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张景碑》的学术价值  

2013-04-16 12:3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景碑》的学术价值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如果说《张景碑》是以何风神气度独立于汉碑之中,那么,观此碑,纯粹是“端庄杂流丽,刚健含婀娜”而著称。在我看来,《史晨碑》端庄有余逸态不足,《曹全碑》逸态有余端庄不足,而《张景碑》则兼两者之美,中和二碑,正是此种风度,致使其精者,可谓在《史晨碑》、《曹全碑》之上。

其实,隶书风格多种多样,其章法也是变幻无穷,值得研究。而《张景碑》属行间茂密,字间疏朗的那一类,是汉碑最典型的一种形式,虽说与《曹全碑》、《孔宙碑》等较为相仿,可结字横势舒放,因而横向紧凑,使章法横向茂密饱满。相反,隶书的结字纵向收敛,上下字间反而更舒放,一舒一敛,使章法纵向空阔灵透,行间的茂密与字间的空灵形成对比。也就是说,这种风端庄而遒逸神气度渗透于《张景碑》的笔法、字法、章法三要素之中,而统摄于其抒情性与实用性的协调互推之内。可见,《张景碑》在视觉效果上与诸汉碑的迥异处,正是其风神所在,那些古人的“耳食之言”、“愚夫之见”便悄然潜入了我们不自觉的观念当中,这主要是近人更多的被动的接受古贤的推举,其不知古贤未见《张景碑》,而当代对《张景碑》的忽视或评价正是如此,窃以为,在很大程度上,汉隶则是以《张景碑》为典范的,可称得上汉隶鼎盛时期的代表作之一,即兼《史晨碑》、《曹全碑》之美;又法度严谨,使独特笔法表现的非常充分,其字法于规矩中见各自足之逸态,字口清晰,易于初学,可以成为隶书入门法帖。

《张景碑》全称《汉张景造土牛碑》。镌立于东汉延熹二年(159年),晚《乙瑛碑》6年立石、晚《礼器碑》3年立石。1958年出土于河南南阳古宛城门里路东,现存于南阳西南卧龙的汉碑亭内,共12行,每行23字。出土时四周皆已残缺,边文漫湮不清,而当中碑文清晰可见者,凡211字,其中重文55字,碑顶部碑穿隐约可见。字体是成熟时期典型的隶书,碑文为汉代公文体裁。应当说,《张景碑》的发现是当代书法金石学的一大发现,为研究东汉历史提供了可资参考的资料。《张景碑》属于汉碑中隽永秀劲一派,笔势波磔分明,体势横扁平整,端庄自然,是上承古篆,下开楷则的汉代隶书碑群代表。正如清代王澍所语:“隶法以汉为极,没碑各出一奇,莫有同者。”因而,作为庙堂正体的《张景碑》虽然出于文化功用目的而不得不对其所自出的早期汉隶——简帛、孽崖书法进行图式修正,但它却无法从整体上消除掉早期汉隶所具有的强烈的生命感,整体性力量和气势,由此,简帛、摩崖书法基于审美自由的生命原初力在很大程度仍然支配、影响着汉碑的风格生成,这也是构成汉碑千姿百态,风格类型多样化的一个重要史因。

从整体上分析,《张景碑》作品皆为典型的庙堂正体,因此,刻写具精,八分披拂,装饰意味极浓。由于受儒家中和美学思想的整体笼罩,因而,其审美范式在很大程度上消解了对早期汉隶庶民化倾向的遵循,将简帛书法的“逸笔草草”做了有效的限制,而使其呈现出情理交融,文质彬彬的审美风范。在笔法上,能充分吸取汉简笔法的飘逸灵动的基础上,又加以刀法的融摄,从而使线条呈现出刀笔结合所特有的遒劲肃括、内敛潇落的颜致,灵动飘逸,笔势开张,左右分驰,极尽其势,“虽规短整齐,一笔不苟,而姿媚却自横溢。不难看出,此碑直接由简帛书法演化而来,多数笔法充分吸取了汉简的灵动韵致,刀不掩笔,注重笔墨书写意味的传达,这是《张景碑》最大的不同点。因为庙堂正体,一为典重萧括,一为飘逸灵动,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对刀笔的不同倚重所致。而《张景碑》 笔画形态几乎全用圆浑之笔,也偶用方笔:如“土”字末笔,“屋”字末笔,“南”字长横起笔都倾向方笔“折刀头”法。然其出锋决无方笔,全以圆笔出之。或尖笔露锋如“匠”字磔尾,“延”字末笔磔尾等,所谓“露锋以纵其神”或圆笔敛锋乃至卷锋出锋者,如“所”字中的挑画和波画,“不”字的波挑,“列”字末笔慢挑等,均用回锋收笔,所谓“藏锋以包其气”也。正是这种圆笔的广泛运用,又加之此碑所用隶书主要特征笔画波挑上并不刻意用肥笔突出而具自然收束,使得此碑笔道圆润。婉通流畅,具有“玉箸篆”笔意。对此,在这种笔道行笔的表现上,此碑和《曹全碑》具有了相似之处。

