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学习传统要不断增强笔法意识  

2014-03-17 08:58: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古代笔法理论形成以后,从此书法家写字就一直在遵守笔法。据传,早在东汉时期,蔡邕就著有《笔诀》传世,并一直被书家视为至宝引用至今,可见古代文人将笔法当作秘诀。据史料记载,那时的人都很保守,绝不轻意把秘诀告诉人,当时有位叫韦诞的书法家,是蔡邕的学生,藏有蔡邕的《笔诀》,另一位书家钟繇想借《笔诀》看一下,但遭到拒绝,钟繇为了表示诚意,竟用力捶胸到吐血昏死过去,然而终究没能看到《笔诀》。韦诞死时,把《笔诀》作陪葬品埋入墓中,而后,钟繇派兵丁挖墓得到了蔡邕的《笔诀》,从此书艺大进。传说虽不足信,但足以证明笔法理论的重要性。

对于今天而言,蔡邕的《笔诀》(《九势》、《笔论》)究竟有什么奥秘呢?涉及到那些书法技法、书家的情怀以及与外在物象的关系等多方面的内容,事实上最关键的一句话就是“圆笔底纸,命笔心常在点画中行”。这就是历来被书家一再引用,并视为毛笔字技法的重要法宝。当然不论写任何一种字体书风,都要有笔法意识,否则就是狐禅。根据这个道理,如何学好传统书法,不但要将笔法意识注入进去,还有向古人那样强调起笔和收笔的过程,最终以笔法原则加以提炼升华。

