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当代隶书创作的追求与尝试  

2012-02-07 19:4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代隶书创作的追求与尝试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最近,看到一个当代隶书提名展,让我感想颇多。总的感觉,多数作品取法是宽博的,其中涉及了诸多汉碑经典和汉简书法,同时又受到北魏墓志与民间书法的影响,可谓面貌多样,这是经过长期研习之后进行合理取舍的结果。可又仔细品味,觉得有些作品,包括章法、结字、用笔、用墨等方面,在视觉效果上既没有表现出传统元素,又明显缺乏现代审美趣味,尤其在隶书的形式构成上,更是缺乏一种生命力。那么,当代隶书的创作有什么特点,是根植于传统还是背离传统?隶书创作发生了怎样的审美异变呢?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和探究。

针对当代隶书创作,一些书者向汉代书法资源取法时,对取法资源缺乏深入系统的研究,只是吸收一些形式和技法方面的东西,总归是一大缺憾。在传统隶书中,要求笔笔中锋,讲究“无往而不收,无垂而不缩”,用笔要求迟涩、沉着,能够积点成线。但当前的隶书则大量使用偏锋、侧锋,并突出轻重、枯润、疾徐甚至浓淡的对比,点画的形态、线条的质感都与传统隶书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极大丰富了笔画的表现形式,我看这是一种创新。凡取法《史晨碑》、《曹全碑》、《乙瑛碑》包括《石门颂》、《礼器碑》等风格的隶书作品,皆线条表现非常单纯,而取法《张迁碑》、《开通褒斜道刻石》、《广武将军碑》、《好大王碑》以及秦汉砖瓦文字的隶书作品,甚至篆隶结合,行草杂糅的作品,却受到人们的喜爱。我发现,当代隶书创作无不受简牍帛书的影响,而简牍帛书从艺术的角度考察,大部分只能看作是书法资源,不能作为直接临摹的范本,要从中吸收艺术的营养,就必须进行艺术提炼,才能应用到书法创作实践上来,方能化腐朽为神奇,更加需要书法家深入的学习和研究。反之,就无法吸收这些资源所含的营养精华,只能流于对其形式和技法的简单模仿。我们在欣赏或者研究汉代隶书创作的时候,往往习惯上把每一个创作者首先是作为一个风格的追求者来看待的,也就是说,我们会首先追寻某位元创作者的作品作为某种风格而存在的意义所在,我们此时关注最多的是作品同作者之间的关系。如清代隶书创作代表人物的金农,就在自己的创作里面公开的喊出同能不如独诣的创作主张,并且影响深远。就金农本人的隶书作品来说,我们同样首先关注到的是他的漆书作为一种个人风格来展开话题的,比如他的这种独特表现形式蕴涵着他本人什么样的表现需求、在他的这种表现形式的形成过程中间有着什么样的心理的思维的作为内在支持、在他的独创性与传统之间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以及如何实现从继承到创造的转换等等。可见,他们的许多睿智思想和独特的见解给后人以启发和联想。而当代隶书创作的异变现象并不是不要传统,而是一方面继承传统,一方面开拓创新,是正确地分析和理解传统,将传统经典融会贯通,在隶书用笔用墨、结构造型,章法布局以及书写材料等方面,深入挖掘,强化创作意识,充分张扬个性,从而形成自己的风格特点。

