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以故为新 重在表现自己的话语  

2013-08-01 16:11: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一段时间,我写了一篇文章,题为《论当今世界文化多元化对中国传统书法的影响 》,因此有人问我,为什么只有在世界多元文化背景的关照下,重新解读中国的这种传统文化,才会有新的发现,会有好多新的发现。其实,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想让那些和我一样的书法人,通过认知、理解和诠释自己的民族文化历史,联系现实,尊重并吸收他种文化的经验和长处,与他种文化共同建构新的文化语境,的确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那么,如何面对世界文化多元化的交流与影响?依我看,也只有充分把握自己的文化特点,对其加以现代思想的创造性诠释,并增强对他种文化的理解和宽容,才能促成我们民族文化的多元共存。特别在相互融合的过程中,每一种文化都在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念和标准进行自主的选择,吸纳来自于异质文化的精髓,最终达到不断丰富和发展自己的目的。

有时我在想,为什么有一种人总是善于用自己天性里边的一些东西引导自己?看来坚持这个东西,才能够发展下去。我觉得这样的人非常聪明,就本质上在社会生活里面基本上是没有矛盾了,对人见人谦逊、温和总是在追求一种淡定,尤其是搞书法艺术的,他必须在骨子里有这么一种东西,这是一个人的发展方向,如果天性里边没有这个东西,就是后天再发展,但他也是有限的。然而,作为一个书法人对中国古典文化这一块,可以从他的书法、可以从他的文章里面,都可以看得出来。另外还有一种东西,那就是对现代文化潮流的了解,或者说是充分的把握,这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从传统一路走过来,或者说要不停的研究传统,我们用原先的一种思维或者标准来研究传统文化,研究不出什么成果来,只有用另外的背景来重新解读它的一个过程。我想这种方法,应当毫无疑问的有,在这个传统的基础上对现代感受的一种把握。还有一个东西就是书法里面的内涵,要有一种在民间生活场景里面养成的一种趣味,这种趣味可以说是一种自如的,可以说是一种率真的,可以说是一种天真的。由这些东西合成一个书家创作目前的这么一个境界,这种境界除了这种民间的以外,还要有世界多元文化对中国古典文化的这种关照,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东西,很致命的一个东西,只有有了这样的东西他才有了新的眼界,才能在书法创作里面呈现一种现代性的元素。如果一直跟着古人写东西的话,没有重新注入一种新的元素与活力,他肯定是做不出什么东西来的,也就不会有创新性的东西。

