不能言最可人,古拙沧桑的气象,意思是说,在古代社会里,书法作为文人士大夫人格修炼的手段,并被赋予道德伦理的人格涵养,所以书法还是人格外化的结果,故而诸如“心正则笔正”、“人品既高,书品不得不高”的判断大量充斥于古代书论中。其实,在中国传统书法中,大量的书法作品以外的因素构成了传统书法的强大支撑,也正是这些书法本身之外的内容,促成了书法无法言说的魅力,也确立了书法在中国传统艺术中的统领地位。

有人说,从艺者皆知意在笔先。在我却认为,书法最珍贵的是意在笔后,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一个好的书家,能够将自己的生命历程折射在那远古的书法里,进而幻化为属于自己线条浑朴钝拙的美,方可称得上文如其人,书旨人生。然而,就书法而言,看的越多,越觉得是在看人生。可在我眼里,那些踏遍千山的脚步,看尽万象的眼睛,不过都在灵魂深处有痕迹的地方才会有洞彻心扉的触动,否则只是浮云一瞥。诚然,文人书法家作品的成功,不只在精湛的技法、动人的构思,更在于其深刻的思想以及内在的自我旨趣的天然流露,也就是说,艺术所给予我们的,是生命的自在,书法那瞬间的处理,是最接近人的生命状态的一种表现,其中含有书法家对刹那永恒的思考。以我之见,一个崭新的艺术文化形态,人人都应当能够从他们自己所处的层次上从中觅得一瓣之香,那是多层面文化气息所照应到的广泛性,书法艺术尤其应当如此。因此当我们观赏一幅书法作品、体验其中流动的意识形态时,能够理解其笔、墨、点、线、面、空白之中的韵致指向的文化意志,就已经从表层的艺术感知走向人性内在的对话。如果能神游于抽象与理性之外,在对方所呈献的审美气息中进行情操的问答,实质上就是对文化心曲所指的一次次把握,当然也是对彼此人性所在的再次感悟,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我学汉隶,喜欢追求一种古拙、恣肆的审美感受。然而,对于汉隶的出现,晚于秦篆,可谓秦代法律严酷,要求“书同文”,即书体统一为小篆。说来有趣,小篆细长、圆润、从容、温婉,与有秦一代的酷烈,迥然有异。然而,小篆书写起来难以迅速,因此结体扁平的汉隶滥觞于秦,兴盛于汉,既雄阔严整,又舒展灵动,富有变化,彻底颠覆了篆体的书写规则。在我写汉隶多年以来,无论是《张迁碑》的质朴奔放、浑厚博大,《曹全碑》典雅华美、俊秀温润,还是《石门颂》潇洒自如的波挑、民间工匠锲刻时的随意,我都能做到如同熟悉于自己的指纹,对于汉隶多元的美兼收并蓄,应当说不仅让我有了开放的心胸,其笔触也多了不拘一格的气象。在隶书创作中,我特别讲求书风之中传统文化的蕴涵和开笔之时观赏感的丰富性,喜欢有意拉长字体或压扁字形,其结体十分注意疏松和均匀,一般上长下短,字形上下通透开放,向上向下都有开口,讲究气韵流动,加强下部笔画的支撑效用,使字体在飞动中获得稳定感和厚实劲。此外,其隶书具备极强的装饰风格,因而我以为有些属于图案化隶书,格外的有一种特殊的审美属性。其实,于源头上去想,其书法似乎对于汉隶字型有所转承,又仿佛排斥刻风,无论阴阳;其字形偏长而圆润,工美而多姿。又因高度锻造线条质量,使其装饰性较强,装饰形式有变形和羡画等不同。流线顾盼,流畅通达,极其优美,尽现古意。虽未呈刻趣,然装饰书体十分华丽,曲线瘦而不硬,饱满流利,带有图案化风格,既有间隶虫书之趣,又有先秦刀币之意,但多幅隶书风格高度统一。看似单纯,实则稔熟,美在治范,十分难得。我认为,书法之趣乃非书法本身,它可以通达性情,笔墨亦受书家情感支配。古人有“书者,心之迹也”的说法;书、画、文章皆可“达其性情,形其哀乐”,书法创作表象只是写字,其实内含作者的审美和情操。

我想,书法绝对不应该仅仅是情绪乃至性情的宣泄,书法的技术是承载精神的,如果没有过硬的技术,其余的都不足谈。我也不相信,没有技术的书写能够承载和表露精神与学养,而书法靠养,但书法首先需要用什么作为载体来流露,技近乎道并不是妄谈。其对于自己书法风格的设计和改造与创新是由来已久,既不想重复前人,也不想拾人牙慧,而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加以改良和发挥。对此,在我上书法世界里,我不知道自己的书法作品,在评论家眼中如何,感受又怎样,但我知道, 自己一直在努力地通过作品来体现自己的追求。

   事实上,真正好的书法作品,表现的是真性情,而非扭捏作态,是古朴自然,是颓然天放,是点画处皆有情趣,是对生命的体验,是对美的解读和演绎。这可以说是我二十年来书法生活所追索的审美理想,也是我追求的审美风格。当然,这些都是我理想中的境界,达到与否或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于追求中体会创作的愉悦,体味超脱萧散的心境,享受纵逸抒情的畅快,从而感受生命,在心灵飞翔的天空去实现自己梦想的追寻。写到这里,让我想起古人所谓“风神骨气”,这实在是书法家最为难得的也是我们最为欣赏的那部分。《论语?述而》中记载的孔子“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的语录,确实是一个优秀书法家创作和人生的基本信条和原则,因为它事实上就是传统文化精神的本质之所在。所谓“技道两进”,正是理想的人格书格境界。又由于人格书格之间有着内在融和的紧密关系,往往它们作为贯穿一致的审视对象作用于书家本人的审美理想。我们知道,古代书法家和书论家均十分强调从根本上讨论书法艺术生命及其形式的“心画说”,它实际上又叫人格书格的精神融和说。韩性曰“书,心画也”。沈作喆在《寓简?论书》中归纳为“如为心画传神”,岳珂在《宝真斋法书赞?跋司马光集序帖》中提出“心画之作,为天下法”。由“心画”见书美。《书谱》中云:“阳舒阴惨,本乎天地之心”。阳气系生命之代表,万物生机来源于天地之本心。我们注意到,这里压倒性地肯定的是书法艺术阳刚之美的崇高地位,乃至书法以阳刚之美作为基本特性的天经地义的合理性。所谓“天地之心”,由此,既是天经地义之人性化,又是人心根本的哲理化,其实这是好多人浑然不觉的事实。
   而于书法艺术的追求,我更加崇尚自然、拙朴、简洁、自由与澄明。按常规来说,我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传统,并一直在新的立足点上对于传统进行批判的继承,所以其实不存在什么更多地回到传统上的问题。我还以为,如果多一点问题意识,多一点探索意识,多一点讨论意识,这对于书法创作应该是一件好事吧。

在心灵飞翔的天空 去实现自己梦想的追寻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95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