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笔耕自叙  

2013-04-01 10:51: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书体会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在书法探索中,我比较关注如何继承传统和如何创新的问题。无论什么人,在观看任何作品时,无论作品境界的高低,都存在很大的盲目性,这种盲目性就是对自己熟悉的默认和对陌生的排斥。所以在我看来,至于是否能够成为当时后世所公认的书法家,则不在于写法的称谓如何,而恰恰在于是否真正“得笔”?有没有真正领会和掌握古人用笔的技巧和奥妙?是否有自己的个性创造?对于以上提出的几个问题,我想,也是当今书家必须要认真把握好的几个关键性问题。

说实话,以前认为写字不一定就是书法,但书法一定是在写字。后来,真正进入到了书法的行当,反而有了一些困惑和疑问,觉得当下的书法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似乎已经不只是在写字了。之所以这么讲,乃是因为:书法在古人那里,只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日常书写,是“文章翰墨之余事”。而在今天,时代变了,观念变了,习俗变了,看法变了,书法便成为了一门专业性很强的艺术。如果说古人都是在写字,古代的书法家估计没有几个人会持反对意见的,因为人家的确是在写字啊!但要说今天的书法家都是在写字,很多人一定不会高兴,甚至会反感,认为你那几乎是在否定人家书法的艺术性,是在侮辱人家。而事实上,也不是古代所有的写字行为都会上升为书法艺术,当然民间书法固然也是艺术,但不代表古人的一切书写都成为了书法。这就有一个是否能传之后世的问题,有流传下来的实物为证,自然好做判断,反之则无从谈起。

其实,在每一个书家眼里,书法并非是一件简单的事,看起来只是写写字。但是,要从文化意义上讲,书法不简单,要求每一个线条都要有独立的姿态和丰富性,要求丰富当中达到一种和谐,要把这些丰富的线条组合成既有个性又优美的字型实在不易,因为写字不等同于书法。可见,书法的高妙在于解决矛盾的对立统一,即所谓得简之繁,得繁之简,得方之圆,得圆之方,得直之曲,得曲之直,得巨之细、得细之巨。无简之繁,即为复杂;无繁之简,即为简单;无方之圆,即为油滑;无圆之方,即为呆板;无直之曲,即为柔弱;无曲之直,即为鲁莽;无细之巨,即为粗野;无巨之细,即为小气;其实书法如此,其它艺术何不如此?人生处世又何不如此呢?然而,一个优秀的书家,便是得天之助、得地之利、得人之和的书法的“拟古”与“出新”者。还有什么比“拟古”而得古意、“出新”而得新意更令人欣慰呢?更何况每一个书家的书写惯性与古代经典确立的法则是有相当距离的,在临池摹习的过程中,都会消解部分古意而又保留部分习气,要真正得到”古意”是很困难的。但是,面对那些经典的书法作品,只要稍懂书法历史,书法技法与书法风格,便能读懂他的取法或“法”、“意”之间的微妙表达。让书写接近古人又能彰显己意,那就离“入古出新”不远了。我们总是期望“创新”,事实上书法在汉代以后,随着字体定型,风格与流派的形成和发展渐被后世书人接受且奉为圭臬,可以说几千年来字体没有新变,技法在继承中或有丰富,书风在继承中或有渐变,但都没有本质超越。也许这就是“书法传统”的伟大之所在。我常常感慨,古人在汉字书法里留给我们的空间并不大,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字体的演变,书风的变栘、书体的确立、流派的形成已然如斯,我们在繁荣书法艺术的进程中,往往是以敬畏缅怀之情,作继承大于创造的“拟古”,至于能在这种反复的“拟古”书写中,或在不同经典的相摩相荡里有所发现并有所表现。对此我觉得,隶书书创作式微的现状其实很难改变,这是时代的特点和要求,也正因为如此,当代很难产生能与历史大师抗衡的书家,不是我们不够聪明,也不是我们不够努力,现代社会发达的信息足以让我们享受到历史上所有书家没有享受过的待遇:我们每个人身边随便都能翻出历史上所有的经典资料,我们缺的是一种能够静下心来不事张扬、悠然自得、温文尔雅的心态。而隶书恰恰是最能够表现这种心态的书体,我们应该大力倡导:充分认识到当代隶书创作的价值和意义,汉隶的掌握帮助我们在写隶书的时候能够更丰富和厚重,也能够让我们在写隶书的时候更加灵动。在当代书法的展览中,把握好隶书的导向,抑制一些恣肆、张扬、太过表现的隶书,而弘扬一些不激不励的纯隶书书。倡导什么书体,什么风格,这种风格和书体就能得到发扬。所以要努力提倡书法家回到像古人一样悠然自然,温文尔雅的书写状态,真正的大家也许能够在这个时代出现,那一定是天才的书家。

我发现,尽管历代书家都学习汉碑,但离汉碑时间越近,隶书笔法、字法的继承越直接,越全面,越能表现汉碑的精神面貌,离汉碑时间越远,隶书笔法、字法的继承越间接,偏差越多,离汉碑精神越来越远,这是什么原因呢?大家都在学习汉碑,但学习的结果却差距很大,我想其中有两个原因:一是各个时间学习范本的不同,而造成技术性差异,二是不同时间精神追求的不同。当然,学习汉隶,一要用脑,细心体会通晓其里;二要心存敬畏,以古正己;三要因循规律,恪守方法,科学训练。其行必能入正途,而尽赏其笔,尽成其美。其简单在于少弯路。我见过很多人的所谓临摹,不是精确临摹,而是抄书,字帖整整齐齐的抄了一遍,自己很有成就感,其实字帖上一个字也没有掌握,如此“临摹”,徒劳无功!什么是精确临摹呢?就是把字帖中每一个字、每一个点画的粗细、长短、起笔、行笔、收笔、转折,空间的疏密变化都要表现出来,不但要照着帖能写,背着帖也能写,不但今天能写,明天还能写,一个月以后能写,半年以后还能写,这才算基本掌握了,这个字才有可能运用到你的创作当中。

然而,在我看来,当今有很多人在争论技与道哪个更重要的问题,有的人认为技术是初学者的事情,应重视道的存在;有的人则认为技术最重要,可我个人认为,这些观点都有些偏颇,因为技和道是相互依存、相互支撑、相互促进的,有什么样的思想就会选择和重视什么样的技术,有什么样的技术就会梳理出什么样的思想,技和道永不可分,同样重要。所以说,故观作者书,可识作者路。察作者书中意,便晓作者心。书作者其学、其识、其养、其智、其性、其情,尽存于书内,尽现于笔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窃以为,书法审美的构建,始于哲学,终于辩证。虚与实、静与动、刚与柔、巧与拙、曲与直、收与放等等,相生相映,相左相合。此不仅是手段,更是理性原则,乃至标准。于艺术实践中若能相逐相守,明辨慎行,当可至其远。此仅为余之浅识,提出供同道参考。

 

  评论这张
 
阅读(198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