我一直认为,一个优秀的书法家,他的书法一定是“古质今势”,“今势”着重体现了现代人的这种审美观念,那“古质”肯定是传统书法里面的一种本质性的东西,要一直地为始末为核心,能做到这一点,我觉得这才是一种比较高的书法艺术状态。也就是说,在创作上要有一种理性思考,一个汉字造型是很抽象的一个东西,如果仅仅凭自己的手法把这个字创造得非常别致的话是很不容易的,因为中国汉字几千年经过历代书法家一代一代的不断地在设计,不断地在创造才走到今天。如果抛离了传统,所写的字就是个空的,你不知道这个结构是怎么编排的,你肯定不知道符合书法本体的审美——客观的一个大的审美,可能就是自己个人的一种东西。我想,大多数人对艺术创作谈思想性问题,大概会有一种抵触心理,特别是书法这种带有“视觉性”的艺术形式。当然,书法有视觉内容而且还很关键,但绝非视觉艺术。譬如西方视觉艺术的提法,有其专门意涵,而书法不是。书法的素材是汉字,这是独一无二的,书法的思想性又不是你写的汉字内容的思想性。好书法的思想性是什么?搞书法创作谈思想性有意义吗?我认为太有意义了。我非常认同这样的说法,因为每个书法创作者,首先得是个思想家,而思想的深刻程度恐怕对作品的深度乃至感染力有很关键的影响。其次,书家思想深度不一定表现在写论文、出专著上,一个卓越的艺术创作者最好的思想表达方式是“谈艺录”的方式,断片式的,闪动着天才的灵光,精警而到位。尤其在当今书法的交流日益频繁的时候,交流带来了许多益处的同时,当然不否认,也给书坛带来了很多弊端。具体表现停留在技术层面,形成了一种公式化的东西,其缺乏自己的追求,自己的笔墨如何传递自己的心声。我想从事书法的人都有这样的体会,当觉得自己的字没有进步或者说写不下去的时候,就要静下心来,心平气和的临临帖,或是在想要完成一幅书法作品之前也要临上一段字帖,然后再去写作品就会有心手双畅的感觉。有时候,我总感到书法这门艺术确实充满着禅意,也挺“怪”,有点像张果老倒骑驴,“退步原来是向前。”你越想所谓的“创新”,想表现自我,你的字就越俗气,反过来,你要是老老实实地回头加强临帖的修养,字也会接近古雅。所谓“现代派书法”创新喊得满天响,多幅作品摆在一起还是雷同,不耐看。反观近现代的书法大家们,他们不约而同地都强调临帖,但是欣赏他们的作品,确实风格多异,各有千秋。迷茫之时,应该看一看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再看看书法大家都是怎么走过来的,或许能有所了悟。所谓“蝇爱寻光纸上钻,不能透处几多难。忽然撞上来时路,始觉平生被眼瞒。”白云禅师的这首偈诗很有道理。如某些学习过一段书法的人,还没有真正掌握帖中的精髓,还没有“入帖”就急忙想着要“出帖”,其实真的“入帖”了就是“出帖”,“出帖”原是“入帖”时。有人说当今书法重技巧,轻格调,这个现象的确有之,但是对于这个问题如何把握和看待才是重要的,否则会误导。对于这个问题我想从两个层面来理解:一是书法的技巧锤炼是书法的基础源泉,我不否认书法最终是要靠学养和文化养,但是没有解决技术层面的东西,一切只是空中楼阁,无源之水。现在很多人没有用正确的方法去学习书法,没练几天字就想创新,结果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导致空谈创新却俗不可耐。因此我想书法最初需要解决技术层面的东西,也就是临摹,这是千古不二法门。当然不是说书法就只能停留在技术这个范畴,所谓技近乎道。书法发展至今我们不否认的确有些高技术低文化的现象出现过,这从某种侧面也反映了当今社会快节奏,人们追求名利,为生活奔波的窘态和浮躁。二是书法格调审美问题,书法的本质最终是要靠修养学养来支撑,靠你对传统文化,对审美意识的正确认识,对中国审美的哲学思考来展现。所以说,书法家加强自身修养,不断让你的作品充满哲学的思想成为有思想有创意的佳作。为人,为艺都要先正其身,我想搞书法的人首先要做到是一个纯粹的人。名和利需要大家的辩证看待,既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也不要不把自己太当回事。既不要一味清高也不要为追逐名利不择手段,一切顺其自然。展览有展览的规则,愿意参加就参加,不愿意就不参加,做个旁观客,如果你真有如此淡定的心态,谁上谁不上自然是如眼中云烟,快乐来源于心态,为何不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个现象,享受书法带来的乐趣呢?而非要去折腾那些得失造成的不愉快呢是书法的错吗?是谁的错吗?不是的,是你自己的内心无法放下在纠结。在我看来,学养绝不是说读书多了就有学问了,孔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书读多了,不去思考,不去消化,再多也无用,而整天奇思异想,不去学习,创新就成无源之水。我们不难发现,当今很多自诩学问不错的所谓的书法理论家,所展现字确实很多是不敢恭维的,甚至俗不可耐,连最基本的笔法都没有解决。可见书法的学养是要求要学而能化,而不是读几本书,就有文化。就像练武术,不是你把一套拳练到全国冠军就是武林高手,真正的武林高手还要把所学的技巧化为实战技巧,随心应用方位高手一样。对于一件书法作品而言,你对欣赏者所展现的思想应该是自然点,当你在作品中展现你的思想应该是有依据,有根源的,而不是天马行空,无源之水。你在作品中所营造的一种气场和氛围,如典雅的,如奔放的,如朴茂的,如灵动的。你所运用的一些元素,如虚实、轻重、倚侧,平正险绝,浓淡干湿,方圆黑白,空间等元素,是一些矛盾体,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元素整合,用哲学的中庸思想整合,处理好它们之间的关系,使之能不脱离美的范畴,使之变得品味十足,使之和谐统一,顾盼生辉。这就是我们作品的第二层意思。

