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书法创作应该有理论支撑  

2012-09-02 07:23: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法创作应该有理论支撑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日前余暇,有朋友问我,搞书法理论和创作,他们之间有着什么样的必然联系?我认为,搞书法理论和创作,他们之间并不是一回事,但是,任何事物都要用辩证的眼光去看待,也就是说,单纯搞书法理论研究的,属于鉴赏和评论,需要的主要是艺术鉴赏能力,有些搞理论的心里有,手上不一定能以书法的形式表现出来,但可以用文字进行比较精准的表达,通过理论同样可以使人受益匪浅。当然,搞书法理论的,只是要求综合素养好,眼力高,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做铺垫就可以了。反过来说,搞创作的人,虽说字写得好,可理论不一定就搞得好,使心里的好多东西未必就能用合适的文字表达出来。作为搞理论的,但也不一定在创作上有什么突出的表现,我想这并不妨碍搞好理论,如历史上就有很多著名的书法理论家其书法就不太好。平心而论,创作和理论都是书法创作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要片面地去看待某一方面,最好是创作、理论两手都得硬,那会更好,我不知道这样的表述是否准确。

客观地讲,每个书法家在创作过程中,都力求原创性,但这不是空穴来风,必须首先要继承传统。在我看来,写字,一定要符合章法和章程,创新要在遵守章程的基础上进行,不能放弃传统,使书法作品除传统经典的继承之外,更重要的是作者心灵的自由遨游。关键在于创作中一定要走出古人,作品里要有自己的东西,使传统因素应当融入作者艺术价值生成的造血功能,在书家表情达意时,它不再简单的是被模仿的对象。最终让传统的东西,化着诸多因素流淌在血液中,散发在情感里,这样的作品才会有生命力。所以我说,书法能进入艺术状态的,只有性情中人,书法艺术和所有艺术一样,作品是作者的人格体现,同时也是作者想象活力的产物。可见,“继承”和“尊重”就其主观自觉而言,具有很大的区别。

如何继承传统,实质上有主动与被动之分,其中包括不得已而“继承”和不自觉的随大流而“继承”。而尊重传统则不然,是指对传统的信仰、渴望与追求,并且对传统具有强烈的责任心和高度的继承自觉性。因此,尊重传统是建立在对传统系统而深刻了解的基础之上,其信念是坚定的,头脑是清醒的,但绝不是固守于传统的什么主义。同时,尊重传统还表现在坚持和发扬光大传统的精神上,牢牢把握传统艺术独特性的优势,并使其永远充满生机与活力。可在一般人看来,传统意味着“二王”以及以“二王”为代表的名家书法,这种思维在今天看来已经过于狭隘。不可否认,但有人认为,“二王”以及以“二王”为代表的名家书法是传统,它所达到的高度至今仍让人无法企及,但当我们从整个书法的发展进程来考察,他们也只能是传统的一部分,只是书法的“流”而不是“源”。其实,这一观念在清代的碑帖论争已经得以逐步厘清,取法的对象由帖学书派的名家书法进入到非名家书法,“二王之外有书”成为了共识,从秦砖汉瓦到“穷乡儿女造像”,传统的内涵大大扩张了,而20世纪以来甲骨文、汉晋简牍的相继被发现使得书法可取法的资源更为广泛。从古至今,学《兰亭》者多矣,自成面目者却如凤毛麟角,何也?右军书法无非“雄逸”二字,世人所学,往往不可得兼。有得其雄者,却失其清逸,有貌则无神矣;有得其逸者,则失之雄健,有神而无貌。得其貌者则过于刚劲,毫无其萧散清逸之气韵,犹如枯槁,嚼之无味;得其神者则过于圆滑轻浮,毫无刚劲端庄之态,犹如病姝,不能胜畅和之风力也。故人这些话的意思是说:世人尽学兰亭面,欲换凡骨无金丹,此之谓也。比如一幅有意境的书法作品,除了书法的文字内容和形质(筋肉骨血)以外,还有动态美和表情美(人格、气势),更重要的是,它必须体现出作者的某种审美理想和美的追求。在有形的字幅中,荡漾着一股灵虚之气,氤氲着一种行而上的气息,使作品超越有限的形质,而进入一种无限的境界之中。很显然,死守古人的东西是非常不合时宜的,而完全置优秀传统于不顾,书法也会变得不伦不类。因此,我们现在的创新,在传统的经典中都已经具备,我们要做的并非创新,而是去发现和提取,并利用自己的智慧重组,形成自己的面目风格。对于传统,也并非只有顶礼膜拜,即要善于发现古人的优点,同时也要善于发现古人的缺点,从缺点里面找出突破口,也是一条不错的学习之路。

