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还是让自己松弛下来 多做一些自己需要做的学问 这是必须的  

2014-06-06 08:0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跟年龄有关系,总是想静下心来多读一些书、多思考一些问题,也越来越让我觉得,从前的锐气确实减少了许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字写到了一定时候,就会觉得内心深处缺少的太多,的确,就像有些人说的那样,而真正的孤独者常常是深刻的,能使自己恢复冷静,故在怀疑自己能力的同时也在反思自己,这是无可厚非的。

说到当今,随着书法学科化、专业化建设的推动,使得当下书坛由此发生一个明显的转变,就是从修养的学问立场走向专业立场,其直接结果就是当下创作,过多地将书法视作一个纯技术层面,都在较多地关注书法艺术的笔法、形态、构成,而对与传统书法息息相关的文化内涵较少关注。也就是说,书法究竟是什么?这是一个非常深邃的问题,大抵说是艺术说是文化的都有,但最起码是写字,写字需要一种态度,或者说修养。人们的内心世界渴望得到充实和解脱,却又在一种难以言说的无可奈何中被金钱和权利的占有欲蛮横地充塞着,自由心性被无情地排斥或是抛弃在私密的角落,甚至由此逐渐消失。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观点,认为写字难于书法,尤其在今天这个书法艺术化的时代,当下书家要想书写内容高雅的作品,就必须多读书,增强文学修养,古人云:“学书尤贵多读书,读书多则下笔自雅。故自古以来学问家虽不善书,而其书有书卷气。故书以气味为第一,不然但成手技,不足贵矣。”由此看来,多读书则远离尘俗,多读书字就文雅,富有书卷气,所以古代书家非常重视读书,重视学问。北宋诗人黄庭坚直截了当地说:“学书须要胸中有道义,又广以圣哲学之学,书乃可贵。若其灵府无程,政使笔墨不减元常、逸少,只是俗人耳。”这里除道学意味浓厚外,讲的就是读书对于书家的重要性,所谓“灵府无程”指心中没有准则,这样的人即使书写功力不亚于钟王,也是俗人。杨守敬也有类似的话,他在梁同书《答张芑堂书》学书“三要”基础上,提出学书“二要”,即:“‘一要品高,品高则下笔妍雅,不落尘俗;一要学富,胸罗万有,书卷之气,自然溢于行间。’古之大家,莫不备此,断未有胸无点墨而能超轶等伦者也。”这段话,简直就是对黄庭坚观点的诠释和再强调,可见古人对读书重要性认识的程度。可见,书法的最高境界不是技法,而是书家的胸襟、抱负和学问。所以说,当下书家要想自书自己的作品,就要下一定功夫从事诗词古文的练习写作,首先要广泛阅读古代文学作品,涵泳其中,熟谙诗词格律;其次要坚持练习创作,勤习笔下生花,久而久之就能练就一手好文笔。毕竟在当今这个社会转型、思想观念杂陈、学术失范、艺术浮躁的时代,而人们最缺失的仍然是文化,因而最需要的也是文化。以有文化的心态进行有文化的艺术创作,尤其显得重要,因为唯有如此,才能创作出真正有价值的作品。

在我看来,一个好的书家需要摒弃功利,需要远离喧嚣,需要静下心来,心无旁骛,倾注心血,默默地用生命去浇灌艺术之花,遑论身前身后、古今中外留在人们记忆中的艺术家无不如此,其例毋庸赘举。人们注意到,时下已有相当一部分艺术家不媚时俗,不假谀辞,在思考、探索或实践着纯真的艺术创作之路。然而,自古以来学书者何止千万,真正能载入历史流芳百世者有几?要想真正有所作为,除了要有天分、勤奋和悟性外,还要具备丰富的知识、高尚的品格和闪光的思想。我们常说,中国书法传统对于书法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虽说中国书法艺术是发展的,但不管怎么发展都离不开传统,离开了传统就不叫中国书法。我以为,传统是书法创新的源泉,是历史精华的提练,是人文精神的反映,是技法经验的总结。传统的这些特性是一个统一体,这个统一体的名字叫作精神。继承传统如果不具备这种历史观,以个人或者时代好恶取舍统一体的某一方面,必然深陷于历史与现实、继承与创新的纠结之中。比方说,以帖学传统为例,从魏晋到五代,人们对帖学实际存在着不同的认识。魏晋自不用说,南朝对钟繇和王羲之情有独钟,羊欣、虞稣、王僧虔和陶弘景等认为,只有钟繇和王羲之才是书法的正统;北朝却十分推崇崔寔。北朝有个叫王愔的人,他编了一本选择有二百多位书家的《古今文字志目》,在这个《志目》里,钟繇和王羲之虽然榜上有名,但名次并不靠前。到了唐代,李世民罢黜百家,独尊王羲之,用行政手段确立了王羲之的正统地位。南朝、北朝和唐代各不相同的态度,说明对传统的认识一开始就存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状况。同时还说明,传统不是独家,而是多元丰富的。所以继承和发扬传统,不仅是学习某人某帖,不能停留在一家一帖的字面样式的传袭,而是要坚持和学习传统精神。我理解,书法的路正,关键在取法。姜夔的《续书谱》开篇就说,“真行草之法,取法于篆、隶、章草。”我记得,姜氏之见,卫夫人也早有阐述,这正说明书法的取法问题古今皆摆在重要位置。当然书法取法高古,一般指取魏晋之法,之韵味,之格调。譬如草书,宋代大书法家米芾说:“草书若不入晋人格,聊徒成下品。张颠(癫)俗子,变乱古法,惊诸凡夫,自有识者。怀素少加平淡,稍到天成,而时代压之,不能高古。高闲而下,但可悬之酒肆,(巧言)光尤可憎恶也。” 米元章讲的十分武断,并且指名道姓批评了一些书法大师级先贤,以证明自己草书必须取法魏晋的观点。古人云:“智莫大乎如人。”毋庸置疑,在书法艺术创造意识中,“知书道,知书艺。”显得尤其重要,从过往的历史上看,经典的书法无一不是反映那个时代风貌,反映人性本质诉求的优秀作品。通过对传统经典书法的学习借鉴,可以间接地感受到人性本质美的熏陶,从中学习和掌握书法技法构成中的笔法、墨法、章法,为表达自己的生活感受、思想情感提供技术支撑。这种间接的感受要反映当今人们的生存状态和内心精神诉求是远远不够的。