从某种程度上讲,中国书法之所以那么充满魅力,是因为它是对中国五千年文明的浓缩。之所以让那么多人既爱又恨,在于他太难,他对传统的要求太多,对于传统包罗万象,对于传统文化的接纳浩瀚如海,这也是很多书法人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可能要用毕生经历研习,追求的原因所在。因此我说,书法作品并不只是简单的技巧表现,也不是文字的平铺直叙,而是要将这种看似简单的技巧布施于道,用于体现艺术家多彩的内心世界。临而习之,传承是根;博而化之,创作是本;没有传承,犹如无根浮萍;一味求奇,无法无天,便成怪诞。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意境。大家都知道,意境是一切艺术的情调、倾向和境界,也就是灵魂。换句话说,意境是写字和书法的根本区别,书法艺术创作许多人总以什么体什么体自称,以为临帖成型了就算成就。许多书法爱好者基本上是固定一个模式的,甚至几十年不变,我觉得不是好事,书法既然是一门艺术,那么艺术本身就需要创作变化。然而变化又不是目的,变化的目的是为了通过造型、用笔、用墨、章法等因意赋形,求变,求新,求奇,寻找形式与内容相统一的独特的美的意境。一幅好的作品,其笔势,气充神旺,线条流畅快捷,行笔不拘,挥洒自如。师古不泥,融古出新,个性鲜明,痛快淋漓。书法不但要有意境和扎实的功底,还得有风骨、有精神,只有这样才能称得上一位书法家。尤其对于一个书家而言,在努力提高书法功底与创作水平的同时,更要注意加强文化修养与哲学、美学修养,学习艺术史论和书法史论,提高综合学养。“厚积而薄发”,潜心钻研,将“养”与“发”有效地结合起来。书法水平的提高,既需要通过创作及展赛活动而“发”之,又需要常常能沉住气,静心去“养”。所谓“养”,在书法功力修练方面仍须扎根传统,深入碑帖,以此为常法,并从当代名家作品中兼获启发,以自我个性进行取舍,以求变法出新。若一味热衷于“发”,以至疲于应付,无心去养,势必很快就会陷入“两竭”(才气枯竭、功底枯竭)的困境。平时的修练(“养”)要求广,求深,求厚,创作(“发”)时就能达到游刃有余,既能发挥出创造形式美的超常艺术表现力,同时又能使之具有丰富的艺术情境的内涵,从而,使其作品具有强烈而持久的艺术感染力与震撼力。然而,一个优秀的书家,便是得天之助、得地之利、得人之和的书法的“拟古”与“出新”者。还有什么比“拟古”而得古意、“出新”而得新意更令人欣慰呢?更何况每一个书家的书写惯性与古代经典确立的法则是有相当距离的,在临池摹习的过程中,都会消解部分古意而又保留部分习气,要真正得到”古意”是很困难的。但是,面对那些经典的书法作品,只要稍懂书法历史,书法技法与书法风格,便能读懂他的取法或“法”、“意”之间的微妙表达。让书写接近古人又能彰显己意,那就离“入古出新”不远了。我们总是期望“创新”,事实上书法在汉代以后,随着字体定型,风格与流派的形成和发展渐被后世书人接受且奉为圭臬,可以说几千年来字体没有新变,技法在继承中或有丰富,书风在继承中或有渐变,但都没有本质超越。也许这就是“书法传统”的伟大之所在。 

在学书的道路上,我真的常常感慨过,古人在汉字书法里留给我们的空间并不大,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字体的演变,书风的变栘、书体的确立、流派的形成已然如斯,我们在繁荣书法艺术的进程中,往往是以敬畏缅怀之情,作继承大于创造的“拟古”,至于能在这种反复的“拟古”书写中,或在不同经典的相摩相荡里有所发现并有所表现。对此我觉得,隶书书创作式微的现状其实很难改变,这是时代的特点和要求,也正因为如此,当代很难产生能与历史大师抗衡的书家,不是我们不够聪明,也不是我们不够努力,现代社会发达的信息足以让我们享受到历史上所有书家没有享受过的待遇,所以我们每个人身边随便都能翻出历史上所有的经典资料,我们缺的是一种能够静下心来不事张扬、悠然自得、温文尔雅的心态。而我发现,隶书恰恰是最能够表现这种心态的书体,我们应该大力倡导,充分认识到当代隶书创作的价值和意义,汉隶的掌握帮助我们在写隶书的时候能够更丰富和厚重,也能够让我们在写隶书的时候更加灵动。在当代书法的展览中,把握好隶书的导向,抑制一些恣肆、张扬、太过表现的隶书,而弘扬一些不激不励的纯隶书。倡导什么书体,什么风格,这种风格和书体就能得到发扬,所以要努力提倡书法家回到像古人一样悠然自然,温文尔雅的书写状态,真正的大家也许能够在这个时代出现,那一定是天才的书家。难道您不这样认为吗?

 

 

  评论这张
 
阅读(166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