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李元近期书法创作简论  

2013-07-21 11:47: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李元出版的这本作品集,我看后,总觉得有一种久违的味道,似曾相识燕归来。从创作路径看,总体上还是以行草书系统为中心,再向金文、篆书扩展延伸。依我看,他是在曲折前行的过程中创作的,可谓书中岁月,蕴含其中,真情实感,间或流露,属略有所获的阶段性小结。其中在他身上表现出的朴实和笔下流露的灵动令我倾慕,他不仅研习书法,篆刻也造诣颇深。

说实话,李元作品较之以往有很大突破,所谓突破,在这里是一个中性词,因为突破的作品是指相对比较成熟的,尤其对米芾的研究,从笔法的锤炼上,由笔实墨沉到笔灵墨活,渐渐接近了力实气空的高超境界。而对于结字,能够把握住笔势的往复提按,有心经营,无意为之,呈现出一派天真烂漫的迹象,说明他已经超越了亦步亦趋的模仿阶段,仿佛进入了一个相对自由的境地。对此,我对李元有一个基本判断,就是他对创作始终有着强烈的自我追求,并且强调技法而又不困于技法表现,追求作品的内涵是他的终极目标。无论哪幅作品,都可以找到源头,但都不是因循的,更说明他注重天真童趣的外表,但其骨子里,其线条的刚毅清健,用笔的收放攒捉,结体的拙中寓巧,章法的疏密纵敛,却分明有着多年积累的笔墨功力和苦心孤诣的审美追求。尤其赏读他的行草作品,犹如倘徉在浩瀚的书法艺术世界中独享其苍茫、大气、浑厚、静穆、古趣、雅致之艺术境界。

书法虽称“小技”,而李元却是通过这“小技”去通乎其“道”,学有真得、悟通大道。事实上,李元在学“米”上用功甚多,不但能取法乎上,而且结合自己的个性择善而学,更强化了自己的风格。观李元行草书,甚至落笔重而到中间稍轻,遇到转折时提笔侧锋,直转而下,生动有势,在较长的笔画中加些波折,以增强变化。例如在“钩”笔的使用上,最为典型,较他人的手法增加动作,增添波折,明显多了一个蓄势顿挫的过程。当然,“米”字的结体,可谓是随意赋形,奇正相济,变化非常丰富,以多姿多态来激起读者的情绪,以强烈的如大小、精细、方圆、聚散、虚实等反差来组合自然生动的群体。然而,李元聪明之处,就在于敢于违反常规、出奇制胜、穿插奇险、妙趣横生,具体表现在整幅行气上,采用局部打破平衡对称,求得整体的稳定,在横斜逆出、左顾右盼之中求得前后呼应,神守而气足。所以书写时随机应变,别开生面,从而大大增加了跌宕之致,看似不着意,然气局开张而紧密,这就是他把米芾书法的成功与特点归纳出来了的结果。当然,米芾《清和帖》通篇潇勉舒畅,欹侧质厚,柔媚润转,其挥霍翻腾之态,正如黄庭坚评述的那样:“如快剑砍阵、强驽千里”,又如米书《值雨帖》行笔豪放,洒脱不拘,圆转不俗,自有一番新意。怪不得,米芾尝自云:学书安贵弄、谓把笔轻,自然心手虚,振迅天真,出于意外,所以古人书各有所不同。相比较而言,李元在书写时还是劲量贴近米芾,十分注意心手两忘,常以魏晋法书倡导于人,认为这种体势平谈天真,古法犹存,尤其致力于米字的临摹与研究。也许回归于生命和性命的本原就是顺乎自然的规律,因此李元认为:米芾用笔强调灵动多变,锋用八面,爽利而有力,在侧锋配合转化中极见精妙,体势欹侧而生动,使转映带丰富而流畅。在章法上米芾则注意字对字的连续与大小穿插,造成既有疏密变化,又有贯气流畅的行气线,在参差、离合、连断之中,有时意到笔不到,有时则以轻重缓急改变常规,其单字不相连却如长河奔流,一泻千里。所以我发现,李元的线条结构严谨,笔法纯熟,转折处显筋节,提按时亦畅达,起落之间显锋芒,保持了线与结构的生动,在丰满而灵动的线条中透露出笔墨趣味的流动之美,彰显一种特有风神。

