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笑看人生,闲弄笔墨,把酒临风,畅怀天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杨植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GACHA精选

写隶书依然故我  

2014-07-01 09:2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确,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写隶书,总觉得,当代写隶书的很多,可真正能把隶书写活的,写出精神的不是太多。毫无疑问,创作出一幅好的隶书作品,总会给人们带来的是一股清新之风,让人游目驰怀,心旷神怡,并且能够感受到传统理性的回归。然而,我更喜欢追求隶书那一种惬意自如的艺术表现和清雅率真的风格特点。在我的隶书创作中,尽量让作品表现的张力十足,既有严整的典雅,也有欹侧与参差更有凝练与错落。可谓“意境空灵,格调高古”是我最大的感受。

其实,传统隶书线条上的高度融合达到的稳健、凝炼书风,其作品风格、特色主要体现在线条的稳健凝炼,墨法的浓淡变化,气韵的空灵高古上,章法的穿插揖让,墨法的浓淡干湿;线源于道,墨生于气,笔中有墨,墨有中笔。尤其对于隶书创作,更要着意于它的欣赏价值,着意于墨法与笔法的结合,着意于人品与书品的交相辉映,因而才能实现那种“无意于佳乃佳”的艺术价值和效应。

在我看来,对于隶书创作,一定要力求通过演绎传达作者的意志、意趣、意境、意念,直舒胸臆,意象由笔墨而生发,观其境,已由技而进乎道了。使自身与自然融为一体,希望从自然中寻求灵感,以获得心灵解放。也就是说,达到点线块面、枯湿浓淡、抑扬顿挫、腾挪借让、起承转合等效果,这样处理的才能到位,皆无矫揉造作和装饰雕琢,在险绝、跌宕、错落中求得平静,反而才可增加作品的意态纷呈、丰富多彩的艺术感染力。可见,一幅好的隶书作品,其书中在渗透着汉隶的古风之气,加上博采众长,兼取石门铭、张迁碑、曹全碑、金文等技法,兼取现代隶书的元素,淋漓尽致的笔墨体现一个书家多姿多彩的内心世界,风神方可溢于书法之外,才能表现出一种深厚的书写内涵。对于汉碑的气韵流露,这样的感觉,在具象的表现来看的话,我个人认为,还是应当带有其他汉碑的风格的大融合,使作品的创作上应融进更多表现手法在里边,与其他书体一样,这样的作品才显得更为生灵意动。所谓隶书,求之方圆,却易死板,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对此,我在平时的训练中,积极调动对隶书的全部记忆,自信地回味着对隶书真挚的亲近,从隶书的体式,用笔的规律等等,分析着隶书之美。眼高,手自然不俗,并以对隶书的“全知”,达到书写隶书的“全能”,使当下的隶书创作形成自己的语言。

学习隶书,我一直主张要取法乎上,对于历代经典碑帖,心摩手追,心无旁骛。这些年来,在大量的隶书创作实践中,已使我从古人那里提炼出了书法的共性。同时,还要饱读诗书,自觉构筑文化重压,自愿在重压下安身立命。有时候,总能听到别人说我一直在写隶书,我说,一辈子真正能把隶书写好就不容易了。说实在话,我默默钟情于我的隶书世界,写隶书依然故我,坚持传统,坚持探索,坚持自我。我写隶,喜欢多以方笔入书,求浑雄婉通,取峻利茂密,显古拙生辣。转折处方圆兼用,小者用圆,大者用方,显得宽绰雄强、稳重方博,呈现出一种宽宏浩大的气象,别开生面地展现一种生涩峭厉的隶书体例。我写隶书,还多以纵向延伸、修长的特征,不囿陈规,未入流俗。总能打破结字惯常的对称和均衡,构建宏大的章法,注意字形正侧、大小、疏密、虚实的对比,强调字形结体的自由与纵横观照,从局部到整体、从单纯到复杂,最终回归质朴之境,可大大提高作品的视觉表现力和艺术魅力。一是要宁静安祥、含蓄有致。尽量使笔底下有一股宁静安祥的气息,因为这种气息可以使人静下来,远离名利这类乱七八糟的无聊想法,从艺就是从艺,我认为,还是清爽一点儿好。因为书法艺术是创造性的劳动,是需要开动脑筋的,即使是临帖读碑,也要动脑筋。书法艺术最怕什么?我认为最怕僵化,一个好的书家一定是笔下自然流露,得古法而出新意。二是枯淡浓润,自然起落。对于隶书创作,我还喜欢善于以意行笔,注重点画使转,强化用笔,畅而不滑,经营得淳然有味。有时看似偏锋扫过,实质上很快转入中锋,利用锋颖的起止顿挫,使线条节奏分明,极见趣味,不见雕琢之痕,足见其临池之功。当然强调“字外功”,认为修养是第一位的,是最根本的,修养越高,则字的格调就越高。一个好的书家既有意与古会的努力,也有自抒胸臆的创新,这样才不局限于前贤,最终确立属于自己的风格。三是用笔老到、沉稳大方。我总体上面貌不走极端,从容、神采飞扬,不禁令人想起孙过庭《书谱》中的一段话:“体五材之并用,仪形不极,象八音之迭起,感会无方。至若数画并施,其形各异;众点齐列,为体互乖。一点成一字之规,一字乃终篇之准。违而不犯,和而不同;留不常迟,遣不恒疾。带燥方润,将浓遂枯;泯规矩于方圆,遁钩绳之曲直,乍显乍晦,若行若藏;穷变态于毫端,合情调于纸上。所以我认为,这样的隶书作品才形象生动,书卷味与书卷气自然流露,因此,其书法中“中和”美的情调才是纯真的,不给人厌恶感,可谓:“腹有诗书笔生情”。无疑,欣赏一幅好的隶书作品,一定要大气、厚重深得笔势。所以说,书法艺术应该是人们主体意识的充分表现,书法不过是一种手段,虽说我们借用汉字的结构和笔墨纸砚,但最终还是要落实在体现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上。之所以为在平时的墨迹中,捕捉时间深处的灵感、体验,总结隶书书写的常识和隶书书写的规律,以达到古为今用,人为己用之目的。同时,还要汲取简牍的优点,松弛书写,使字型、笔画在合适的时候稍许夸张,可极大增强作品的生机与生气,与当代艺术崇尚自由的倾向形成精神的对接。而创新是艺术的灵魂,任何一种艺术要向前发展,一定要在继承传统基础上,进行不断的求变求新。能够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是每个艺术家梦寐以求的。

