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不问收获 但问耕耘  

2012-09-30 07:3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问收获  但问耕耘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实际上,每个人在自己的书法语境里都会有不同的感悟,就象临同一本碑帖,每次都有新感觉一样。但是书家的心却永远是孤独和孤单的,他需要宁静的沉思,在沉思中和古人的对话,肯定能慰藉孤单的心灵。每当回想自己曾经的临摹创作和到现在的渐渐顿悟,一写就写了二十多年,总是把写字当成一种乐趣,如醉如痴,朋友看我像苦行僧,可我却乐在其中,孜孜以求。

的确,二十年来我从没放弃过对汉隶的研习,因为汉隶的博郁、朴茂、雄浑之气一直深深地吸引着我。尤其对《张迁》、《西狭》、《鲜于璜》、《杨淮表》、《谷朗碑》等隶书经典碑帖的深入研习,总能让我回到源头,追溯古人,始终把孔子的“夫好古敏求,则变化出矣”作为探索汉隶书法艺术的必由之路,通过传统来挖掘营养,并融入当代人的审美情趣,去追求古拙、朴厚,沉雄、淳雅的书风,在隶书创作时会准确再现而笔下生花。所以说,临摹是学好书法的关键所在,没有很强的经典碑帖的临摹功底,恐怕想搞创作甚至妄想创立自己的风格那就无异于天方夜谭。尽管临摹只是一种手段,而创新才是目的,但没有临摹这个首要的基础,创作也就无从谈起。

然而,对于隶书创作,我觉得易于入门而难于提高,这是因为隶书易写整肃而难于活泼,易成定式而难于突破,易入俗格而难成上品。也就是说,汉代是隶书发展的高峰,以后历朝虽有隶书高手出现,但已古法尽失。如清代碑学大兴,再次激活隶书,但终不及汉人高古,所以使汉隶成为研习隶书取不尽用不绝的源泉。我学汉隶,更喜欢工稳俏丽的《曹全》、《礼器》、《朝侯小子》;古拙朴厚可写《张迁》、《杨淮》、《郙阁颂》;沉雄朴茂可研《西狭》、《石门》、《鲜于璜》等汉碑,可谓洋洋大观,奇丽多姿,无法不具,有妙必臻,奇境绝异。当然不管学哪一家,首先要写其形质,要体会汉人沉劲浑朴的高妙气息,方能取其精华,得其精髓,以免坠入时人恶道;其次要反映在碑帖的选择上,重要的一个标准就是精,再就是自己的喜好,只有挑选自己喜欢的碑帖,才会有兴趣去临写。毫无疑问,师古是为写今,汲古是为写心,而抒发胸臆,表达书家的人文情怀和艺术追求,是每一位在浩如烟海的汉隶碑帖中遨游的书手的最终目的,最终汲古是我们手中的双桨,写心才是我们要抵达的彼岸。

在我看来,判断隶书的好坏,一是一定要接近经典,有出处,有古味儿;二是一定要符合大众审美取向,起到引领大众审美的作用;三是一定要体现一种个性,这种个性实际上就是创新。比如,同样临一个帖,肯定每个人的面貌都不一样,而每个人都把自己的审美取向、价值观加进去了,背后支撑的肯定是你的世界观,是你对客观世界的感悟。所以一定要有个性,个性体现一种创新,否则就变成标准体了。如许多人写字,不管什么内容什么场合,几乎全是不变,看起来很有个性,实际上是没有个性的,因为形式和内容是需要相互一致的。为此,一个优秀书家,要过技法关,就必须多临习一些适合自己个性和对自己的风格形成有所帮助的碑帖;不要贪多、求全,必须精而专,必须提高自己的综合修养和审美能力,做到多读书,勤思考。常言道:“学书在玩味古人法帖,悉知其用笔之意,乃为有得。”意思是说,用笔在书法学习中的重要,学习法帖、墨迹都要依循此理。学习墨迹,应以研究揣摩古人用笔为主,注意起笔收笔处的变化,点画的相互照应,注意提按的微妙转换,以及枯笔润笔的处理,浓淡墨色的运用,一定会比看拓本要容易得多。