以上,我说李元的行草书有所突破,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那就是线条的力度、精度和质感的多样化较之以往有了很大的提升,隐藏于笔法内部深处的运动方式,既有别于先贤但又暗合了用笔之理,并能隐约从中看出他对传统的接续,堪为难得也。在篆刻创作上,李元一直遵循着临古,不复古,不泥古,不顽古,融会贯通,再悟新理、再创新意。从他的刀法中可以看到,上溯周秦古玺,下至明清流派以及当代篆刻,他都无不涉猎。时而大刀阔斧,似壮夫扛鼎,激情跌宕,风格或朴拙或粗犷;时而又精凿细刻,如淑女扶琴,飘逸典雅,风格或奇异或端庄。在我的记忆中,李元初期篆刻,其叙事策略基本不脱工致严谨的规范,但太过严谨容易产生板滞而压抑活泼的生命感。当他平稳地步入中期后,随着叙事策略的调整,那种水到渠成的小写意印风顿使符号能指的生命动态,在图像的言说过程中被激活了。这主要是他在师承传统、效法前贤的基础上,善于把握时代的审美情趣,以独立的视觉大胆取舍融合,其印文总是充满着写意性和情趣性。无论是朱文、白文都能表现的平衡典雅、整洁流畅,有些作品奇中见平、险中求稳。有些作品意态恣肆、苍古雄浑,有些作品则又方劲中兼具圆转,意味淳朴虚和,似天高流云,境界清幽。我觉得他的印很厚实、大气、耐人品味,所谓的厚实是指传统功力扎实,线条不空虚、不浮华、古致。而大气在印中表现犹为难,方寸之间若能展现大气象,这才是印中高手。譬如,刀法凌厉,章法宽博,大开大合,密而不局促,松而不散乱,这些都是大气的表现,所以让人有一股酣畅的文化气息和金石情韵拂面而来的感觉,因而他的篆刻可读、可品、可赏。

总括而论,李元凭借自己多年对行草、金文及篆刻研究的学养和积累的深厚书法功力,将其常年临书心得,参用前贤笔法,化于笔墨中。这些年,他不为喧嚣浮躁的外部环境所困扰,静下心来,把自己的灵性不是用来弄出几番花里胡哨的样式来,而是用在了文字之初形态的探索上,溯本求源,入古出新。就像深山里的花朵,无意于追求人们的欣赏,自然安静地开放,反而透出一种幽深静穆之美来。尤其在他的书法作品集中,让我品味出其具有沉静的创作心态,可以感觉到他决不会因这些年书坛变来变去的“流行风”而动摇自己的“艺术底线”,这种恒守自我的思想,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最后我想说的,虽然他这些年“专”与“博”并重,相互促进,无疑是一条成功的经验,但人的时间精力有限,战线太长、四面出击肯定顾不过来。“专”与“博”不可偏废,但必须有所偏重,只有“专”才能出精品,只有“专”才能撑起艺术的高度。其次,抓紧时间尽早补上汉隶一课,因为汉隶的艺术营养是最丰富的,也是最养人的,如果不吸收汉隶的精粹,可能会造成营养不良。也就是说,当今之世,可谓书虽曰盛,而实莫废于今,有贤者在,挽狂澜于将颓,李元其勉乎。

李元艺术简介:

李元,字典齋,號和蔚、隆父、釋一道人,天一元君,汉族,1963年12月生於山東棗莊。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期,研習書法篆刻藝術,其居曰:祺樓、和蔚草堂。現為中國書協會員,中國國傢博物館藝委會委員、客座教授,中華研脩大學藝術繫名譽教授,中國煤礦書協理事,山東印社社員,棗莊市書協常務理事。

其作品參加94國際書展,第六、八屆全国展,第四、五、六、八屆全國中青書展,第一、三屆全國楹聯書展,第一届屆全國扇面書展,第二届屆全國新人書展,第五屆全國篆刻藝術展,全國篆刻藝術展,全國近現代書畫展,敦煌盃全國書畫展、小品展,羲之盃全國書法大賽,皖北煤電盃全國書法大賽, 冼夫人盃全國書法大賽,首屆全國楹聯抒展。

 

李元近期书法创作简论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李元近期书法创作简论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李元近期书法创作简论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李元近期书法创作简论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李元近期书法创作简论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李元近期书法创作简论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李元近期书法创作简论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李元近期书法创作简论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296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