事实上,书法是一门很奇特的艺术,俗话说,“文则数言乃成其义,书则一字已见其心”而书法又是书家才情、性格、审美追求的综合体现,古人所说的“书如其人”是有一定道理的。赵之谦说世上只有两种人能写好字,一种是大儒,一种是儿童。大儒饱读诗书,学养深厚,下笔文雅;小孩天真无邪,没有机心,一派天真。这两类人不会修饰,也毋用修饰,书法是其情感的自然流露,“无意于佳乃佳”。一般人由于有种种顾虑,总是在描头画角,都是在过分追求形式,顾及笔法、结字、章法、流派等等,总有框框横亘胸中,少了天然,多了戒律。当然书法形式也是重要的,忽视形式书法也就不存在了,残碑断碣,名人手札,总是因其形式美而为人珍爱。古人也极其重视书法形式,墨池、笔冢都表明古人在笔法、结字和师法古人上下足了功夫。所以我认为,中国古代书论绝大多数都涉及技法,都是在书法形式上给人以津梁。反观当下书坛,书家却对形式情有独钟,重视技法,锤炼笔墨功夫,这是学书必经之途径,无可厚非。但是现在有一些书家,在形式上可谓花样翻新:有的拼贴,用各种色彩不同的纸粘贴在一起,从视觉上夺人眼目;有的做旧,或将纸染成老色,或将纸烟熏火燎。从网上搜索,发现有人专门研究做旧的技巧,如纸绢做旧,包括做旧色、做旧污、做旧残等,还详细介绍制作工序。就重形式而言,有人大字套小字,先用行草大字,或正文中或正文末用小楷写相应的一些文字,不伦不类。古人手札正文中有夹注,夹注用小字双行书写,以示区别。而今人的效颦,实在不敢恭维。还有人在作品上乱盖章子,印章对书法作品来讲是不可或缺的,在作品中起画龙点睛的作用,一般用于引首或末尾,而有人的作品印章满目,实在是大煞风景。对此,书法的艺术风格原本与宣纸没有太大的关系,而主要在于用笔和结体。只有独到的笔法和结体以及行气布白才会形成独特的艺术风格。这些同时又取决于一个作者书法本体功力的深浅和整体文化素质的高低。

有时候我就感觉,作为一个书家一定要懂得,书法是在写心,临写碑帖重在心灵的沟通,除了去关照碑帖所透露出的信息外,还应该切身地去体验故人的书写感受。事实上书家创作一件好作品,与他所处的环境、氛围都有十分重要的关系,此时此地书写介质与书家情绪共同生发相互作用,达到天人合一的书写境界,才会触景生情,情景交融,情融于景,情寓于书,心手双畅,有如神来之笔,这些东西离开实地考察,坐井观天是无法体验到的。我们临写碑帖往往强调的是苦下工夫,勤学苦练,这非常必要;但是一味的临摹苦写往往让人思涩焦躁。所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就是讲拓宽视野,放眼大自然,投身大自然,从中汲取营养,启迪思维,迸发灵感,才能妙笔生花。不光是书法的创作需要从大自然中吸取营养,就是在临碑写帖的书法活动中,也要到古人曾经生活的书写环境中去体验。通常人们学习书法走的是临写碑帖、学习理论这种模式,当然这样做是必须的,但仅仅这样还是浅尝辄止。读书临帖,我们依赖的主要是平面的感受,而实地考察身临其境得到的是丰富的、立体的切身感受。

总而言之,书法艺术所传达的,正是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内在心理秩序结构与外在秩序结构相碰撞、相协调的伟大生命之歌。一个书家要想成为真实的艺者,诗为心声,素养融艺,自然必须传统中学习和解读技术和创造能力。需要说明的是,这样的艺术旧错的认识的更新,不是来自书法艺术理论的革命,而是很多书家为传统而付出了很大的血汗,象欧阳修,黄山谷等等书家无意不是勤奋努力的传统融合开拓类型书家。所以说只有走出书斋,敞开心菲,积极投身于生活的怀抱,用心去体验,丰富阅历,增加生活积淀,生活才会给你丰厚的回报。当然最关键的,还是要让自己松弛下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做使自己愉快的事,读书、临帖、创作,一切都要顺应自然,这些都可滋润自己书法的厚度与风采。只有诗书内容与形式的融合引人入胜,才会给人以视觉美感引导下的意境美的享受。

 

还是让自己松弛下来  多做一些自己需要做的学问 这是必须的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407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