那么,书家又该如何深入到古人的作品之中去细细地琢磨,领会他们写字时的一招一式,的确这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所以有必要走进古人的精神之中,认真、细致地了解他们创作的心态、背景,这样便能更好地理解并把握其书法语言特征,从更高层次汲取古人书法营养,丰富我们的创作。也就是说,笔法是表现的基础和形式,在每一幅作品中,都必须被丰富的体现出来,这一种丰富是和作者的思想联系在一起的。毫无疑问,临古人的就必须窥探古人的思想,你写自己的就必须有自己的思想,而我们绝对不能在临写中简化古人的笔法。其实笔法,就是控制毛笔以完成理想线条的方法,它是在长期书写实践中形成的,它是书法的基础,其笔法的主要内容:是提、按、使、转的综合运用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们根据对经典书法家的书写习惯和作品特征分析及体会,对笔法给予了自己认为最明白的新命名,从而使笔法的称谓层出不穷。所以我认为,传统书法主要都以线条表现,所用工具都是尖锋毛笔,要使书法的线条点画富有变化,就必先讲究执笔,在运笔时掌握轻重、快慢、偏正和曲直等方法,称为“笔法”,即传统书法特有的用线方法。唐张怀瓘道《玉堂禁经·用笔祛》云:大凡笔法,点画八体,备于“永”字。故元赵孟頫于《兰亭跋》中云:“盖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所以笔法是书法的根本大法,一部中国书法史,很大程度上是笔法的演变史。尤其当代书法人,在笔法的运用上,业已打破传统笔法的种种藩篱,可谓风起云涌,仪态万千。有恪守传统经典笔法者,起呈转合,提按牵拉容让等等,一板一眼,自在风流。有在传统笔法之外,生新出奇者,横涂竖抹,各种可能,无所不用其极。可我觉得,笔法的开拓创新是一件大好事,书法形式的追求,可以不择手段,关键看效果。一般而言,书法从用笔发力方式讲,不外乎内擫和外拓两大方法,内擫用笔讲究中锋行笔,笔意紧敛,锋芒潜藏,运笔迟重,适宜于碑的书写(碑尚沉厚);外拓用笔强调中锋、侧锋并用,笔意展放,锋芒外曜,运笔轻快,适宜于帖的书写(帖尚流畅)。显然,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用笔方式,关于内擫与外拓两种用笔方法,沈尹默先生在《二王法书管窥》中作过详尽论述。他说,内擫用笔先须凝神静气,一心一意地注意到纸上的笔意,在每一点画的中心线上,不断地起伏顿挫着往来行动,使毫摄墨,不令溢出画外,务求骨气十足,刚劲不挠。而外拓用笔,多半是在情驰神怡之际,兴象万端,奔赴笔下,翰墨淋漓,便成此趣,尤于行草为宜。沈氏还认为,内擫是骨(骨气)胜之书,外拓是筋(筋力)胜之书。“二王”书法,代表着两种不同的用笔方法及其审美取向。可见,王羲之书法刚健中正,流美而静,属“内擫”之法,王献之书法刚用柔显,华因实增,属“外拓”之法。内擫近古,而外拓趋今。故秦、汉隶通行时期多用内擫法,草体创立后,开始出现外拓笔法。怪不得,古人对书法的学习多以家传笔法为主,这容易得精华,也容易拘于一家一派的门户之见。所以现代人的见闻,不低于古人,但失去的却是古典情怀和人文状态,看来艺术的心是相通的,而那份安宁与朴素、平和,大概要逊色于古人,这些差距,就不只是写字就能解决的,应当在提高修养,增长见识,才有助于手头功夫的锤炼。另外,好多人甚至不知道,传统的书写方式与今人有很大不同,其创作体现的是书写性,跟我们追求的气象是有距离的。列如,古代的书法家他带着传统来写书法,可今天不是,今天是书家凭着对艺术的爱好来写书法。我们今天跟传统已经有很远的距离,可是你要写古人的碑是古人写的。比方说汉代人,汉代的普通工匠,他认字不多,他刻的这些个砖,或用模子把字事先刻好,刻在模子上再把它制造出来,这个字我们今天看起来非常、非常得好,可是对那个时代的人来说,仅仅就是普通人的日常用字。那么它的制作过程我们不了解,他写的面貌是什么,写完以后做出的这种砖文和它有什么相同的、不同的,我们不清楚。这样我们学往往是一种错误的学习,至少是不完全的。古人整天生活在那个隶书的时代,他睁不开眼看到的几乎都是隶书,而我们今天是楷书,是印刷体的时代,我们看到的都是印刷体,你没有这种书法的体验,没有隶书的体验,但你硬要去追求两千多年前的隶书,应该说是相当吃力的,你很难进入到那种艺术氛围当中。我是说隶书的方笔,方圆兼用,不仅提高了书写速度,变化也多了,所以现在隶书要进一步发展:一是研究对传统怎么样深入理解,停留在表面现在。曾经有一种现象,“写”字的没有“做”字的好,做字的没有画字、描字的好,现在有所回归了,“写”字的多了。二是欣赏隶书和创作隶书,需要从更深入的理论层面阐发和研究。例如,隶书产生于先秦,成熟于汉代,当时的历史遗存文物资料具体有什么,社会和人文、自然环境如何,书写工具和书法载体怎样,这些都有利于人们拿握各个隶变时期隶书的特点和型制。其实,秦隶就没有波挑,封龙山颂就不是扁字形,即使典型的汉隶这些特点也不是绝对。如果我们深入到春秋战国到两汉时期简牍帛书之中就会发现,我们远没有学习到古代书法的精髓。古人一枚小小的竹简,可以让我们精神为之振动,但他写的文字我们可以辩识,为什么今天我们写不出那种韵味来?恐怕和我们学习不够深入密不可分,当然,古代书法与我们有历史时空的差异,客观上是无法复制的。大家都知道,书法的基本功分两种,一是有形的,一是无形的。有形的基本功是长时间的临习与笔墨的表达能力,即如古人所说的“笔冢墨池”之意;无形的基本功是我们对书法本体的认识、对创作能力的驾驭,还有对客观事物的认识、哲学意味的思辨,从自然和知识之中提取有用的具体养分的能力。前者是静态的,后者是动态的;前者是作者临摹古人的深度,后者是作者艺术水准的高度。两者动静结合,是完整真实的基本功,也是笔画写得好坏的最基本的法则规律。我的意思是说,传统书法讲究中锋用笔的“功夫”,其深度与广度都具有极高的审美格调和品位,即用笔的变化是丰富多彩的。因时代的不同,用笔的特征也在发生变化,加之每一个人的喜好,秉性差异,导致用笔变化的差异。但是不管用笔如何变化,如何有差异,近代画家黄宾虹所总结出的用笔“四要素”还是值得我们认真体会。这就是“用笔须平,如锥画沙;用笔须圆,如折钗股,如金之柔;用笔须留,如屋漏痕;用笔须重,如高山堕石”。这些可在我们平时所谓训练中仔细体会其中道理,亦可扩大用笔精神的外延。譬如书谱的笔法特点,是属帖学一派,露锋多,藏锋少,中侧锋并用,线条粗细对比分明,方圆相济,巧拙互用,使转特别丰富,线条节奏鲜明,变化多端。孙过庭的笔法比贺知章圆润些,比王羲之妍巧些,虽皆出于王,但王比孙厚重古朴,孙比贺厚重古朴,这是我在比较中产生的认识。另外,他与颜真卿是截然不同的,颜是浑厚,少见锋颖,如屋漏痕,而孙是爽利,锋芒毕露,调锋杀纸。通过这样的比较,便于把握书谱特点。开始学书谱,比较重视方笔,后经过实践,又通过如上比较,发现书谱圆笔也很到位。学书谱易涉浮滑,要注意涩行,调锋杀纸。当然,细节决定成败,忽视细节就是忽视高度,用笔的准确性决定了传达书者思想的书法语言的充分性,观察的深入性决定了对法帖精神领悟的准确性。而结体,也是一样,把各种对立因素找出来,如疏密、大小、轻重、伸缩、开合等,同时也要把它们协调起来。这些规律一般都知道,但一到临写时,就会把字写平板,问题出在不能自觉的运用这个规律,认识不够明确,读帖不够认真,走上只凭感觉、表面描画的歧途。尤其对结字的分析,一定要认真,通过点画的具体位置的分析掌握古人结字的思想,这里你有必要了解一下擒纵的结字原理。造势,就是要通过对结构的营造体现出章法上的律动美。而对于造势,我觉得还是顺势而为比较自然些,下一个字取什么势,要取决于上一个字的走势和收笔的方向而决定,字的大小变化还要根据笔头上所含墨量的多少来决定,再贯以流畅的气息,这样就会给人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如果强行把字扳正或者扳斜,将字形夸大或者变小,都显得很不自然。为什么要讲求笔法的丰富表现,就也是为了追求章法的表现效果,为了形成字组,体现一定得表现目的,为了打破原有的节奏,体现不同的表现形式。其中丰富表现的方法,就是要改变提按使转的方向、力量、速度、频率 ;改变入笔的方向,形成逆入、搭入、切入 ;改变收笔的方向,形成回收、顿收、放收 ;改变行笔过程中控笔节奏,比如加强提按,改变拧转方向,使线条中段呈现不同的表现形式。从中分析笔法丰富表现的作用 ,还可以了解古人塑造在章法的思想 ;可以建立学习笔法的正确思想,明白笔法的运用是根据具体情况来变化的,不是僵死的教条;要对行笔中间的控制和用笔进行练习,还需要对原帖笔法进行揣摩,体会他如何控制笔。对结构不要从平整的角度去改造,而是要发现其动态美,也就是动感,从中体会他的造字方法和思想,为以后的创作打基础。