以此而论,对隶书的任何了解,任何突破,都不能远离汉隶的文化根源。那种从天而降式的探索与创新,庶几承担得起对隶书的文化责任。当然,要从历史的高度,接近隶书,认识隶书,因此,在我的笔下,完全可以看到与汉隶的趣味十分相同的当代隶书作品,这样大大提升了我的隶书创作。古人讲“游于意”可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文人进行艺术创作是为了满足自己人格和个体全面修养的需要,所以中国艺术历来都非常重视艺术的非物质性因素的诸如神采、格调、境界。

从本质上说,中国艺术最核心的就是要表现人的一种精神与状态。往往善于把生活中的情感转化为一种书法创造性的意识以及独特的审美观,才能用自己的笔墨语言表现一种情感的寄托,因此书法作品的创作是要有灵性的,同时也必须有勤奋的学习态度。古人云:“智莫大乎如人。”而在书法艺术创造意识中,“知书道,知书艺。”显得尤其重要。譬如,一个书家要想成为真实的艺者,诗为心声,素养融艺,自然必须从传统中学习和解读技术和创造能力,需要说明的是;这样的艺术旧错的认识的更新,不是来自书法艺术理论的革命,而是很多书家为传统而付出了很大的血汗。成功的创新首先需要继承传统。就象学习美术的人需要临摹与写生一样,学习书法的人离不开长期不懈的临帖。没有基础的创新是不可想象的,只会如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迟早枯竭。成功的创新还需要学养的滋润。有人问唐伯虎的老师周臣,为何他的画反不如学生唐伯虎,周臣说:“只少唐生数千卷书耳。”可见学养的重要。成功的创新更需要勇气。许多艺术家在传统继承和学养丰厚上下了大量的功夫,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并为世人所熟悉所接受。由于担心创新失败,或担心无法获得观众的认可,便不思改变,默守成规,致使作品千篇一律。而只有少数的艺术家对创新孜孜以求,敢于失败,勇于创新,才终成正果。譬如,唐代著名书法家颜真卿的传世作品达数十种之多,然而却却一碑一貌、一帖一样,少有重复,着实令人惊叹。象欧阳修,黄山谷等等书家无意不是勤奋努力的传统融合开拓类型书家,王羲之不曾在前人脚下盘泥,依样画着葫芦,而是要运用自己的心手,使古人为我服务,不泥于古,不背乎今。他把平生从博览所得秦汉篆隶的各种不同笔法妙用,悉数融入于真行草体中去,遂形成了他那个时代最佳体势,推陈出新,更为后开辟了新的天地。这是王羲之“兼撮众法,备成一家”影响了很多后人。

当我们看汉以后的隶书作品时,就会对隶书高度的程式化有了清醒的认识。从结体的趋同,到笔法的相似,风格的统一,虽说让后来人有一点茫然,但因此让我认为当代隶书多是表面繁荣,实则浅薄,而面对民国大师辈出的时代高山仰止,学问不论,入古学传统,已经难已企及前贤高度。同样面对古代经典,我们的眼睛实在有些苍白,于是,只能在形式与概念上做做文章,再借用一些西方理论,进行转基因试验,加上国展体的推波助澜,当代书法人,大多迷失在自我欣赏的狂欢之中。求逼真,会被人嘲讽为书奴,想创新,又找不到方向。对此,隶书猗欤高哉,何人敢言征服?余之所学,略具轨辙,实不敢言书法也,今不计工拙,不揣其陋,示小文于众,冀方家教我!

 

写隶书依然故我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4707)|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