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书法艺术具有文化与艺术双重性  

2014-05-05 15:19: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书法这一传统的文化艺术样式,从它的诞生到现在,始终具有双重性特征,即书法的文化性和艺术性。不论时代如何发展,其文化性和艺术性之间的比重,都在不断地变化和更替。其总的趋势是时代越发展,人们的认识越深化,斌予这一文化样式的艺术生命也就会越多。

由于书法具有独特的文化性,所以在书法史能留下名字的书法家通常首先是个文人,比方说,传世的书法名作也不只体现出单纯的技巧高妙,更重要的是书法作品包含了深刻的文化内涵,如被称为“天下三大行书”的《兰亭序》、《祭侄文稿》、《寒食帖》就是这种极富文化性的代表作。因此在我看来,学习中国书法并进而从事书法艺术创作的人,如果缺乏传统文化的修养,或对传统文化缺乏比较深刻的认识,就难以理解中国书法艺术的精髓和奥妙。所以当代书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方向就是对传统书艺和传统书学理论进行现代阐释。

那么,何为书法的文化性?我理解,在漫长的中国文化长廊中,书法始终没有脱离传播文化、促进社会文明的基本职能。在众多的文化样式中,书法始终充当着重要角色,在某种程度上书法成了文化的代名词,其原因主要是中国书法伴随着汉字的创造、发展、变化的全过程,也就是说,中国书法始终是一门书写汉字的艺术,它无法脱离汉字而独立存在。在古代,中国人往往把对汉字的识读和书写能力,作为衡量一个人文化含量多少和修养品位高低的标尺,并作为衡量社会繁荣发展和文明进步程度的尺度之一。因为书法正是凭借着这一强大的文化性功能和特征,在漫长的人类历史文化发展长河中,始终展现了它耀眼的光辉,成为文化人心追手幕的对象。

然而,一部中国文化历史画卷告诉我们,中国人正是借助书法的文化功能,谱写了中华民族的进步、繁荣和发展的壮观历史画卷。因此中国文字源远流长,文字是一种文化,书法艺术与文字文化有着内在的联系。所以中国文字没有走上拼音化道路,从其一开始就与书法有了默契,由于书法的原因,也导致了文字结构的变化及其使用,书法的发展与文字的发展不可分割,毫无疑问,我们可以从文字的文化性探讨书法的文化性。可见,中国文字是中国文化的载体,其形成有自身的体系,使汉民族告别了愚昧野蛮的史前无序的状态,进入到了文明的时代。在中国文字演变中,属于古文字系统的有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四种,当然,金文与大篆有重叠的地方。属于今文字系统的有隶书、楷书、草书、行书四种。这八种形体都与书写的简便和美观有关系,虽然随着时代的发展,今文字系统由于实用的因素而被人们使用,而古文字系统则只有书法家使用了。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书法是从中国文字中延伸出来的一种艺术,其发展变化,也同样影响到文字的演变。譬如书法中的“永字八法”,也是文字中的“永字八法”,从文字史可以看出,八种文字形体都是在特定阶段统一的结果,在一定意义上讲维系和创造着中华文化。从文字结构来看,每一形体的文字其造型皆有一定的合理性,具有极强的审美意识和哲学思辨,这种意识和思辨是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对此我们不难看出,在当代书法界,最困难也最热门的课题仍然是认识书法的文化性。严格意义上讲,书法是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体现,从其开始就维系和承载了中国文化。从文字开始,与其伴生的书法就具有了较高的文化性,透过有意味的线条,我们读到的是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精神。无疑,中国传统文化的变化,必然会引起中国书法文化的变化。对此从书法入手,可以为我们打开一扇通往中国文化的大门,发现其幽寂的意境。但我们也必须承认,在书法研究领域里,近年来成为热门话题的书法文化性正在走向空洞化,片面夸大书法的文化性,逐渐演变成了“书法载文化”的怪圈。这也说明,书法本身负载着历史沉淀下来的深厚文化内涵,书法之所以在中国的艺术和文化中独领风骚、永葆青春,不是在于它的表层艺术,而是在于它内部蕴涵着的深邃的文化。为此对书法的审美必须把它放到中国哲学观的层面。所以我认为,书法是一个文化的概念,而不是一个简单的艺术概念,书法应该是艺术而不是技术,这无论从它的产生、发展,还是从它所承载的内涵来讲,都是毋庸置疑的。