该如何写好隶书,有人认为必须出现明显的波挑和波磔,写得平扁飘逸才是正统的隶书。其实则不然,历史上秦和西汉时期的隶书是没有明显的波磔的,正如胡小石先生在他的一幅隶书作品中的落款所题“笔无波磔亦隶也”。依我看,隶书创新的方法很多,特别在当代,由于多元化文化的发展,书家们越来越注重个性的张扬,再加上出土文物的丰富,可以借鉴和取法的资料日益增加,人们不再满足于只从正统汉碑中吸取隶书的精华,而是更多地着眼于早期隶书,像简牍、帛书、摩崖、石刻等。例如《西汉武威仪礼汉简》、《开通褒斜道刻石》、《莱子侯刻石》、《马王堆汉墓帛书》等,包括西晋时期的《好大王碑》和前秦时期的《广武将军碑》等,都能从中寻求到隶书创新的方法。无论是方笔的《张迁碑》,圆笔的《石门颂》,方圆兼生的《乙瑛碑》、《礼器碑》等都是向两侧延展的扁横趋势,看上去内部空间也是以扁长为主,其隶书的现代与古代最大的区别或许就在于线条的质感。具体表现在点画起笔和收笔,线条无论直线圆曲或波折,一定要有力感,或劲,或畅,或厚,或重,或苍,或涩;点画,或方,或圆,或刚,或柔皆是含蓄的。其实,学习成熟时期隶书的技法,有一个问题是很容易凸显出来的,这就是太成熟的技法容易流俗。这不光是书法,其他任何思想文化都是如此:形成期和发展期都很好,鼎盛期当然更好,一到鼎盛,就必然有很多去学习,学得人多,必然促使之很快成熟。成熟的重要标志就是形成流派,流派一出现,这种文化或者艺术就要衰落了,衰落以后马上流俗,到了这些流派的晚期末流就已经俗不可耐了。正如康有为评价汉末的隶书:“汉末波碟纵肆极矣,久亦厌之……”。因此就要求我们避免流俗,避免有两种,一是不取末流之法,这很容易,只要稍懂书法的人都能做到;二是取了上乘之法,但是取来法以后,有的人修成佛,有的人修成菩萨,还有很多人则流落入野狐禅或恶鬼道。这就要求在技法之外下功夫,多去深入了解我们的传统文化,透过技法学习体会我们的民族精神,是重要的法门

翻开中国书法史,隶书的产生和演变经历了三个重要的时期:一是秦汉时期,即古隶和今隶时期,这一时期的东汉是隶书发展最鼎盛和最辉煌的时期;二是唐代,即隶书发展的守成时期,或称楷书化时期;三是清代,是隶书中兴、流派纷呈、名家辈出的时期,也是隶书发展的集大成和总结期。秦汉隶书是隶书发展的辉煌时期,博大雄浑,古朴厚拙,风格多样,流派纷呈;唐人以楷法入隶书,规矩多于变化,程式化严重,是隶书发展的过渡时期;清代隶书继承和发展了秦汉隶书的传统,吸取了唐人的教训,以篆书的笔法写隶书,如邓石如以篆书入隶,赵之谦以魏碑入隶,伊秉绶以颜楷入隶,何绍基以行草入隶等等,都取得了突出的成就,使隶书出了新意。对于当代隶书创作的现状,隶书作品中所表现出的审美走向,师宗汉碑几乎成为隶书写手的一种来自本质的选择,这或许是时代对我们的要求——探询能够构建我们这个时代的隶书风格。从隶书的发展演变史看,发展了两千余年的汉隶,任何人都很难单纯地在原地有所突破,只有突破正统汉隶本身的藩篱,才能发展隶书,历史上有不少的隶书书家都曾尝试过由其他书体来改造隶书。比如赵之谦,在隶书与魏碑的融合及侧锋用笔上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金农的“漆书”横粗竖细,“雁尾”变成了“鼠尾”,也极具特色。

那么,如何判断隶书的好坏,一是一定要接近经典,有出处,有古味儿;二是要符合大众审美取向,起到引领大众审美的作用。三是一定要体现一种个性,这种个性实际上就是创新。同样临一个帖,肯定每个人的面貌都不一样,每个人都把自己的审美取向、价值观加进去了,背后支撑的是你的世界观,是你对客观世界的感悟。所以学习隶书,尽可能追寻古人书写的状态,在创作当中,努力增加一些丰富性,做到书写的自然性,同时兼取时人隶书灵巧之姿,拙朴厚重中寓含飞动之气,将草情篆意杂糅其间,加大作品的信息含量,颇具匠心,这也是当下隶书创作的一大特点。

的确,一个书家由不完善走向完善,由不成熟走向成熟,在我看来是一定要经过先专、后博、再专的过程。然而,趣味性的过于张扬,可能对展厅效果的强化不无好处,但隶书纯粹性的不断流失可能也会导致汉隶精神的消解。我倒是觉得,作为一个有志于学问、书艺的人,长期的书斋静守,刻苦用功是必不可少的。读书、临池,都需要在超逸中下实际的功夫,来不得半点虚假。但在这个过程当中,还需要讲求好的方法,方法得当,则无不如意。方法失当,则空耗岁月,因此,个人天分以外,有无名师点拨,就显得非常重要。有时候,哪怕是有一位高人能够及时告诉你这种路子走得不对,都是极为幸运的。变则通,通则久。在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创新是一切艺术发展的特征,隶书当然也一样。

当代隶书创作的追求与尝试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188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