随着汉隶学习的深入,我愈来愈觉得很多笔画的写法都要靠自己去摸索,这种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半创造的过程,也是不断领悟的过程。比如一些变弧为直 变画为点的笔画,汉碑里面有很多刻工刀尖表现出来的尖锐方折,是不是要用毛笔表现这种刀刻味,这就需要我们有所取舍了,把汉碑线条写的厚重圆浑,才会显得浑厚质朴魄力雄强,这些都要靠自己在学习过程中去感悟,并形成一套属于自己的科学方法,要从字法、章法、字源以及笔法之源进行系统的学习和深入的研究。我觉得,简牍隶书特别是秦简,含有极多的篆书元素,通过对秦简的研究,可以进一步了解篆书向隶书转化的过程、转化的方法,从而为创作提供比较合理的方法和技巧。而对汉简的吸纳,主要突出用笔的舒张自如,强调造型上的夸张和变化;线条粗细相间,转角方折,长短不一,点画飞动、跳跃,变化无端;在章法上,打破汉隶多方正平整和平均分布的常规,采用活泼多样的不受束缚的章法形式,有的纵有列、横有行,有的纵有列、横无行,有的纵、横不刻意去安排,有的字间距很大而行间距紧凑,文字大小、上下错落参差,这样可极大地丰富隶书的整体表现形式。虽说传统隶书要求笔笔中锋,讲究“无往而不收,无垂而不缩”,用笔要求迟涩、沉着,能够积点成线。但当前的隶书则大量使用偏锋、侧锋,并突出轻重、枯润、疾徐甚至浓淡的对比,点画的形态、线条的质感都与传统隶书形成了极大的反差,从而极大地丰富了笔画的表现形式。不再讲究“无往而不收,无垂而不缩”,使隶书与行书得以更大程度的结合,笔画拙朴浑厚而又不失洒脱自如,线条则充满张力,虚实对比得到极大强化,其艺术感染力更加凸显。我认为,其中更多的是要弄懂笔法是怎么写,或是分析古人的笔法是怎么写的,现代人的笔法是怎么写的。归根到底,我觉得最后就是要追求我们自己的书法语言,技巧语言,怎样去表现自己,用自己的书法语言、表现方法去阐释自己的书法观念、对书法的认识、对书法的理解,我想这就是最重要的。从临帖过渡到创作,很多人都觉得难,我也有同感,这是一个转换过程,的确要费点脑筋。然而,学习书法重在研究,临帖练字是对书法运笔用墨技巧的把握,研究的过程是对书法灵魂与真谛的感悟。所以我在每选一碑必反复体悟,采用多种当前吸引人的最新形式去临摹,逐渐地,在临碑的基础上加以发挥,尔后注入现代审美情趣,这样有意识的强化训练,久之,不仅做到了在临碑帖中创作,在创作中贴近古人,同时使自己养成了深入传统、关照当代的审美习惯。当然,从书法角度来说,我们要懂得笔法,记住线形,会处理结构,章法,会演绎才算从传统中有点收获。从线形去揣摩用笔,完成手势的还原。创作时,线形的多样性处理,结构的结字规律,章法的美学规律,都需要我们明白了解,而且训练有序,才能实现我们想要的结果。理性的分析就显得尤为重要。经典的作品,不会主动教你。这时就需要一种接近古人的解读方法,才能深入到传统经典中去。

也许是源于热爱,我学书法近20载,很庆幸一路坚持下来。我知道,有的东西,不能看结果,学书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只问耕耘,不问收获。也就是说,无论结果会是什么样,是坏的还是好的,但只要我们努力过,奋斗过,挣扎过,我想都会无悔,都是成功的。

不问收获  但问耕耘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164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