为什么说书法与中国千百年来的传统文化是不可分的?这主要是传统文化与书法有着一种无法拆解的因缘,所以说书法因文化而具有了灵魂。反过来,书法又以其形式美让文化放射出光彩。因此只有当文化作为书法的内涵时,书法才能够感人。比如说《祭侄文稿》之所以被千古传颂,不是简单地因为颜真卿的笔墨技巧打动人心,而更重要的是在于其背后的爱国精神、道德人品和文化含量。当然可以这样认为,书法是以文化精神打动人心,又以书法的形式美令人赏心悦目。历史上,有许多古代的大书法家无一不是大文学家、大政治家、大文人或者大学者。古代的文人可以不是大书法家,但是从历史上看,如果不是一个大学问家,绝对也成不了大书法家。列如,当代书法存在着一个严重问题就是形式的丰富和内涵的退化,所谓内涵就是文化含量,所谓退化,就是无论从展览抑或大赛来看,书法反映出来的都是偏重于笔墨的效果,而淡化了传统书法抒情达意的本质。书法必须以国学为根基,以传统文化为基础。所谓国学,就是旧学,在古代,传统文化的教育是从小就接触到的;而现在的国学教育成为了一门专门的学科了,很多书法家与传统文化都有所脱离。他们往往是学了书法之后再去补传统文化,虽然耗费了很大的时间和精力,却收效甚微。现在我们搞书法,经常套用西方的概念,把书法纳入一个学科,这就把书法推向一个单纯的造型艺术范畴,如果一味地让书法去接近抽象性,就会造成书法内涵的削减。从辩证的角度讲,能把字写好是技术,能把“情”写出来才是艺术,因此书法要把文化当主体,不能把简单的笔墨当主体。古人说书法是“小道”,指的就是技法方面。书法同时也是“大道”,因为它表现的是中国的文化、中国的哲学、中国的伦理价值以及中国人的人生态度等。“小道”可以悦人耳目,“大道”可以震撼心灵。古人说:“非志士高人,不得言其妙。”这句话说得特别有道理。书法是有生命的,不是僵死的,每一个字都是一个生命单位,书法是文人向社会发出的生命信号。由此看来,书法既是“浅学”又是“显学”,既是“简学”又是“难学”。书法既通俗又高尚。就是说书法既平易近人,又高深莫测。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认识汉字的人都会对书法有不同的兴趣,而且对书法也会有不同层次的理解,所以它有广泛的文化基础;但是并不是识字的人都能讲出它的深刻内涵和深奥的审美意趣。从中国文字史的分析来看,中国书法就是技艺的表达方式,其内在的是一种道的体悟,这是中国书法艺术本体之所在。因此书法的文化性就是书法的人化性,是书法家的主体性或者本质力量的对象化。其实书法的文化性,不是指某一个书法家在练习某一本字帖,或者怎样练习书法,或者读什么书籍,或者创作了一首诗文,而是书法家群体的一种共同特征,他们共同关注书法在宇宙中的地位,把书法视之为道的存在,而不是技法的问题。必然对书法的生存环境、本质、发展等问题做出回答,这样就形成了一种书法文化现象。书法的文化性不仅取决于书法家做什么,更取决于书法家活动规范、方式,是怎样把书法纳入道的范畴,从天人合一的模式中表达自己的思想和精神。