从创作实践上如何既要坚守书法的核心,又要把书法中契合当代审美的那一部分提取并强化出来?要想做一个真正的有点意义的书法家,除了书法之外,还要去关注、涉猎许多东西,才能使得你这个内心更充分,更丰富,才能使得你的创作有更多的办法,你的笔下有多样的景观。也就是说,作为一个学习书法的人,不读书肯定是不行的,古人说:“读书可以明理”嘛。况且“略翻书数则,便不愧三餐。”学书之人,应对书论、书史要熟知,对中国传统的文、史、哲要有所了解。大家都知道,书法是我国传统文化艺术中最具民族特色的一部分。一位书法人,只写字,不读书,你对书法的理解和认识就会受到极大的限制,必然走不远,更不会获得真正的艺术真谛。我一直提倡书法家读书,多读书,很有必要,这也是每位书家必须具备的文化修养。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书法家,用不着提倡,也会自觉的加强书法以外知识的素养。当然,读书要活学活用,不要读死书,不要让书反过来束缚了自己的手脚。从这个角度说,书家要做到一种真实,就必须做到艺术的本真,要取得笔墨技巧上的精微,并逐步地向艺术本体和艺术本真靠近,就艺术的书法而言,即“技进乎艺,艺进乎道,道通乎神”的规律和法则。笔法是“技”,“艺”是形式法则,“道”则是“通乎神”的境界和精神。这是值得每一位书家深刻反省、反思的问题。

在当今书法领域,的确出现了理论与实践脱节的局面,具体地说,书法创作实践水平高的书家,偏重于实践,而史论趋于颓势。而史论水平高的书家往往其创作能力相对薄弱,在古代几乎分不清书法家与理论家的界限。另外,当代书家的现代文化素养基础的薄弱,同样也弱化了当代书法的人文价值取向。越来越让人感到,传统书法里面所蕴含的那些抽象的东西,如创作行为模式、思维心里形态、审美理想追求、艺术价值指向等,它并不是单纯指某个人所特有的行为内容的表达原则,而是支配整个社会群体的一种观念形态。这种文化精神是长期历史演进的结果,它不是那位圣贤的创造,而是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源于民族共同体的创造实践而形成的。写字即写志,书如其人,几乎所有书法理论都注意到了书法与其创作者的紧密联系,姑且不论这种理解的正误,但这足以表明传统的书学思想和文化观念。不但书法如此,诗歌、绘画也是用以表现作者主观世界的重要形式,是用以抒情写志的重要方式,而以书法表现得最为突出,因为书法在审美上具有时间性和空间性的统一:书法是用以表现文字的艺术,而阅读一段本身具有意义内涵的文字正是一种时间性的审美;从整体去观阅一幅书法作品,又能够获得空间上的美感。所以,通过书法来表达生命已经成为一种精神上的重要需求。

行文至此,我不禁联想到书法创作应该有理论支撑,有了理论,创作的格调才会提升。我想,现在多数书家对传统的书学理论修养贫乏,理论与创作脱节,作为当代书家必须要有雄厚的理论作支撑,才能产生艺术上的感悟力,才能焕发出巨大的能量,理念决定作品的风格,细节决定作品的质量。

 

书法创作应该有理论支撑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174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