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书法家要善于发现  

2012-03-20 19:5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法家要善于发现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我一直以为,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书法家,首先要学会发现。

有一天,让我真的发现了,在我身边就有那么一些书法人,只知道玩命地毫无目地临摹、创作,他们这种学习方法太死板,太机械了,我觉得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依我看,书法家恰恰需要去看,去发现、去总结、去思考,然后从发现这个角度上出发,来指导自己的临摹与创作。

当然,每一个人对于发现的理解不同,一是指前人的发现,二是对自我的发现。也就是说,如何去发现,对于一个书家尤为重要,比如,古人有些优秀的东西就在眼前,却未被发现,究其原因,是学书者不能从发现的立场出发,也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这就导致了有些人临了一辈子碑帖,当离开碑帖后,却无从下笔。我发现,很多人认为只要每天临上两三个小时的碑帖,天长日久,自然就成了,其实这种想法是很可笑的。严格意义上讲,发现和扬弃是并列的,发现优点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发现不足。比如在学习《石门颂》隶书,它的结构是放逸旷达,可我看多数人把《石门颂》的字写成放逸开张,一个字这样可以,但一篇字就不行了,就要有收有放、有大有小才行。还有许多人把石门的线条写成一样粗细,就没有了生气,也缺少了变化,这是因为我们发现古人的优点很容易,而发现古人的缺点却很难,这都是由于后人对前人的崇拜所造成的。看来,我们更多的时候是用膜拜的心理,去看待经典,看待前人,看待我们的老师,而不去发现他们的缺点。所以作为一个书法人,要善于发现古人的优点,同时还要善于发现古人的缺点,从缺点里面找出突破口,会更有意思。只有发现其缺点才能做到扬弃,去弥补不足,是否在这方面下功夫,也是一条学习的出路?

我喜欢写隶书,是因为我发现汉隶的力量可以穿透时空,永远影响我们的审美心理。于是,有时间我就会打开《张迁碑》《鲁峻碑》《谷朗碑》《石门颂》《西狭颂》等等,一字一字地临写,从中悟其深刻道理。说实话,每次临写汉碑的那一时刻,就仿佛自己化入了有灵魂的语林,而内心世界激荡起的精神火花,又仿佛装饰了自己烫金的旧梦。为什么说隶书的重要性能让我们有目共睹,这主要是从文字的演变来看,隶书,尤其是汉隶,其结体、笔法,直接繁衍了草书、楷书、行书,应该说隶书是中国文字发展极其重要的一种体现,一个环节。再从艺术的角度来讲,隶书则以全新的面目进入我们民族的审美历程,无论折笔的爽利,方笔的朴茂,侧锋的优美,都能使我们感受到中国文字的变化多端和丰富多彩的一面。我还发现汉以后的隶书作品,从结体的趋同,笔法的相似,风格的统一,多少让后来的书法家有一点茫然。感觉求逼真,会被人嘲讽为书奴,想创新,又找不到方向,认为隶书猗欤高哉,何人敢言征服?正如同大自然是征服不了的,面对隶书也不能轻言超越。可见,只有真正掌握大自然的规律,才会弄明白自己生存的位置,了解隶书的本质,同时我们还可以感受到隶书程式美的机锋,不管是秦隶、汉隶、唐隶,还是宋隶、明隶、清隶﹔不管是庙堂巨制,还是率性而为,都能让后来人心随笔动,笔从心来,一一探访,逐渐掌握隶书的规律,还可以调动书家对隶书的全部记忆,自信地回味着对隶书真挚的亲近,从隶书的体式,用笔的规律等等,分析着汉隶书法之美。

 其实,隶书最讲究“朴率”,应该是我对隶书风格的一个总体追求。我发现,一个朴,一个率,实际上是一对矛盾,朴是那种憨实、苍厚的感觉;率则是一种洒脱、一种奔放。我想说,当代人对书法的理解最缺乏的就是文气、书卷气,最好让朴与率之间既相互融合又互相限制,既要朴又要率,有时多点朴,有时多点率,而书卷气的核心,应该是书法家的文化修养。对历史、文学陌生,笔下自然苍白,即使耗费苦心,也难有人文景观,最终书卷气是一个人精神气质的体现。古人云,腹有诗书气自华,腹有诗书,情感丰富,思想活跃,腕下才有古今,字迹自有云烟,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然而,书法创作,在表层上看是一个技法问题,事实证明书法创作水平的提升过程首先是一个树立正确意识,不断匡正艺术观并促使其精神境界一次次升华的过程。试想,如果能把从开始学习书法创作到能创作出成熟的作品看作一个过程的话,那么这个过程一般应经历几个阶段,或者它们之间相互交织,使作者的书法创作之路更加宽广。

不管怎样,书法创作者首先应该是技巧方面的能手,技巧除了思考和领悟,还需要有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去训练。我认为,用笔最容易也最难,最简单也最复杂,主要是有限中蕴藏着无限。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用笔与结构不一样,在短期内,结构的高低错落大小方圆是可以思考,甚至是可以安排设计的。但是用笔没有时间和余地去设计与安排,它基本上是书家多年书学的积淀和自然的流露。当然最初有很多技法上的要求,如提按、徐疾、虚实等,可一位书法家一旦形成了自己成熟的表现手段,其用笔就会自然流露。所以用笔不仅代表着其技巧水平,更代表着其综合能力,而学养、审美、胆量、悟性等统统都在用笔上表现出来。可见,书法即从技到艺,技的目的是为了艺,艺常新,技无穷。然宇宙不是对立于人而独立存在的客体,同样,人也不是对立于宇宙而独立存在的主体,人从空寂邈冥的自然中来,又回归于空寂邈冥的自然中去。我们通常所说,一位优秀的书法家无处不与宇宙相感应交游,打开天眼看宇宙,天地之气、山川之灵,能使人得大宇宙观,能得大智慧,胸中藏着宇宙万物,便能进入“天人合一”的境界,才能在创作中进入不虑而知,不求而得的境界,人体自身的气也必然呈现在作品之中。

总而言之,传统是千年的积淀,是人们约定俗成的,它是书法中的普通话。倘若没有传统,即无共性,书法的创作与欣赏就很难在人们之间沟通,书法作品就无法实现其社会价值。创新就是在传统的基础上通过求异来体现作品个性,以证明作品存在的价值。书法最重要的一面就是创新,传统与创新的关系就是求同与求异的关系,求同的是基础,是前提;求异是提高,是升华;求同与求异是相互交织,促使书法创作一步步迈进。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过程是求同一求异一求异一再求同一再求异,不断反复的过程。的确研习书法的过程是一种莫大的享受,我发现书写时,精神自在,能使人保持良好的状态,人生最快乐的事,莫过于在经营笔墨的律动中享受到快乐,而在此过程之中,是痛并着快乐

在我看来,我的文学写作或者说是文学思考,对我后来的随笔写作发生了重要的影响。尤其书法问题本来就是文化问题,不从文化的角度来挖掘书法的奥秘,结果是不会乐观的。而时下论书法,从技法一元论出发,便削弱了书法艺术的深度。对此,在长时间的文学写作中,使我锻炼了文笔,懂得文章文采的重要,懂得作者的思想该以什么样的语言表述。应当说文学加强了我对书法的思考,书法也促进了我的文学创作,使我总能敏感地意识到,我的文学写作在这里能够找到落脚点。。

书法家要善于发现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著名书法家王学仲先生书法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104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