那么,又该怎样认识书法的艺术性?一般来说,古人视书法大抵同于写字,实用与欣赏向来是混合的,但更看重书法的艺术性。在书法家眼里,书法是一种艺术创作,他的艺术性表现在笔墨、结体、布局、神韵、情趣等,因而在书学上有"讲究墨法"、"计白当黑"、"动静之美"、"气韵生动"之说。 "讲究墨法",才能写出各种各样、千变万化的书法。墨法的主要表现形式有浓、淡、干、湿、燥、润、沉、浮、虚、实,另外还有湮墨、枯墨、飞白等。一般来说,书法讲究用墨的浓淡相宜,墨过淡则伤神采,墨过浓则用笔滞,应该做到"浓欲其活,淡欲其华"。墨法的表现形式对字的形质气韵有很大的影响,墨色的浓、干、燥、则易于表现阳刚之美;墨色的淡、湿、润则易于表现阳柔之美。墨色浓、干、燥,字的形体则易得坚实、厚重险峭之形质;墨色的淡、湿、润则易得空灵幽深之境界。古人在绘画上,笔墨并重,但在书法上,虽然也重视墨法,但和笔法相比,谈的少的多,以免有书画不分之嫌。现代书法早已突破了这个框框,很多书法家专门在墨法上做文章以求新意,创造出了风格独特的书法艺术品。古人云:"书在有笔墨处,书之妙在无笔墨处",所以"计白当黑"是书法布局中极为重要的,它源于老庄哲学。无论在书法的创作中或欣赏中须重视墨色所形成的线条,但也不可忽略空白处。书中线条美很重要,或飞舞、或圆润、或方正,都会给人以美感,此叫有笔墨处,古人书论在布局上提过:"有字仅存迹象,无处乃传神韵。"所以这个"无处"也很重要,甚至是更重要的"传神韵"处。一般人在书法创作中注意笔下的字形,以墨统帅白,而高明的书法家却手不看笔,注意力全在空白处,因为手已经能极其熟练地运用笔了,注意空白留得有疏有密,有大有小,使章法具有强烈视觉效果,并且又气脉贯通具有黑白对比之美感,这叫"以白统帅黑"就是要把"白"当作实际笔画一样统筹考虑,妥善安排。人们欣赏黑字,同样欣赏空白,所以要把这黑和白统筹考虑,使二者既和谐又要有对比变化。书体要有疏可跑马而不觉得其空,密不透风而不觉其塞,书法中的空白给人以神秘飘渺的美的意境,其意味是深长的。所谓 "计白当黑",是书法中的布局之妙,而书法作品中,表现出的动、静之美也是书法中艺术不可或缺的。然而静态美,是作品结构中要有立体感、层次感,要靠线条粗细、浓淡干湿的不同感受那变化的交叉组合之美;动态美是指作品中前后相继,有连续性,从而展示出美的动态的时间性,书写中,要从首行首字起,然后顺行而下,似美妙的音乐,节奏、韵律,就在这运笔的流动中体现出来,体现一种节奏感的美。既要有了笔墨和布局,还要有"气韵生动"之美,"气韵生动"是艺术的本质,历来是我国绘画和书法艺术理论的一个重要课题,它包含有畅达的气息、浓郁的诗情与和谐的律动等等,气韵是书法的艺术的生命线和主要特征。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也说"若气韵不周,空陈形似,笔力未遒,空善赋彩,谓非妙也,"而且谢赫提出"六法论"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传移模写。""气韵生动"居于首位。顾恺之在《魏晋胜流画赞》提出"以形写神"可见"气韵"是艺术的普遍规律,"气"是我们认识世界的一种最高观念,从宏观到微观、从具象到抽象、丛客观到主观、从生理到心里,天地、万物、心灵、艺术,都以"气"为万物之源、生命之本,它贯穿在书法家的心中,从而在创作作品中方能具有与宇宙相通的浑融之气。古人常有"一笔书"之说,并非指写一篇作品要一笔下来,而是指笔与笔之间虽不相连而意连在一起,这样才会有充满运动的、像八卦一样回旋的气。神"气"已有,再加以"韵味",就更难能可贵了,"韵"指的是旋律、韵律,在书法中即指笔墨形体等等,如同诗歌般音乐般的和谐,也是主体通过书法的创作、欣赏对线条的一种有节奏的抒发、感受,这当然要求对笔试笔意的熟练掌握与运用,如果技巧不纯熟,气势不相连,笔意不得心应手,还谈什么神韵?谈什么书法艺术性?然而运笔乃是受"心"所指挥的,它的目标是实现意境构思中的情趣和格调,一切笔墨都和这一目标相统一,韵味也就产生。我们可以欣赏一下王羲之的《兰亭序》,初看很平淡,若细致观察,便觉其笔势脉脉相通,清新活泼,显示出一派封建士大夫逸然自得的神态。这种神态就是韵律,控制韵律的意念出现在创作前和创作中,也就有了 "意在笔先"、"意在笔后"之说,"意"即构思,也就是想法,无论做什么事情,事前总要有一个构想,计划采取什么方式方法达到预想的目标。书法也是如此,动笔之前,对字体、用笔、章法、以及最后要达到的情趣等等,都要有一个酝酿、构思的过程,这种书写之前的形象构思,就是常说的"腹稿"、"成竹在胸",也就是"意在笔先",这个"意"有时是清晰而完美的,有时只是有个大致而朦胧的轮廓。这个朦胧的构思有时需要长时间的思考才能逐渐明确起来,但是,不少时候是在挥毫的实践中才逐渐明确起来的,还有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想法,只是随便写一写,而于某一点,使灵感受到突然地撞击而发出火花,这种事后的完善,以及实践中的偶然触发,便是"意在笔后",总而言之,无论是"意在笔先",还是"意在笔后",都是积极的创作欲望的产物。