根据《张景碑》的行笔特点,也是多用毛笔锋尖部位,而少用或者几乎不用笔肚,如果将先笔笔锋分为十等分,那么,此碑最多用到二分或三分毫。这种用笔“下过三分”也正是其波挑无肥画过分突出的原因所在。“隶书中的起笔作‘蚕头雁尾’,是一种装饰性特点的笔法,一些写隶书的人把这种笔法加以夸张或不适当的多用,格调低于汉隶,把‘蚕头雁尾’写的过分了。”此碑在这一点上,格调显然更高出许多唐隶、清隶乃至同时代的夸饰过分的隶碑。从这个意义上说,其在《曹全》之上,关键此碑笔画讲“平面宽结”当中的“平画”是一种视觉的相对“平”而决非纯粹的现实中的平。正如其它许多名碑一样,《张景碑》所运用的笔画在总体上感觉无一不平者,然大多笔画实际并不平,带弧度的笔画正是其奇逸之处,弧形笔道寓于平画之中,正如蒙娜丽莎的一丝微笑一般含蓄深沉。“四”字上平画呈上拱之姿,弧的正中转折点也正落于字的中轴线上。而当中两条短竖及两边竖画,都有一定斜度且对称着呈现相背状,在视觉上似乎是在中轴线某一点发射的四条线的片段。整个字呈现出完全对称的形态,上拱的横画及四张的竖画构成了一顶庄严神武的皇冠。“牛”、“正”、“土”的末“牛”上横微微上拱之意(碑中的大多数“宝盖”头的平画,大都呈上拱状)“治”字中“厶”下平画则作下凹之状,“守”字中宝盖头的末短竖,则有向内俯视的姿态微斜向中宫。“月”字内的两点,一平一斜,富有变化。“印”字左在短横右上斜,右部短横则向右下斜,而末笔竖画则与左竖相向,全字无一笔无斜度,然而重心却极稳。此碑点画变化也十分丰富,如捺笔在该碑中笔画变化就有多种形态。“教”、“敛” 除捺笔平压而出,而“丞”、“令”、“延”、“大”等字捺画则微微带有上挑之状。平压出者似“如来神掌”气压万象,四极安定;上挑出者,如“风卷残云”、 “鸿飞鸾舞”势欲飞腾。正可谓“一画之间,变起伏于峰杪”此其一例,其它笔画亦多有变态。

总而言之,以《张景碑》为代表的方园并用在书史上不仅具有风格类型价值,同时,也具有深刻的书体变革意义。可以看出,以为《张景碑》法度严谨,循规蹈矩,端庄而失之于刻板,艺术个性并不突出的观念是没有道理的。当然,此碑也绝非个性太强烈而具有排他性,正如徐无闻讲:“个性太强的作品学了变化不了,它的局限性很大,因其所含的普遍规律少,可供发挥的使用的就更少”。我个人认为,那种以个性著称的是不利于作为学习范本的,而《张景碑》的艺术个性寓于中和,而非夸饰,这是更有味道的艺术个性。当然从书法学习的角度来讲,《张景碑》可以而且应该成为汉隶入手的法书,因为《张景碑》的艺术风格无疑更具有史学认识价值。

《张景碑》的学术价值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张景碑》的学术价值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196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