大家知道,书法传递给人的信息,既有物质的,也有精神的。比如,“横平竖直、铁画银钩”,是关于物质的描述;“龙跳天门、虎卧凤阙”,则是出自精神的形容。在这句话里,“形质”显然是指书法的物质形式,从字面上直译,“形”就是“形态”,“质”就是“质地”,这都是指具体实在的笔画、线条和造型而言;“情性”,可以理解为“情感”与“性灵”,当然这是精神方面的相关表述。这“形质”和“情性”,一实一虚,有形有意,这就构成了书法的完整内容。但是,物质总是第一性的,精神的作用,必须依据物质的存在才能发生效应。也就是说,“虚”要依附于“实”才起作用,“意”只有通过“形”才能传达和接受。所以,具体落实到书法,塑造“形质”应是基本目标;对于各种书体,只有搞清楚“形质”的异同,才能真正明白“情性”的由来。王僧虔所谓“唯见神采不见字形”,其实只是一种诗意的强调意会的表达,假如真的连字也看不见了,这“神采”是无论如何也没法感受的。

总之,学习传统书法要有笔法意识,是书法学习创作中一个重要的技法要点,需要不断学习、探索、实践,才能逐步掌握。所以在书法艺术中,整个章法能体现作者的精神、气质、情感、境界等。具体到每一个字、每一个点画都是人的生命力的体现。人有动态,字也有,有呼应顾盼、斜正伸缩、相背相向。人做各种动作时,要通过重心来把握平衡,字也有重心与平衡。人有精神气脉、筋骨血肉,字也有,笔画之间要呼吸不断,字字之间要气脉贯通,笔画要有筋有骨,有血有肉,缺一不可。几人共处一室,得互相配合才行,一个字,点画之间,偏旁之间要配合。一个章法,字与字、行与行要配合。人做各种事情时,要遵循对立统一规律才能做成。写书法也要遵循变化协调的规律。这不都是人的本质力量在书法这个对象上的外化吗?而是人的生命力的体现。所以书家在笔法的锤炼上,要做到由笔实墨沉到笔灵墨活,渐渐接近了力实气空的高超境界,而对于结字:能够把握住笔势的往复提按,有心经营,无意为之,才能呈现出一派天真烂漫的迹象。

 

 

  评论这张
 
阅读(368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