所以作为一个书法家,就应该提高自己的文化性,唯有此能改变书法家的气质及品德,如此书可入神品,合乎道,传之远。中国书法史就是一部书法家的心灵发展史,忽视了人的因素,书法就变得毫无色彩了,与书法的本质就相差甚远了。我们强调书法的文化性,实质就是强调书法家的心灵境界和精神价值。书法的文化性从一定意义上讲,就是书法的人化性。艺术是一种创造,是一种遵循英的规律的创造,是作者通过塑造形象反映社会生活,表现思想情感的一种社会意识形态。书法是否是艺术呢?回答是肯定的。它是中国独有的艺术,是一种根植在中华大地上的,以汉字造型和书写为依托的,对美充满追求和创造的既古老而又崭新的艺术门类。其古老主要表现在它依核具有悠久历史的汉字这一载体,其崭新则主要表现在现代人斌予了它新的观念,以及对它热烈而执着的追求上。伟大的汉民族祖先,以其无穷的智惫,创造了神奇的汉字及特殊的表现工具—毛笔,并留下了宝贵的书法艺术遗产。而现代社会却为书法这门传统文化艺术斌予了新的时代感,并将其推向与现代其它艺术相媲美的完整的书法艺术门类的认识高度,使书法的艺术地位得到了历史性的展现。唐代著名的书法理论家张怀难,早就对书法的功能作过这样的论述:“文章之为用,必假乎书,书之为征,期合乎道。故能发挥文章者,莫近乎书.”。大意是文字作用的发挥,必须凭借书写,书写之所以被取信,必定合乎大道,所以能发挥文字的性能功用的,莫近乎书写。即书法具有的文字性功能。“若乃思贤哲于千载,览陈迹于缴简,谋歇任姚,作事集然,言察深衷,使百代无隐,斯可尚也。大意是至于思念聪明奋智的人于千载之前,观看遗留的书迹于书册之中,谋略在显现,处事明朗,文字表白内心,使百代无隐匿,这才值得夸耀。

以上就书法艺术具有文化与艺术双重性的分析可以看出,书法只要作为艺术的一种形态,毫无例外地要利用它特殊的艺术形式来创造特殊的艺术形象。具体到一幅书法艺术作品的形式构成和艺术形象构筑的物质要素来看,书法艺术的形式构成是积点画而成字,集字而成篇的,也就是构成书法艺术作品的三大基本要素:点画(点画、线条形态)、结体(字形结构)、章法(置陈布势),它们也都是有形有象的,是当于目而有据的,它们天衣无缝地构成书法艺术的意境(形象),饱含丰富的审美信息,具体、生动、可感。因此,不能把书法艺术“作为一种没有形象的符号的存在”来看待,否则的话,就是在否认它的艺术形象的创造性和表现性,否定它是一种艺术形式,最终否认它是一种艺术。说到底,一是要注意艺术共性的研究,注意在比较中寻找和阐释书法与其他艺术门类之间存在的艺术共性,以此揭示书艺本身具有的多质性与包容性;二是要注意艺术个性的研究,在比较中寻找和区分书法与其他艺术门类之间的个性差异,分析它们各自在艺术语言、艺术表象、艺术形式上的不同特征,由此揭示书法艺术的独特品性。

书法艺术具有文化与艺术双重性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394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